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孔丘是抱着怎样的社会理想去周游列国的?现实又是如何样的?--心海情感 孔丘的妻子是谁

黄池之会后,吴国迅速度落,多年来一直受到吴国控制的鲁国获取了喘息的机会。公元前481年春季,鲁公带领群臣狩猎大野(今山东省巨野境内),叔孙州仇的家臣子商在巨野泽中猎获一头奇怪的动物,体型像鹿,尾型像牛,全身鳞甲,头上独角。这怪物把大伙都吓坏了,以为是不样之物,但又不敢妄下结论,不知怎么处理。有人突然想起,孔丘博古通今,无所不知,连防风氏的骨头都认得,想必也能认得出这头怪兽。人们于是将怪兽送到孔丘家里。

孔丘看了之后,很肯定地说:“这是麒麟。”至于麒麟到底是啥子动物,后人一直争论不休,现代生物学也向不出壹个结论,有人认为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神兽,有人认为就是非洲来的长颈鹿。这一年,孔丘七十一岁。两年前,他才结束了十余年的流浪生活,回到曲卓。孔丘从大司寇任上离开鲁国,是公元前495年的事。据《史记》记载,当时齐景公对孔丘十分忌惮,曾问自己的大臣:“孔丘在鲁国为政,鲁国必然强大,对齐国大大的不利,有啥子办法可以让他离开?有人提议说,最好的办法是让他感到沮丧,心灰意横而自动离开。

于是齐景公在国产精选姐姐八十人,让她们穿着性感的衣服跳舞;又选择了一百二十匹好马,训练成舞马,可以随着音乐的节奏而翩翩起舞。这两百人马杀到曲卓,立刻引起了轰动,季孙斯微服前往观看了三次,仍然觉得不过瘾,干脆给鲁定公请了假,成天泡在戏园子里观看演出,不理政事。季孙斯的家臣,孔子的学生仲由都看不下去,对孔丘说:“先生可以走了。”孔丘闭着眼睛,思索了半天,说:“今日国家要举行郊祭,如果大夫们还能分到祭肉的话,我就留下。”在孔丘看来,所谓国家大事,无非“祀和戎”,就算鲁哀公与季孙斯不理朝政,只要在祭祀的时候表现得像个样子,也就可以了。没想到季孙斯接受了齐国送来的姐姐与舞马,连续三日没有上朝,祭祀的时候也没向大伙儿分肉。孔丘万念俱灰,果断地带着学生离开了曲早大夫师己听到消息,跑出城去送行,说:“这实在不是老师您的过错啊!”言下之意,错不在你,你又何必走呢?孔丘的回答是:“我可以唱首歌吗?”没等师己反应回来,孔丘已经扯着嗓门唱开了:“那妇人的口啊,可以让人出走,那妇人的话啊,可以叫人身败名裂,悠闲自在啊,聊以消磨时光!”师己回去后,季孙斯问他孔丘说了啥子,师己如实相告。季孙斯喟然长叹,说:“他这是为了那些女人的事在怪我啊!”不过叹归叹,曲卓城内舞照跳,马照跑,仍然是一片歌舞升平。

孔丘师徒离开鲁国,第一站来到卫国的首都帝丘,最初寄居在仲由的大舅子家里。卫灵公传闻孔丘来了,即将召见他,问道:“您在鲁国拿多少年薪?”孔丘说:“六万。”六万不是人民币也不是美金,而是粮食六万,具体是啥子单位,史料上没有明说,有也许是六万斤,这在当时足以支撑起壹个家庭的体面生活了。卫灵公即将开向孔丘六万斤粮食,让他安心在卫国生活。然而不久之后,有人给卫灵公说孔丘的坏话。卫灵公耳朵软,派大夫公孙余假出入孔丘的住处,明为探访,实为监视。孔丘也是个政坛老鸟了,如何会看不穿这等把戏?于是只在帝丘居住了十个月,便主动离开了孔丘打算前往陈国,经过匡地(今河南省境内)。弟子高为他驾车,进入匡城的时候,拿着马鞭指向孔丘看,说:“我曾经到过这里,当年就是从这个缺口进城的。”这个ACT让域墙上的守卫看到了,他们仔细一辨认,咦,坐在车上那单人,不是鲁国的阳虎吗?原来孔丘长得与阳虎有几分神似,而阳虎曾经迫害过匡人。这个误会不到要了孔丘的命,匡人即将一拥而上,将孔丘师徒徒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先因禁在一所房子里。颜颜回走得慢,落在后面,五天之后才赶到匡地。孔丘见到颜回,又惊又喜,骂道:“我以为你死了呢!”颜回笑嘻嘻地说:“您还活着,我如何敢死?”师徒俩握手而笑。

