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大案纪实 大案纪实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998年,天津市静海高中

,原本祥与的校园发生了一起让人难以置信的案件。

17岁的女学生由于失恋,伙同她的闺蜜,将另外6名室朋友毒杀在宿舍之中,最终7人遇害,只有那个闺蜜活了下来。

这个案件在当年震惊一时,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但根本在于这个案件的起因与过程特别地发人深思。

01、本是花一般的年纪

高中,是青春的代名词,记载了无数人的欢声笑语,除开学习的压力,好似在这个时期发生的全部事情都是美好的,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刘珊珊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她有个特别要好的闺蜜,名叫孙亚宇,也就是后面惨案发生的两位主要角色。

下课期间,刘珊珊照往常一样跟孙亚宇在走廊里聊天。

“等下节课下课了你陪我去一趟我男友教室吧,我去向他送个围巾”,刘珊珊对着身旁的孙亚宇说道。

“围巾?是你向他买的吗?”

不是买的,是我亲手向他织的,嘻嘻,我去拿回来向你看一下,看我织得好不好。”刘珊珊转身回了教室,背后是孙亚宇打趣的声音。

图片来自网络

“好啊珊珊,你藏得可真好,我都没有发现。”

很快刘珊珊便将围巾拿了出来在孙亚宇面前展示了几遍。端详着眼前的围巾,虽然孙亚宇不会织,但能看出来跟自家母亲织的围巾比都差差点哪里去。

“珊珊,你这织得真不错,肯定练了很久吧,你以前就不像能干这种活的人,你对他还真好。”

“是吗?我就怕围巾织得不好,他不喜爱就完了,那等下节课下课咱们就去向他送围巾,嘻嘻,他一定会很感动吧。”

“当然,走吧,上课了,先回去上课。”

一节课的时间,刘珊珊却没把精力放在上课上,脑海里想着的全是等下送围巾向男友时的场景。

图片来自网络

男友是高一时跟她在一起的,两人谈了快一年了,这次刘珊珊预备向他壹个惊喜。

很快,在刘珊珊的意识飘忽中,一节课的时间就过去了,但是当她想喊孙亚宇时却发现孙亚宇被老师叫走了,无奈之下她只能壹个人去了。

到了男友的教室门口,本想向他壹个惊喜的刘珊珊却发现男友在与班里的女孩子玩闹,一丝醋意涌上心头,站在门口的她对着男友大喊道叫他抓紧出来。

压下醋意,面对着眼前这个她最喜爱的男生子,刘珊珊把精心预备的围巾从背后拿了出来。

“呐,这是我向你织的围巾,你看看合不合适。”刘珊珊微微低着头说道。

饱含着少女情意的话术夹杂着一丝迫切需要被心上人认可的心情。

此时的刘珊珊却没发现眼前的男生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她手上的围巾便将视线停在了她的脸上。

“大家分手吧。”

“不合适……啊?”

刘珊珊猛地抬头,半晌没见男友回话以为围巾不合适的话还没问完便听到了这道对她来说是晴天霹雳般的声音。

“为啥子?我哪里做得不好吗?”刘珊珊握着围巾的手轻轻颤抖。

“没有为啥子,要真说有,就是我不喜爱你了,从今日起大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你也不用再来找我了,我要回去上课了,你走吧。”

回到教室后,刘珊珊的心思还没回转回来,但她此刻的心情已和上节课的心情截然不同,想着那个回教室的背影,她不断地在心里呐喊,为啥子,快一年的感情说结束就结束了?

刘珊珊不甘心,她觉得还有希望,于是在下课后便又跑去找他,但是却又看到他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玩耍。

刘珊珊的男友在发现她又来了之后,脸色顿时就变了,走到刘珊珊面前便对她吼道:“你如何又来了,都说了叫你不容再来找我了,我跟你已经分手了,你还要不容脸了。”

此刻教室里与走廊上的人在听到声音后都把目光转给这边,“分手了还来找别人干啥子”,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加上男友的怒吼让刘珊珊承受不住掩面而跑。

回到教室后,刘珊珊忍不住哭了起来,孙亚宇看到后便回来安慰她,问她为啥子哭。

“我男友跟我分手了,我不想活了!”刘珊珊崩溃道,“我又没做错啥子,我对他这么好,小宇,你说他为啥子要跟我分手。”

孙亚宇也不懂这些,不了解该如何安慰她,只能在一旁干坐着。

02、别让无知害了你的一生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晚上回到宿舍,刘珊珊沉浸在被分手的痛苦之中。

以往的宿舍中都是充满了八个少女的嬉笑打闹声,今日却显得有点安静,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小宇,我真的不想活了,我好痛苦,你帮帮我好吗,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宿舍里只剩下刘珊珊跟孙亚宇,其他几个女孩子都出去洗漱了。

