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大家不能是友》 大家都是好朋友你不能这样做改为反问句

台湾爱情剧《大家不能是友》豆瓣评分7.1,算不得很出圈,但跟某些大陆爱情剧比起来,还是可以碾压的。

主演刘以豪有一张爱豆脸,他的出演似乎暗示偶像甜剧的含义。

然而很意外地发现,《大家不能是友》不是很纯粹的偶像剧,没有傻白甜,没有伟光正,没有“一生一世只爱你壹个”等基本偶像剧元素。

经历其实很简单。

高富帅男主褚克桓是一家大企业高管,他能混出如此名堂是有渊源的。

首先他单人很伶俐能干,但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位很有背景的女朋友高子媛。

他跟这位白富美同居了十年,最初犯贱了。

他说,长期在壹个状态里,对这样的生活实在厌倦。

一次邂逅,他一眼看中了白领姑娘周惟惟,本来想搞搞一夜情,却遭到了回绝。

这回绝激起了他极大兴趣,越发对原配女朋友没了感觉。

周惟惟性格相对保守,而且她有男朋友(同居N年准备结婚那种)。

起初周惟惟看不惯褚克桓,但是在他的攻势之下,非常是在他出色的洗脑本领作用之下,她仿佛恍然大悟般,觉得自己与未婚夫不是一类人,对其行为习惯越来越反感。

于是,两对情侣纷纷分道扬镳,男主与女主从头搭配,“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实现偶像剧的一般大结局。

如果单看经历梗概,男主与女主都挺渣的。

非常是男主,出轨、劈腿、撬墙角等等,渣男行为无不涉猎。

然后男主的前女朋友,因为对男主有着执念,拿起了“恶毒女配”的剧本,屡屡对女主不怀好意。

女主呢,刚最初挺正经的,对朝三暮四的男主极为不齿,但是当男主脱单后对她炙热追求时,她又最初心旌摇曳,虽然在爬上床的决定因素时候刹了车,但终究精神出轨了N多次。

后知后觉的男二直到女朋友提出分手才了解她跟别的男人“有一腿”,心中忿忿不平,不断地搞事。

壹个好的经历,即便它的梗概很俗,但是讲着讲着就会让人觉得很有内容,比如引起观众对现实的考虑与单人情感的触动。

《大家不能是友》还颇有这样的效果。

剧中的每单人都很“渣”,但是恰恰是现实中的你我她。

因为只要你把每个人物都代入一次,会发现,其实每单人、每件事都无比真正,而每单人渣起来其实情有可原。

首先说男主褚克桓。

他利用前女朋友的背景上位(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需要大家站到道德高地去谴责吗?

倘若这样的事发生在现实中,褚某人肯定要遭到网暴了。

但是如果大家自己就是褚克桓呢?

如果很幸运地交到壹个有背景的女朋友,能提供向自己很好的资源,哪个凡夫俗子会无比高洁地回绝?

