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他是爱情专家 他是爱情专家英语

五四新文化运动带来了思想的解放,体今年婚恋上,就是人们纷纷最初反抗传统的包办婚姻,追求释放个性的自由恋爱。在新旧思想的碰撞下,出现了壹个奇特的角色,他就是张竞生。

1926年,张竞生的《性史》一出版就轰动了全国,但也因此饱受争议,很快就因为“有伤风化”被封禁,直到八十八年后才再次出版。

被外界称为爱情专家,最早提出计划生育的张竞生,自己的婚姻却很糟糕,三任老婆中两个自杀,还有壹个回到了前夫的怀抱。

因出了一本书红极一时,也因此臭名昭著

1888年,张竞生出生在广东饶平,是民国第一批留学法国的博士,他原名叫张江流,因为读了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张竞生。从这个名字,可以看出张竞生是想要有一番大作为,靠着自己的学问闯出一片天地的。

张竞生似乎从小就是壹个很叛逆的人,读书的时候最爱看的是民报与革命读物,还因为带头剪辫子罪被校方开除。

1919年,张竞生获取了法国里昂大学博士学位,之后受北大校长蔡元培的邀请,担任北大哲学系教授,专门负责心理与爱情问题的讲座。本来事业一帆风顺,却因为他的理念太大胆,言行太前卫,不符合那个时代的节拍,最终被千夫所指。

1922年,张竞生留学法国的同学、北大生物系主任谭熙鸿在老婆去世刚壹个月,就与老婆的妹妹、北大的学生陈淑君结了婚,陈淑君的上一任沈原培在报纸上斥责谭熙鸿人品不端、陈淑君不守妇道。

当时的人都对两单人的结合大加指责,只有张竞生站出来支持,还发表了《爱情的定则和陈淑君女士的研究》一文,提出了“爱情四定则”:一、爱情是有条件的;二、爱情是可相对的;三、爱情是可变迁的;四、夫妻为友的一种。

这是张竞生首次出名,1926年,张竞生想效仿出版了六本性心理丛书的英国性心理学家蔼理士,也出版一本著作,解放人们被禁锢的婚恋思想,就在报纸上征集经历,用200多份来稿编辑成了《性史》一书,一出版就遭到抢购,被讽刺是:

“一班青年男女,弄得好像饮了狂药一般”。

四个月后,这本书因为太大胆被封禁,张竞生的名字也成了耻辱的代名词,他的本意是想唤起人们对性自由的追求,却没想到因为大量的盗版与续集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张竞生因此声名狼藉,被迫离开了北大。之后他又开了几年的“美的书店”,因为被人投诉卖不良书籍而关门,心灰意冷之下,回到广东的农村隐居。

张竞生的思想观念不能为当时的人所接受,曾经红极一时,也臭名昭著,不为主流观念所容造成了他单人一生不得志。

对于张竞生的不合时宜,鲁迅先生曾说:

“张竞生的主张要实现,大约要到二十五世纪。”

以爱情专家闻名于世,自己的婚姻却很悲剧

一生致力于情感研究的张竞生,他自己的爱情与婚姻又是否幸福呢?答案是否定的,他既没有逃脱那个时代的婚姻桎梏,自由恋爱得来的婚姻也没能长久。

1910年,22岁的张竞生在父亲的操办下,娶了15岁的第一任老婆朱八妹,因为父亲标准他“先读书,后去上海读书”。张竞生在国外留学,而朱八妹是个旧式女子,结婚后一直留在的老家广东饶平,两单人空有夫妻名分,却连面都很难见到。

在遇到自己喜爱的朱嘉霞时,她提出了让张竞生先离婚才能结婚的标准,张竞生毫不推辞,立即启程回家,通知朱八妹,他要“离婚”,然而可怜的朱八妹还听不懂丈夫的话,不了解“离婚”这个新词语是啥子意思,张竞生于是又换了个旧式的说法,他说要“休妻”,这下朱八妹听明白了,她听完就傻了。

朱八妹是壹个没读过书,也没见过世面的传统女子,今年连名义上的婚姻也不能保留,她被丈夫休了,又不能厚着脸回娘家去,一下想不开就找了根绳子自缢身亡了。

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让原配老婆因为被抛弃绝望自杀,张竞生的婚姻从一最初就注定了是个悲剧。离了婚的张竞生如愿地与朱嘉霞走到了一起,然而朱嘉霞也并非壹个规矩人,他跟张竞生认识的时候,早就是有夫之妇,张竞生是成功地挖到了墙脚,然而朱嘉霞与前夫的关系其实也一直都没有断过。

朱嘉霞原是北大哲学系的一名学生,在上大学之前父母早已把他嫁向了壹个年轻的官僚,她在听张竞生上课后,被这个三十几岁的教授吸引。张竞生因为关于陈淑君女士的那篇爱情大讨论,早已成了知名的爱情专家,朱嘉霞就专门前来给他讨论爱情问题。

“我今日是来给老师请教爱情问题的。虽然老师讲爱情是可以相对的,可是,那些结婚了的人呢?还可以相对吗?”