看着眼前这个最要好的闺蜜如此痛苦,孙亚宇心里也不好受

想想她说的话,如果自己那么痛苦,那确实还不如死了算了,至少死了就不会有痛苦了吧,年少无知的孙亚宇如此想到。

于是她便压低声音对刘姗姗说:“我了解有一种农药,传闻人只要吃了就会迅速死亡,再没有痛苦,就算送到医院去也没办法救活,你要不容,要的话我就想办法去向你买。”

“要,我不想再这么痛苦下去了,但是可以多买一点吗,我壹个人的话,我怕在另壹个世界没人一起玩,把小于(化名)她们也带上吧,咱们关系这么好,在那可以继续一起玩。”

刘珊珊的话如果让别的正常人听到,绝对会以为她是壹个疯子,但孙亚宇听了之后却毫无反应,反而很痛快地答应了她。

12月22日,孙亚宇从卖农药的店里买回了农药。当晚,她与刘珊珊把宿舍另外六个女宝宝都叫回宿舍。

孙亚宇拿出预备好的农药对着眼前的几个女宝宝说道:“这是我从家里拿回来的预防肺结核的药,传闻很管用呢,只要喝了以后都不会得肺结核了,我们一人一杯分着喝了吧。”

说罢,便拿出七个杯子将农药倒了进去,女宝宝们把农药拿到手上后发现孙亚宇手上没有,便问她为啥子不喝。

孙亚宇回道:“我早上在家里喝了回来的,所以不用喝了,你们拿着喝吧。”

几个女宝宝对此并不怀疑,肺结核在当时可以说是绝症,谁都害怕以后会患上这种病。

虽然手上的“药”味道是难闻了点,但出于对舍朋友的信任,她们还是把它喝了下去。

孙亚宇看着她们喝下“药”后便把门从里面反锁了起来,然后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听着几个女宝宝嬉笑交谈的声音,不一会儿,嬉笑声变成了几声惨叫,但很快便只听到几人的哽咽声。

又不一会儿,宿舍里啥子声音都没了,在这诡异又安静的氛围里,孙亚宇安然睡去。

次日起床,孙亚宇看着眼前的几具尸体,有她最好的闺蜜,有她关系甚好的六个舍朋友,但她们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像没有了痛苦,反而处处透着狰狞。

没有任何反应,孙亚宇走出宿舍并转身带上了门,而后便在校园里最初漫无目的地游逛。

孙亚宇宿舍号是113,112宿舍在113宿舍的对面,两个宿舍平时关系也不错。

昨天白天孙亚宇买完农药过来后便传出一股难闻的气味,起初小雅(化名)并没有放在心上,认为也许是在113宿舍外面的别的地方传来的味道。

到了晚上,另壹个女宝宝路过113宿舍的门口,又闻到了难闻的气味,这个女宝宝从小生活在农村,见过家里的大人用过农药,了解农药的气味,闻到这股味她便觉得是农药。

但转念一想这是在学校宿舍,谁会没事买农药到学校宿舍里来呢?她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但出于保险,她还是通知了宿管阿姨。

宿管在收到通知后迅速赶到了113门口,轻敲了几次门后没人开门,推了推门发现门是反锁着的,看了一下时间也不早了,宿管觉得里面的学生也许是睡着了,就离开了。

但她不了解的是,里面早已是人间地狱,只有壹个孙亚宇还在安然熟睡。

次日早上起床,小雅从112出来预备去洗漱,一离家便又闻到了那股气味,她想着这会儿孙亚宇她们也都该起床了,便过去敲了下门,但没有声音传来。

此时的孙亚宇早就离开了宿舍,于是小雅推了推门,门没有关紧,她便边喊着孙亚宇边推开了门。

03、世上没有后悔药

“啊!”一声惨叫惊动了整栋女孩子宿舍,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惨叫声,是被小雅的惨叫声吸引回来的其他女孩子。

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几乎全都失了神,有吓晕的,有吓吐的,宿管循着人群聚集的地方找了回来。

眼前的一幕让年龄颇大的宿管也有些承受不住,好不要易稳住心神拨打了报警电话,便急忙通知学校女孩子宿舍出大事了。

静海一中的早课铃声被急促的警笛声所取代,在警方的安排下,宿舍无关人员所有被清空,但不准有任何人离校,所有由各班班主任组织在班内等待安排。

原本被无意推开的113宿舍的门此时又是关闭的状态,因为怕警方到来前学生看到里面的景象再度引起不必备的麻烦。

113宿舍门前,负责回来进行调查的相关人员深吸了几口气便推开了门。尽管早有预备,也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但还是被眼前的惨剧向震惊到了。