然而形势并未因颜回的到来而好转。无论孔丘如何解释,匡人就是不相信他不是阳虎,但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确认他就是阳虎。学生们都感到很害怕,生怕匡人不理性,做出啥子出格的事来。孔丘却很淡定,安慰学生说:“自从周文王死后,周礼不就掌握在我手里吗?如果上天打算毁灭周礼,我这个后人便不应该掌握它。既然上天不想灭周礼,匡人又能把我好不好!”回听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脸色顿时变得轻松。其他人却似懂非懂。这就好比壹个人带着珠宝被强绑架了,却自我安慰说:“别怕,如果上天要我死,就不会让这些珠宝落在我手里了!”孔夫子的逻辑,委实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后来匡人果然把孔丘他们放了,不是因为孔丘了解周礼,而是因为他派几个学生回到帝丘去找了大夫宁俞。宁俞派人出面澄清,才得以真相大白。顺便说一下,宁俞是个有名的伶俐人物,《论语》里,孔丘曾这样评测他:“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其智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国家政治清明的时候,宁俞就聪伶俐;国家混乱腐败的时候,宁俞就装卖傻。孔丘认为自己能够做到像宁俞那样伶俐,却不能够做到像宁俞那样装疯卖傻。后人将“愚不可及”作为一句成语,形容愚鑫到了极点,其实它的本意是:更高层次的伶俐,是难以企及的。

经此劫难后,孔丘师徒又返回了帝丘,住在蘧伯玉家里。卫灵公的夫人南子传闻孔丘身长九尺玉树临风,又学识渊博无所不知,不免动了凡心,便眼卫灵公提出出要见孔丘,南子是个极其风骚的女人,而卫灵公是个不怕戴绿帽子的男人,甚至曾经派人到宋国接南子的情人前来相会。今年南子要见孔丘,卫灵公如何会不答应呢?他即将派人对孔丘说:“四方来的君子,如果看得起寡人,将寡人视为朋友的,寡人都会让他见见夫人。孔丘心里犯了壹个嘀咕,见卫灵公使也罢了,见他妻子,这都啥事啊?推脱道:“孔丘不敢。

使者说:“啥子敢不敢,实话告知您,就是南子夫人亲自提出要见您,别不识抬举。”孔丘跟着使者来到后宫,进门之后,面朝北行稽首之礼。南子从帷帐中行拜礼两次,身上的佩玉可当作响一这就是关于这次会见的所有记载,至于是否发生了其他事情,任由读者发挥想象。过来之后,学生们都围着孔丘问这问那。孔丘面色潮红,只是说“我原本不想见她,既然见了便以礼相答。”仲由很不高兴,认为老师不老实,没有如实交代所有情况,孔丘急了,对天起誓说:“我如果不是所说的那样,就让上天厌弃我!这样在帝丘住了壹个多月,有一天卫灵公邀请孔匠出游,孔丘去了。卫灵公与南子同乘一辆车,宦官雍渠为车右护卫,让孔丘乘第二辆车,招招过市。南子还不时回过头来,朝着孔丘妩媚一笑。满街的百姓都指指点点,搞得孔丘面红耳赤,于是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经过这件事后,孔丘下定决心离开卫国,带着弟子来到曹国,又从曹国起航前往宋国。

宋国司马桓(tui)待宠骄横,传闻孔丘来到了宋国,怕他为宋最公所用,派人跟踪孔丘。见到孔丘与学生坐在一棵树下讲学,桓魁的人便砍倒那棵树。学生们一看来者不善,心里已经猜着了七八分,对孔丘说:“咱们还是快走吧。”孔丘不以为然地说:“上天让德行降临在我身上,桓魑又能把我好不好呢?”这一年,孔丘五十九岁,按他自己的说法,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因此对于种种困苦,他总是安之若素,表现得极为淡定。话虽如此,宋国是呆不下去了,孔丘只好又来到郑国。在新郑城外,孔丘与学生们走丢了,壹个人又冷又饿,身上又没钱,只能倚着东门外的城墙发呆。学生们四处找他,有个郑国人对端木赐说:“我在东门看见有单人,他的额头像唐尧,他的脖子像皋陶,他的肩膀像大家郑国的子产,自腰以下比夏禹差三寸,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只不过虛弱疲意的样子,就好像一条丧家之大犬。”端木赐一听,连忙让他带着去找,果然找到了孔丘。端木赐将那人的话一字不漏地告知孔丘,孔丘欣然笑道:“他形容我的长相,未必准确,但是说我像条丧家之犬,还真是很形象啊!”

孔丘终于来到了陈国,寄居在公孙贞子(也就是后来出访吴国时死去的那位)家里。在陈国,孔丘再一次展现了他渊博的姿势。有一天,一只华落在陈公的庭院中死去,身上插着一支奇怪的箭,箭杆是(ku)木做的,箭镞是石制的,箭长一尺八寸。谁都不认识这新石器时代的武器,陈阅公早闻孔丘大名,于是将他请去辨认。孔丘看了之后说:“年飞来的地方很远啊,这是肃慎部落的箭,从前周武王攻灭商朝,打通四方道路,让童夷部落各自进贡那里的地方特产、慎部落进贡了这种箭。先王为了昭彰美德,把肃进贡的箭分向长女大姬,又将大姬许配向胡公,让胡胡公建立了陈国。将珍宝玉器赏赐向同姓诸侯,是要加深亲族的关系;将远方献纳的贡品分赐向异姓诸侯,是让他们不忘记义务,所以把肃慎的箭分赐向陈国。”陈闵公试着派人到旧仓库中寻找,果真找到了这种箭。

