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脱单and恋爱

这本慕容雪村的小说 慕容雪村哪本书最好看

2003年,慕容雪村写的短片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出版,被称为网络文学中里程碑式的作品。当时,因为小说中“颓加荡”的性描写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小说的主人公“陈重”受过本科教学,毕业后在一家企业打工,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中逐渐迷失了自我,沉醉于放纵的生活,蝇营狗苟,斤斤计较,频繁出轨,导致离婚,勾引友的未婚妻,和友闹掰,职场上和同事勾心斗角,被炒鱿鱼,最终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化为了幻影。

陈重就是壹个处于高度物质化社会中被“异化”的小人物,他壹个人的不幸其实是对整个群体的审理和体认。

在慕容雪村充满现实主义的笔下,大家可以清楚地看到社会如凶猛的野兽,蚕食着奋斗的年轻人,他们曾经的信仰不再,曾经的忠诚消失,曾经的热血凉透,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寒森森的行尸走肉。

慕容雪村说:“怀疑是比忠诚更接近上帝的品格。”

在小说里,陈重一直在怀疑,他怀疑爱情,怀疑婚姻,怀疑朋友情,怀疑人性,怀疑一切值得信任的东西。而造成怀疑的根源,是根植于人性的矛盾与冲突。

01 爱情和婚姻的冲突

慕容雪村说:“大家珍重爱情,是因为爱情会变成背叛。”许多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一点在《成都》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小说以陈重的婚姻为主线,描绘了世纪之交大都市年轻人的众生相。

在没步入社会之前,陈重对婚姻抱着一种尊重的态度。在得知姐夫出轨后,他出于本能地把拳头打了上去。在步入社会之后,他的感情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赵悦是陈重的大学师妹,赵悦与前男朋友在树林里亲热时,被小痞子们逮了个现行,他男友抛下赵悦就跑了,小痞子要凌辱赵悦,恰好被陈重与他友们遇到,一番力斗,才保住了她的名节。

赵悦成了陈重的女友,温柔体贴,他们一毕业就结了婚。曾经他们也热烈地相爱过,写着情深义重的诗篇,做着信誓旦旦的承诺,这些爱,却在婚姻里化作了指尖的烟。

就像小说中描写的:“大三下学期,我斥300元巨资向她买了一套灰色的职业装,赵悦感动得都快哭了,而七年之后,那套职业装早成了抹布,就像大家曾经热烈过的情感。”

爱情在婚姻里成了抹布。

在物欲横流之中,陈重渐渐迷失了自我,被欲望裹挟。他以为声色犬马可以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慰藉,然而,在一次次放纵之后,却是更沉重的困顿与迷惘。

赵悦面对陈重的放浪形骸,深知已经无法复合,表面上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婚姻关系,背地里又和别的男人温存。

他们两人欲望发泄式的爱情观,都是信仰缺失的结果。

慕容雪村把两人婚后荒诞的生活描写得栩栩如生,明明爱着对方,却囿于婚姻这块泥潭,他们想从这块泥潭里挣脱出来,只好去寻找刺激。

从马斯诺需求层次理论来看,生理需求是最基础的,包括水、食物、空气还有性欲,再往上是对安全、社交、尊重的需求,最顶峰是对自我实现的需求。

当人们在追求自我实现的过程中,他们一边怀疑着信仰的意义,一边小心翼翼地前进,在遇到挫折时,便自甘堕落、自暴自弃,走给绝望,便转而去追求超低层次的享乐。

02 灵魂与肉欲的冲突

“我从肉欲的高山上滚落下来,表情如圣徒一样神圣与沧桑。世界一片虚空,我静静地躺着,身下潮湿,心中一片宁静,目光忧伤。”

这是陈重每次纵欲之后的心态,他会对自己进行道德审判,对自己极度失望以及对人性失望,并给自己承诺以后一定对婚姻忠诚。

但每次都会打破自己暗许下的誓言,一次又一次的沉沦,他反复地责问自己“眼前万象倒塌,失去欲望的世界慢慢变成灰色,啥子生活啊,理想啊,想啥子啥子没劲,一切不如意涌上心头来。这种时候心里总会有个声音在问:陈重,这就是你要的吗?”