说要老老实实从基层做起的,那都是偶像剧里骗人的戏码。

有山靠山,其实是大家社会人的本能。

昕玥认为,单单是利用配偶的资源平步青云这件事而言,无可厚非,张晋不是在获奖台上说“下半辈子的幸福都要靠妻子”么。

但是如果这件事还伴随了其他东西,褒贬就得另说了。

比如处心积虑地追求,等得到资源上位后就一脚踢开,或者除之而后快。

褚克桓显然不是。

首先他与前女朋友在一起并非冲着她的背景,其次他跟她在一起的N年内是真心相爱的,最后他决定决裂之时,毫无保留地言败了全部的资源。

感情这个东西,可能真的没有所谓的对和错。

在开始的时候,褚克桓对子媛的爱是真的,而后来,他不爱她也是真的。

褚克桓不是壹个要求的偶像式男主,他并没有伟光正与始终如一,他特别真正,他的理智追求与欲望纠结都很能引起普通人的共鸣。

其次说女主周惟惟。

周惟惟是个闷骚的女宝宝纸——其实生活中大多数女生莫不如此,一面是循规蹈矩,另一面却渴望狂野。

在没有遇见褚克桓之前,她一点也没有觉得男朋友皓一有啥子问题,从她反感那位逢人都睡的女同事的作风可以看出,她基本认同了和皓一从一而终的爱情走给的期望。

他们都没有啥子背景,想通过共同卖力,按部就班地积累未来的财富,过上普通老百姓的岁月静好。

她认同他的卖力、克制与平淡,也尽也许地去配合他,以认命般的潜意识去为未来铺垫。

但是褚克桓的出现,激发了她内心的另一半人格。

诚然,褚克桓式的激情和放荡,是大多数女生所梦寐以求的。

代入到周惟惟的人物,大家能感受到,跟黎皓一在一起,不用等到白头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很老很老,但是跟褚克桓在一起,即便老了,依然还会记得自己年轻过。

周惟惟的精神出轨看起来是“可耻的”,但是观众要是设身处地,可能能理解作为壹个普通女子的她,内心克制与渴望的苦苦挣扎。

再说女二高子媛。

和褚克桓交往了十年的高子媛,一直积极地利用家族的势力为他的事业铺路,心心念念着有朝一日能够和之喜结良缘,但是没想到换来的是分手的通知。

这种事情不管搁在谁身上,都无法平静地接受。

女性的第六感很最牛,子媛很快觉察出褚克桓爱上了周惟惟。

而这位周惟惟,跟高子媛曾经是闺中好朋友。

呕心沥血地守护的男朋友劈腿了,而劈腿的对象是好闺蜜,这种字眼真的很让人抓狂。

子媛也是个平凡的女子,她有她的小女人情结,会耍小心眼,会使小手段,会利用手中的资源谋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于是,她利用自己的背景与势力,试图控制褚克桓、破坏他与周惟惟的结合,或者无论怎么,不让周惟惟好过。

即便她强词夺理地当众甩了周惟惟两巴掌,但是昕玥当时并不觉得她很可恶。

难道她不该生气吗——尽管那句“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很有道理”,但是只有遇到第三者才能体会当事人的心有多痛!

尽管可能并不是周惟惟的错,但是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啊。

最后说男二黎皓一。

黎皓一是全剧最可怜的孩子。

他埋头苦干、不解风情、自作主张等等,而他的行为种种,所有都是因为他想有个体面的婚后生活。

也是因为觉得全部一切都已在预定计划之中,所以不知不觉地忽略了原本很在意的东西,流失了经营情感必备的态度(如在追求阶段的谨慎与诚意)。

他看差点身边的人与事会随着时间与环境变化而变化。

当周惟惟因心情不好半夜投靠时,他以当天不是既定计划同房日为理由,毫无怜惜之心地把她推离自己的怀抱;当周惟惟提出要尽早结婚时,他工作地点却越来越远,甚至也没跟她商量自己的行程挑选。

然而这些都不算啥子,他自作主张地把两人的婚房作抵押去做投资才是压倒他们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不管他再如何表现情痴与执着,都无法感动对方了。

这就像结婚多年的夫妻,彼此都失去关注对方的意识,两颗心在慢慢地背离而不自知,等到心越来越远了,一方因为不甘而想拉过来,另一方却铁了心要分离,复合已经太难。

黎皓一或者做错啥子(比如失去对女朋友的关注),或者没做错啥子,他终究是壹个认真对待生活的人,其实也没有对不起谁,包括他自己。

结语

像《没有工作的一年》中唐蕊那样,纯粹为了利益去投怀送抱,最后又为未能达到预期而拂袖而去;或者像《欢乐颂》的白主管,交女友要么为性,要么为利等等,这些为了利益或感官刺激而完全关闭感情触觉的行为,才是真实的彻底的渣。

《大家不能是友》中每单人设有人性的弱点,就像大家现实中的每单人,有基本的生理或物质欲望,与趋利避害的正常需求,这些无需苛责,因为大家会保留着做人的底线,让大家的脚步始终没有偏离正常人的轨迹,终究,大家也能获取平凡的幸福。

就像剧中的每个人物,都有机会获取了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