“我寓所里有刚从法国寄来的这方面的论文,你可以拿去看看。西方先进国家读这个问题的看法值得研究。”

在朱嘉霞去张竞生的寓所借论文时,对爱情理念的讨论,就这样变成了爱情实践。朱嘉霞的丈夫传闻了他们的风言风语后,在学校大吵大闹,然而意志坚定的两单人为了守护伟大的爱情,丝毫不为所动。

朱嘉霞是壹个读了书的新派女子,张竞生编辑《性史》时,就说服了她用自己的故事写了第一篇叙述。不过,这种打着爱情旗号滥情的经历,最终都不会有啥子圆满的大结局。

朱嘉霞的丈夫不甘心失败,愈挫愈勇,沉下心来认真研究张竞生的大作,总结失败的经验,然后从头去追求自己的老婆,最终朱嘉霞三次回到前夫的怀抱,三次与张竞生决裂,直到最后完全抛弃了张竞生。

张竞生的第三任老婆,是友向他说明的,中山大学的女学生黄冠南。黄冠南是出生名门的我们闺秀,两单人首次相亲见面,就互生好感,一见钟情。事业遭受打击的张竞生心生退意,带着黄冠南回到了广东饶平县的老家,过起了避居世外的生活,一共生育了五个孩子,友嘲笑他:

“你早年提倡节育,自己不也没做到吗?”

黄冠南本来是壹个从小就没吃过啥子苦的人,刚最初回老家,家里还有佣人,张竞生被带到广州改造后,家里不敢请、也没有钱请佣人了。黄冠南独自带着儿女们生活,就靠着每个月与张竞生的通信继续苦苦地支撑,但是后来信被扣押,又传来张竞生已经遭遇不幸的谣言,从小养尊处优的黄冠南在不停地打击中最初消沉。

这天,与村里的女人们出去干活,累了一天的黄冠南回到家,对大儿子张超说:

“缸里还有一点米,你向煮几碗粥吧,你们吃了就睡。妈实在太累,再让妈坐会儿吧!”

夜深人静,等孩子们都睡着了,她插上门栓,套上绳索,在家中自缢身亡,留下了一堆可怜的孩子,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才两岁。

儿子张超怕父亲难过,模仿妈妈的笔记继续向张竞生写信,直到一年后,张竞生才从朋友人那里得知了黄冠南去世的的消息。

张竞生悲痛欲绝,为啥子老婆就这样狠心地抛弃了他?留他壹个人孤独地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但为了孩子,他不得不继续振作起来工作,每日买菜、煮饭,别人嘲笑他“哲学博士”成了个“家庭博士”。

1970年,张竞生被疏放到了饶平牛棚旁的一间草屋内,再次因为早年写的那本书被调查:

“张竞生,你说你是如何宣传黄色东西的?又为啥子要写那叫啥子来的黄书?”

“那并不是一本黄书,而是一本关于性的史料。”

张竞生小声地辩驳,然而他自己似乎都没有信心了。

已经82岁高龄的张竞生,本来就疾病缠身,又备受打击,在壹个深夜孤独地走了,第二天附近的人发现张竞生一直没从草屋里出来,打开门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八十二岁高龄的张竞生斜靠在床屏上,半坐半卧,手里还捧着那本没有写完的笔记,仿佛还在耕耘,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冰冷了。

曾经有人问张竞生:

“既然张先生这么懂爱情,那么你的爱情肯定美满无疑了,可否撰文披露以供大家同享?”

然而讽刺的是,对爱情研究颇深、以情感专家闻名于世的张竞生,自己的感情与婚姻却是如此地悲剧。结发老婆张八妹就是他所反对的传统婚姻的陪葬品,他也是那个推波助澜的人,与朱嘉霞的感情看起来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结果却是一场尽人皆知的滑稽闹剧,与黄冠南本想白头偕老,却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研究了一辈子怎么追求爱情、怎么获取婚姻幸福的爱情专家张竞生,最终也没有获取圆满的婚姻生活,后半生都在孤独中度过,最终壹个人孤独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是是非非只留向后人评说。2014年后张竞生的书籍再次出版,他本人也得到了最新的高度评测:

“张竞生博士倡导性的美学,仅此一点,就足以使他的声名永垂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