沉沦、质疑、反思、继续沉沦……如此循环往复,陈重好像打开了壹个潘多拉魔盒,“性”成了他解压的手段,而忠诚在生命的存在意义面前轰然坍塌。

一次,陈重送生病的赵悦去医院后,就把自己的情人带冲突到了家里,预备亲热时,赵悦过来看到了这一幕。这一次次的堕落也导致了陈重婚姻的结束。

同样地,赵悦也在灵魂与肉体的之间沉沦,在陈重发现她出轨的蛛丝马迹之后,她逃避问题,谎称只是友。

慕容雪村用老辣的笔调直逼“当代人”的危机——欲望、道德与人性的终极价值。

正如德勒兹所说,当代人的最大问题不是战争,不是资本流动,而是人和人之间因为环境、格局的变化而发生的“去本质化”——当“人”的肉体与灵魂受到各种挤压时,处于一种应激反应,人自然会给原始的“本我”堕落。

“本我”是弗洛伊德在《自我和本我》中提出的壹个心理学名词。本我、自我和超我共同组成人格。本我按照“唯乐”守则活动主题,是最原始的部分,是生物性冲动与欲望的贮存库;自我遵循“现实”守则,使个体适应现实而对本我进行压抑;超我遵循“理想守则”,是“道德化”的自我。

陈重站在“本我”与“超我”的分岔路口前,毅然决然地挑选了走给“本我”,为了一时的快乐抛下了一切。

03 理想与现实的冲突

亦舒有一句话: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不能,那就要很多很多的钱。在慕容雪村的小说里,金钱也是个重要线索。

在成都这座城市里,年轻人如哈巴狗般曲意逢迎,贪图着金钱带来的快乐。

然而陈重并非生来就如此圆滑狡诈,在大学的时候他与李良一起办文学社,他们崇拜海子,写酸溜溜的诗,他向赵悦写了 23封信,16张贺卡,拍了两大摞照片,全部的诗合成一本集子《黑夜的放逐》。

陈重在大学的时候就包下学校的录像厅,赚了一两万,已经显示出自己经营的天赋。毕业后不久,他就已经成了月入过万的经理。

随着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开始的理想早就被忘在了某个犄角旮沓里。

对金钱的不满足让陈重打起了歪脑筋,他所处的职位虽然不起眼,但权力很大,每个月过手的贷款至少有一两千万,他就开了个私人账户,分期分批地挪用一部分。

陈重很瞧不起自己的上司董胖子,他肥头大耳,一幅油腻的嘴脸,只会恭维上司。他们俩为了扳倒对方不择手段。

妻管严董胖子在龙潭嫖妓被陈重巧遇,陈重展开了别开生面的报复,他给110报警的同时,还给从事新闻工作的姐夫提供了这一新闻,更狠毒的是,他借出租车司机之口通知了董胖子的妻子。

董胖子也不是个善茬,他克扣陈重的工资,调查他挪用的资金并上报向领导,导致陈重被领导扫地离家。奋斗了七年,陈重得到的,只有小小的一袋办公用品与二十六万九千元的债务。

曾经的理想主义青年早就面目全非,他们像斗兽,受着利益的驱使,互相撕咬,想把对方拆吞入腹。

在陈重与董胖子的龙争虎斗中,大家触摸到了都市青年最真正的一面,正因为这种不留情面的真正,大家更能感受到理想和现实的冲突。

最悲哀的是,现实就是上天向了陈重抱负,向了他理想,向了他实现理想的才华,却一生不向他施展完成的机会,生生折断了他的理想。

04 死亡,才是专属归宿

我曾经看过壹个关于死亡的纪录片,里面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你把生与死联系起来,生与死并非对立面,而是统一的整体,毕竟大多数人活成了行尸走肉。”

在最后,陈重成了友的代罪羊,被流氓殴打,死在了平安夜。虽然是意外,但陈重在最终还是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那便是死亡。

在失去爱情、朋友情与信仰之后,陈重已经对人性彻底失望,变成了行尸走肉,死亡才是他专属的归宿。

“圣诞钟声远远敲响,整个城市一片欢腾。在那条黑冷潮湿的小巷里,我无声无息地躺倒,鲜血凝于泥土,催发春草无数。透过越来越绚烂的成都夜空,我看见了金光灿灿的上帝,他正在云端慈悲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传说中,今夜他将给人间赐福。”

死亡是让人性的恶之花凋谢的专属方法,死亡不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另一种最初。在小说结尾,对陈重死亡的描写,是极为圣洁的,伴随着上帝的赐福,象征着上帝赐予的赎罪机会。

死亡不是可怕的,它对行尸走肉来说是解脱,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生”。

【参考资料】:

《新闻学档案1978-2008》韩晗

《慕容雪村创作研究》杨妮娜

《现代都市里的欲望人生—试析<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王鸣剑

【配图】:《请将我遗忘》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