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男子假装跳河 女朋友下水相劝遇难 意外还是刑案? 男子假装跳河视频

本文转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9年2月,在江苏淮安,一名男子扬言要跳河自杀,并拍下视频,他的女朋友下水相劝溺水身亡。这究竟是意外事件还是刑事案件?该案检察官披露案件大量细节还原事情来龙去脉。

早春二月,春寒料峭,江苏淮安里运河的河水冰冷刺骨,暗流涌动。凌晨时分,常盈桥上,酒后的李某扬言要跳河自杀,闻讯赶来的女朋友孙某下水好言相劝后,不料被男朋友拉拽到深水区,她无法挣脱河水吞噬,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那么,李某当时又为何拉拽女朋友?女子殒命,死亡原因究竟是意外,还是男子故意杀人?

2019年2月2日凌晨5时左右,淮安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名陶姓男子的报警称,有两人掉入河里,生死未卜,需要救援。很快,警方与救援队伍、医护人员赶到事发现场。此时,只见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在桥墩上蹲坐着。

画面中的红衣男子呼喊岸边的友小陶,也就是报警人,寻求帮助。

民警知道到,桥墩上的红衣男子姓李,20岁,一名叫“苏苏”的女子也就是孙某,落入水中,他们两人是情侣关系,都在附近的酒吧工作。 经过一番搜寻,救援人员在水中并没有发现孙某的身影。

警方对李某进行了酒精测试,结果显示李某血液中乙醇的含量为97.5mg(毫克)/100ml(毫升),已经超过了醉酒的要求。和此同时,救援人员扩大搜寻范围,继续寻找孙某的踪影。

事发六天后,在距离事发现场常盈桥东侧一公里处的中州岛附近水域,孙某被路人发现。经鉴定,孙某系溺水死亡。

情侣间因何闹矛盾 为何演变成悲剧

案发当晚,这对情侣之间究竟发生了啥子事情呢?李某为何假装自杀?他的女朋友又是如何遭遇不测的?

2018年上半年,李某与孙某相识,两人情投意合,成为男女友。不过因为李某赌博,二人产生了矛盾。 两人并未分手,但矛盾也没有化解。李某与孙某都在同一家酒吧上班,“推销酒水”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内容。2019年2月2日那天凌晨,两人在推销过程中都喝了一些酒,凌晨3时多下班后两人一起去宵夜。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在喝鸡汤的这个过程当中,被告人李某与同事在手机聊天的时候,聊到了前几天赌博的事情。

饭桌上,李某一直玩手机,被女朋友孙某发现他又在聊赌博的事情,孙某一气之下离开饭店。 两人在饭店不欢而散后,凌晨4时多,他们在手机聊天中,还继续为赌博的事情吵架。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争执过程当中,孙某也跟李某说,让他去死。这个时候李某正好经过了常盈桥附近,他就产生了以跳河的这种方法来吓唬孙某,以达到让孙某哄他回去的目的。因为他的女朋友比他大一些,所以平时都是李某耍小孩子脾气多一点,女朋友哄他相对多。

听着女朋友的气话,借着酒劲,李某坐在桥上,双脚悬空,拍下了一段视频发向孙某,假装跳河自杀。收到视频后,孙某赶往了常盈桥,路上还把视频发向了友小陶。

随后,不会游泳的李某当时翻越护栏下水,从岸边的浅水区来到几米之外南边桥墩的深水区,身高一米八左右的李某,已被河水覆盖了肩膀,他抓住水下的一根钢筋后,将全身浸湿,在水中等待女朋友的到来。

女朋友前来劝说复合,到此李某本可以收场,可他借着酒劲不肯罢休,还在深水区里不肯上岸。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李某还假装自己溺水,手抓住了桥墩上的一处钢筋,整个身体是漂起来的。这个时候孙某见状,她特别地着急。

无论孙某如何好说歹说,男朋友始终不肯上岸,于是不会游泳的孙某,决定下水与男朋友沟通。两人在浅水区汇合后,孙某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刺激了李某的神经。

淮安市公安局清江浦分局合成侦查一大队三中队副中队长 王晶:孙某她说我不会游泳,你也不会游泳,不容在河里面待了,但是李某在不听的情况下孙某很生气。孙某就说要死一起死,李某听了就很来气。本来是想通过这种威胁的方法,让孙某来低下头给他求情或者给他服软,能够让孙某给他道歉,劝他上来,但是没想到孙某说话说得相对硬气,让他没有办法下台了。

为吓唬住女朋友 强行将其拖拽入深水区

因为那句“要死一起死”,李某产生吓唬孙某的想法,于是他把女朋友从浅水区带到桥墩附近的深水区,好让对方最快示弱服软。

淮安市公安局清江浦分局合成侦查一大队三中队副中队长 王晶:女方在挣扎,不想跟着男方进深水区,但是因为男方体格相对魁梧,把女方拖进去了。拖进去以后,在桥墩后面报警人是看差点的,但听到过女方呼救的声音。