环顾四周,一共7具尸体,7个本应是花一般年纪的女宝宝,如今却不明不白死在了自己的宿舍,死状极其凄惨。

调查人员在来之前询问了一下宿舍的基本情况,宿舍一共住了8单人,但只发现7具尸体,那就代表着还有壹个女宝宝目前是失踪状态。

而在其他几个女宝宝用过的杯子上又都发现了孙亚宇的指纹,初步判断孙亚宇有着重大的作案嫌疑。

于是警方迅速通知学校配合一起找人,展开了拉网式的排查,很快便找到了尚在校内的孙亚宇。

在逮捕过程中,孙亚宇一直沉默不语,但由于并未反抗所以警方对其只是保持着壹个怀疑的态度。

一直到被带到警局的审讯室接受审问时孙亚宇才放声大哭,说她自己其实没想投毒害人。

一切的主谋都是宿舍里的另一位舍朋友刘珊珊,不过刘珊珊已经与其他舍朋友一起服毒身亡了。

将事情的始末全都说了出来后,孙亚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抹后悔的表情。

她不断地哭诉主谋不是她,她不是故意的,但为时已晚,因为最后的一切都会交向法律去判决。

警方在听完孙亚宇的交代后,除了难以置信还是难以置信。

孙亚宇现在已经17岁了,再有1年就要成年了,正常来说涉及到生死这种基本问题如何也不也许做出这种荒唐的挑选啊。

而刘珊珊的挑选更是让人感到痛惜,花一般年纪的女宝宝,仅仅是因为一次恋爱上的失利就挑选言败自己的生命。

而且还连带着另外6名女宝宝一起丢掉了性命,让人又为她感到悲哀,又对她感到痛恨。

在经过一番仔细调查后,证明7个女宝宝的死因一致,在刘珊珊的枕头下发现了她所写的遗言,和孙亚宇交代的基本一致,排除了他杀的也许。

法医的尸检报告上显示这七个女宝宝全都死于甲拌磷中毒,她们的水杯、水果与呕吐物中也全都残留着甲拌磷的成分。

甲拌磷是啥子?它是一种在农村被称为3911的农药,只需要两毫克就可以杀死一名成年人。

甲拌磷中毒的患者会在10分钟之内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如果在中毒期间得差点有效的救治很快就会出现肺水肿,最后窒息而亡。

在2002年,甲拌磷由于毒性过大,危害性强被禁止运用。

7位死者的家属早已接到了消息,一天的时间,7个家庭全都失去了自家最心爱的姑娘。

本以为姑娘上了静海高中,未来能考个好大学,有个光明的未来的,可谁知得到的却是从学校传来的死讯。

在知道清楚事情真相后,除了刘珊珊的家人,其余6个家庭联合起来将刘珊珊家、孙亚宇以及静海高中一起告上法庭,要讨个公道。

最终孙亚宇被判无期徒刑,在这期间孙亚宇曾多次提出上诉,但均被法院驳回。

2000年11月9日,法庭对该案作出了附属的民事判决,驳回除刘珊珊外的6名女宝宝家人提出的“每人25万元,共计150万元赔偿”,而是按照每名女宝宝的年龄判定死亡赔偿金。

其中,年纪稍长的4个女宝宝赔偿金均为5万余元,年纪稍小的2个女宝宝为4万余元,刘珊珊监护人负主要责任,赔偿总金额45%。

孙亚宇监护人负次要责任,赔偿30%,学校因疏于管理,赔偿剩余的25%。

虽有经济上的赔偿,可任谁都了解,生命是无价的,这几个家庭失去的不仅仅是壹个女儿,还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纵观整个事件,让人最警醒的还是无知的可怕,孩子对懵懂爱情的无知与对生命价值的无知是造成这起恶劣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

身为孩子的监护人以及作为孩子的教学主体都要对这起恶劣事件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知道孩子的思想情况对于学校与家长都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时间流转到2013年,孙亚宇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减刑15年后提前出狱。

站在监狱门口,感受着监狱外面的风一阵阵地吹过自己的身体,就像想把她这具沾有罪恶的身体吹干净一样。

曾经在一起的玩伴早已去到另壹个世界了,孙亚宇也不再是当年17岁的少女了,而是壹个32岁的成年人了。

不了解她在想到几位玩伴时,心中是否还有悔意,身上背负的案底又是否能够时刻提醒她,别再犯当年无知的错。

毕竟至少她还能继续正常地生活,而另外7个女宝宝,在她们唯美好的年纪就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来源:局小乖简史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和本网联系,大家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jiahe202110@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