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如果我言败了 如果我赢了

最近的事,让我想起过年看的《飞驰人生2》。

想起了2021年nkcc成都站,比赛前练太猛断了两根肋骨,正赛的时候本来预备跑两圈完赛,结果第一第二撞车了,我坚持跑完了三场,拿了冠军。

最后,我整单人痛的坐着都站不起来。



cesc也在第二年关了,那场比赛成了在成都举办的最后一场全国赛。

去年壹个记者采访我,稿子都出来了,最后硬生生的把这段全删了,原因是他们领导觉得在美化我,最后文章里只剩下黑料。



就跟电影里打开手机全是张弛黑料一样。

我又想起了多年前,因为北大包丽事件,把我公众号封了,我也成了人人喊打的PXX。



去年那事开庭,查出来跟我毛关系都没,就犹如张弛在多年之后看到那个被找回的铅封。

“你们不是找到了吗?”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没人关注了。”

这一刻张弛哭了:“我要的不是成绩,我要的是清白。”

壹个中年男人心里的悲痛谁又了解。



张弛被关掉成绩后,开了五年驾校,团队只剩下三单人。

19年我公众号封了,全部内容被全网下架,企业从400单人变成30单人。

心里的火不是被扑灭了,只是被深埋了。只要有信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电影的最后,张弛终于拿回了属于他的车队冠军。我不了解现实中我失去的啥子时候才能拿过来,

只是浮现出了那张泛旧的壁画以及上面斑驳脱落的那几个字:

巴音布鲁克,永远的干。



此刻,我又想起三年前有一天在华尔道夫健身,遇到个女孩子在喝下午茶,把我认了出来。

她很诧异为啥子我穿了个烂拖鞋,一身睡衣,看起如此落魄。

于是拿出手机,翻开某人的友圈,指点我,说你看这帮教女人怎么小三上位、骗男人钱的情感机构多么赚钱。



还有很多人一直劝我换个行业,说王环宇你那么伶俐,为啥子不改行,做啥子应该都可以做的很好。

这不禁让我想起当年我为啥子要进入这个行业?

十年前,全国最火的导师一年做了二十万。而我如果好好养猪,一年大概可以赚400万。如果为了赚钱,我当年应该去养猪。

前天,在家看《极速车王》,里面有一句话很有感触:“这个世界有万分之一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很早就明白了自己要干啥子,而在之后人生中,没有一分钟工作过。”

饺子经常说我,说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每日就工作一小时。我就很想笑,我TM每日哪有一分钟工作过?我都在做我应该做的事。



所以,我告知那些天天劝我“振作起来”的好心人,你是你,我是我,如今中国男性情感行业被搞的支离破碎,键盘、演员当道。

如果我言败了,还有谁能拯救这些天天流着口水向女主播刷钱的傻子以及被渣女逗得团团转的备胎们。

曾经,我拍了大量的“正能量”节目,却面对的是壹个号又壹个号被封,我的思想被滚滚时代巨轮无情碾压,支离破碎、消失殆尽。

当思想与梦想被抽离,最终活成了行尸走肉。

我只能在赛车场一圈又一圈的拼命绕着,在生和死的边缘徘徊,一直想要搞明白壹个问题:我究竟做错了啥子?

如果我继续沉沦下去,我将变得跟芸芸众生没啥子两样。

所以,我必须重返战场,因为这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