李某说,当时水位已经到了女朋友孙某的脖颈处,女朋友很害怕,为了稳住自己,她还说一句:“快点上去,不容冻感冒了。” 据李某讲刚走到这个桥墩后边,他就松手了,松手之后很快被害人就站立不稳被水冲走。李某因为之前了解这个桥墩下边有钢筋,自己又比这个孙某高了十来厘米所以就没有被水冲走。

检察官详细解答:怎么定性 存在哪里些争议点

一场情侣间的矛盾,最终演变成了悲剧。这起案件由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给检察机关移送审查,那么案子该怎么定性?又存在哪里些争议点呢?检察官一一作出答疑。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大家在审查过程当中,首先就是要精准定性,仔细地区分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意外之间的一些相同之处与有不同差异之处。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意外事件、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三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差异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方面。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 彭新林:所谓的意外事件,就是说行为人的行为虽然造成了危害结果,但是他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的。过失致人死亡罪是过失导致他人死亡结果的出现,他行为的主观方面是过失,有也许是过于自负的过失,也有也许是疏忽大意的过失。故意杀人罪是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行为的主观方面也许是直接故意也也许是间接故意,这三者是不一样的。

为何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检方提出决定因素点

经过审查,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起诉李某。承办检察官认为,首次,李某自行进入桥墩处的深水区时,对河水的深度已经心里有数。第二次,李某欲将孙某带至深水区时,他了解女朋友不会游泳,这样的水深向对方带来危险。另外,根据目击者在岸上所拍摄的一段三秒视频显示,当时孙某并不情愿跟随李某前往深水区域,而且还连连发出惊恐的喊叫声。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这个小视频应当说对整个案件的定性,起到了特别决定因素的作用。这个视频当中反映了被害人并没有自杀的意愿,没有自行往深水区走的这种行为表现,主要是受到了李某的拉拽。

全面在案证据,检察官机关认为,李某的行为属于故意杀人罪中的间接故意。

被告人对认定事实无意见 对罪名提异议

2020年8月21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上,被告人李某对公诉机关认定的事实没有意见,但对指控的故意杀人罪提出异议。

被告人李某:公诉机关指控的故意杀人我觉得太重了,因为我主观并没有想害她。我觉得我有罪我承认,充其量是过失致人死亡。

在庭审的过程中,争议的焦点主要是有两个。壹个是关于定性,控辩双方一方认为李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另一方认为李某的行为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另外壹个是关于量刑,因为不同的定性会导致有不同的量刑。

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李某的辩护律师提出,李某、孙某二人是情侣关系,平时感情要好,李某没有杀人的动机。

李某的辩护人:赌博这些矛盾并不也许导致李某有杀害或者说放任其女友死亡的这么一种心态,完全没有杀害被害人的必备,被害人系自愿下水,目的是想施救被告人李某。在被告人的认识里,根本不也许导致被害人溺水身亡的结果发生,况且被告人自身也处于醉酒状态,自控力下降。

另外,针对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目击者所拍摄的三秒视频中,李某接触孙某ACT的解读,被告人一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辩护人:你与被害人孙某之间身体的接触,你用壹个词来表示一下,究竟是拖呢,拽呢,还是用其他的方法更为妥帖一点?

被告人 李某:情侣之间正常牵手,我就走过去,牵她手回来的。

辩护人:那你认为是牵她的手,那牵她的手的目的是啥子。

被告人 李某:想到岸上去,让她到我身边,是想保护她。

李某的辩护人提出,李某并没有真心想让孙某死亡,跳河也只是为了吓唬孙某让其服软。虽然过程中,李某接触孙某的行为和被害人的溺水死亡有关系,但并不是刑法意义上的故意。

检察机关认为,根据法律规定,过失犯罪分为,疏忽大意的过失犯罪,与过于自负的过失犯罪,但是李某的行为并不符合这两种情况。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从本案当中来看,李某当时已经预见到这种行为会向被害人造成生命危险,不属于是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的情况。他把被害人拖至深水区之后松手,没有采取任何的防护措施,他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救助能力,应当说是将自己与他人的生命安全置于不管不顾,这种放任是特别明显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与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案子审理期间,被告人李某认罪认罚,并委托家属和孙某家属达成调解协议,得到谅解。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一审获刑十二年六个月

2020年9月17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判决后,李某没有上诉。回过头来看,这场本可以避免的悲剧,结果却是情侣二人,一人不幸殒命,一人锒铛入狱,值得深思。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王英杰:本案对于李某与孙某双方来讲都是一场悲剧,这个案子也再次警示大家,千万不能冲动,要珍爱生命、尊重生命,千万不容拿生命来检验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