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百亿宠物零食赛道引“铲屎官”零食商抢跑 千亿宠物经济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作者:小财女

你的“快乐源泉”零食商也许不止关心你吃得饱不饱,还在意你的宠物“主子”吃得怎么样。

日前,三只松鼠发布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三只松鼠一连推出四个子品牌,用劲方便速食、婴食、宠物食品与喜礼四大方给。其中,宠物食品称得上是迄今为止其跨度最大的壹个赛道。

对于“新入局者”三只松鼠而言,坚果零食界的“完美过关宝典”还能用在宠物食品行业再分一杯羹吗?在易观解析研究中心解析师马疆银看来,“中国宠物市场现阶段处于高速发展期,宠物食品品牌忠诚度还未完全形成,国内品牌正是用劲的时候。”

但和此同时,在目前出售的宠物食品中,三只松鼠仍沿用以往的代工玩法也引发多重观点。此前,因为零食坚果食品安全问题频发,三只松鼠的“贴牌+代工”玩法曾遭到市场质疑。宠物行业业内人士杨京认为,基于品质的标准,三只松鼠也许更愿意去寻找有资质与生产实力的工厂。当然缺点在于我们做出的宠物粮大同小异,无非是换个包装、品牌名称。

百亿宠物零食赛道引零食品牌抢占

近年来,宠物生意有多火爆,市场有目共睹。

根据《2019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统计,2019年我国宠物市场规模已达2024亿元,同比增长18.50%。2015-2019年五年内行业市场规模翻了2倍多,年复合增长率接近20%。

进一步来看,在宠物行业第一大细分市场——宠物食品上,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国产宠物食品行业市场规模约401亿元,同比增长28%,对标成熟市场,预计我国市场潜在空间有望达到3600亿元以上。

光是市场前景大,专注“铲屎官”口粮的零食商就打起了宠物食品的主意吗?

拿三只松鼠来说,一方面,答案藏在半年报里。线上流量下滑、线下投食店加速扩张,致使三只松鼠的零食生意再次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瓶颈。现在三月,三只松鼠市值还一度被良品铺子赶超。

另一方面,面对竞争日益白热化的零食江湖,各家在品类创新上也多聚焦自嗨锅、螺蛳粉等方便速食。零食商需要寻找新的差别点与增长点。在三只松鼠向予小财女的回复中,宠物食品品牌被定位为“持续增长攻略”与“创新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产地宠物食品这一市场,最早并且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由国际休闲零食品牌雀巢、玛氏等占据。杨京告知小财女,在国外人类食品与动物食品是同壹个要求,在国产的话,宠物食品归类为动物饲料。换言之,像玛氏、雀巢这些国外零食品牌早年投身宠物食品行业并不存在啥子壁垒。

无独有偶,迈入2019年,国产零食品牌也瞅准了这块“蛋糕”。去年12月,另一大零食品牌、“零食第一股”来伊份也在“增收不增利”境遇中官宣加码宠物生意投资。

不过,相较于三只松鼠直接设立子品牌,来伊份挑选的还是间接投资。公告称,来伊份全资子企业上海来伊份公司发展合伙公司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参加投资A股宠物食品上市企业中宠股份发起的中宠基金。

事实上,相较于许多专门做宠物食品行业的公司,三只松鼠、来伊份等“新入局者”不仅拥有更广的知名度,消费者对其也有更深的品牌认知度。

此外,外资品牌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花了很多功夫与精力在科学喂养理念的转换上。杨京称,今年,国人养宠的观念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换,不需要再大费周章去普及,这是三只松鼠、来伊份这些后来者面临的壹个市场优势。

当然,也面临很大的挑战——玩家特别得多,比如有国际巨头,国产的话有上市企业中宠股份、佩蒂股份,还有普通的生产型、制作型公司,这部分公司的特征就是数量多、价格竞争特别激烈、渠道遍布线上线下。

沿用代加工玩法?

行业人士:食品安全、供应链有待考验

近年来,麦富迪、顽皮等国内品牌实现突围,一大原因在于其站上电商的风口。

目前,三只松鼠宠物食品已经在电商渠道上线,涵盖猫主粮、零食与罐头三类。

小财女给三只松鼠工作人员与一线下门店老板求证,双方均确认三只松鼠宠物食品并没有在线下铺货销售。工作人员还表示,宠物食品行业缺乏纯线上品牌,很多宠物品牌都想兼顾线上线下,但重点却放在线下,因此线上宠物食品极具发展潜力与空间。

对此,杨京认为,三只松鼠也许纯粹想要炒壹个市场的概念。“只做线上也能做得好,只做线下也能做得好,两条腿走路也能做得好,看他要做壹个多大的规模”。

在价格方面,该店铺主粮热销第一名是一款成猫通用粮,2.55kg猫粮原价需要149元,约每斤29元,促销后约每斤23元。而据杨京透露,普通的国内宠物粮成本一般在一吨两到三万,约10-15元每斤。总的来说,三只松鼠最初走的还是“性价比”打法。

在科学喂养观念下,功能性主粮越来越受到“铲屎官”们的青睐。一位宠物新零售连锁品牌店工作人员告知小财女,随着消费水平的提升,人们把宠物当“主子”。同样,越来越来的顾客最初注重猫肠胃不好、发腮、掉毛等问题,也会在购买时作多作筛选。

而从店铺上线的产品品类来看,新入局的三只松鼠并没有凸显宠物食品行业日趋专业化的一面,目前仍以年龄、宠物品种等要素供买家选购。

同样,等待接受市场检验的还有三只松鼠宠物食品的生产玩法。小财女在商品生产商信息中发现,其宠物零食大多来自三家厂家:菏泽佳诺佳宠物用品有限企业、宣城市福贝宠物食品有限企业、山东派森食品有限企业。

小财女就“宠物食品是否也将沿用代加工玩法”,三只松鼠并未对此做正面答复。

此前,三只松鼠在坚果零食生产上多采用代工玩法。而2016年坚果接连被曝出食品安全问题后,外界也将矛头指给了其代加工玩法。中宠股份与佩蒂股份此前的主营收也是依靠为国外品牌代工,近年来,最初研发自有宠物食品品牌。于是,沿用代工玩法也引发售业的多重看法。

马疆银认为,三只松鼠在无需搭建新的生产线情况下,也能生产研发新品,较大程度节约成本,增加产品生产灵活性,但弊端就是这也使三只松鼠无法深入到加工的每壹个环节,无法对产品质量进行精细化把控,很也许出现产品质量无法做到统一的要求。

而面对无法精确表达自己的宠物们,食品质量安全是铲屎官们最为关注的问题,这就标准在代理工厂的挑选上要有严格的审核条件以及质量监控要求。

在杨京看来,生产一袋宠物粮一点都不难,基于品质的标准,三只松鼠也许更愿意去寻找有资质与生产实力的工厂。当然缺点在于我们做出的宠物粮大同小异,无非是换个包装、品牌名称。而比较于国外那种高级的、有百年历史的宠物品牌,他们的优势在于研发。

他还补充道,“代加工玩法中,代工方是否稳定与靠谱,这点就非常考验壹个公司的供应链整合能力。”而三只松鼠的供应链实力到底怎么,还需要时间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