孔丘在陈国一住就是三年。三年间,陈国一直处于动荡之中,吴国与楚国交替入侵陈国,日子过得很不太平。终于有一天,孔丘对弟子说:“回去吧,回去吧,我家乡那些小子志大才硫,不过好在没有言败追求,行人于是收拾行李北上,但又没有直接回鲁国,而是返回了卫国。经过蒲地的时候,不巧当地正发生叛乱,叛军封锁了道路,不让孔丘通过。孔丘的学生中有个叫公良孺的,长得人高马大,素有勇力,见到这种情况便挺身而出,说:“当年我追随老师在匡地遇难,今年又在蒲地遇险,看来这也是我的命运啊!如果再被人囚禁起来的话,我还不如去死。”带着自已的几名随从主动出击,所给无人能敌。叛军害怕了,派人交涉说:“只要孔丘不去卫国,大家就让你们通过。”孔丘听到了,即将回答:“好。叛军不放心,标准双方举行盟誓才放他们走。孔丘也一口应承。离开蒲地后,孔丘便命学生:“选准准道路,直奔帝丘,学生们大吃一惊,都说:“老师您总是教导大家做人要守信用,刚刚与人家宣誓不去卫国,如何就不遵守了呢?。”端木賜更是直接质问:“盟约难道可以撕毁吗?孔丘用手戳了戳端木赐的胸口,说:“笨蛋,我是受到威胁才跟他们签订盟约,我自己都不相信,神如何会相信?”“老师您实在是太坏了!”卫灵公传闻孔丘又来了,高兴得不得了,亲自跑到郊外迎接,至于南子有没有跟着去,就不得而知了。

卫灵公间孔丘:“您刚从蒲地回来,对那儿的情况想必有所知道您看大家今年出兵讨伐叛军行吗?”孔丘说:“行。”卫灵公说:“可是我的大夫们都说不行。他们的意思是,留着蒲邑,日后可以对付晋国与楚国,如果大家今年就讨伐它,恐怕不好吧?孔丘说:“那里的男人不跟叛乱分子合作,宁死不屈,那里的女人都想往西边的黄河上逃跑,真实需要大家去讨使的不过四五单人罢了,为啥子不去进攻?”卫灵公说:“您说得对、”虽然他这么说,可是始终不见动静,这事最终不了了之。孔丘也看出来了,卫灵公已经老了,无心于政治,更不想有所作为。他不胜落寞地说:“只要有人肯用我,向我一年时间就会见到效果,向我三年时间必大有收获,可惜这时候,晋国正值中行氏、范氏之乱。赵驶率军东下,进攻中牟地方长官佛(bi)肸率领部下背叛晋国,派人请孔丘去中牟共举大事,孔丘不禁有点动心。仲由说:“以前您教导大家,凡是亲手干过坏的人,君子是不会和之同流合污的。今年佛肸在中牟反叛晋国,您却还想去,是如何回事?”

孔丘说:“我是那么说过。但我也说过,真实坚硬的东西是如何也磨不坏的,真实洁白的东西是如何也染不黑的。只要我去到那里,那里就是会是王道乐土。子路,我可不是壹个葫芦啊,如何能够只挂在墙上中看不中吃呢?回想起来,这已经是孔丘第二次动这样的念头了。前一次公山不狃请他出山,由于学生的劝阻而没有去成:这一次佛肸给他招手,还是被学生劝住了。从这两件事不难看出,孔丘始终还是抱有理想主义的态度,认为只要向他机会,他就能改变世界。自此之后,孔丘在卫国过得郁郁寡欢。有一天他在屋里敲磬(一种石制乐器),有个打猪草的农夫从门口经过,听到磬声就感慨地说“这是心里有苦闷啊,而且还很固执,没有人理解就算了,何必那么放不下呢?”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孔丘找到卫国的宫延乐师师襄学习弹琴师襄教了他壹个曲子,他一连练了十天还不肯罢手。师襄说:“你已经弹得很不错了,可以练新的曲子了。”孔丘说:“我今年只是学会了这首曲子的弹奏方式,还谈不上熟练。”又过了些日子,师襄说:“今年已经很熟练了,可以练点新的了。”孔丘头也不抬,说:“不行,我还没有体会到乐出表现的思想意烧。”又过了几天,师度说:“你你已经进所表的可以了,的可以了了”孔正说:“不行,我的眼前还没有出出现乐曲中所表现的角色形象,还要继续卖力。”又过了些天,孔丘弹着琴,突然停下来,默然有所思,接着又抬起头似乎在登高望远说:“我已经看到乐曲所歌颂的那单人了,他黝黑的脸膛,高高的个子,眼睛炯炯有神,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这单人如果不是周文王,还能有谁呢?”师襄一听,立刻站起来给孔丘行礼,说;“你弹的就是传说中的《文王操》啊!

孔丘长叹一声。他本来想寄情于音乐,忘掉怀才不遇的烦恼,没想到钻研进去,反倒是更让他滋生了难以舍弃的情愫。他再也按捺不住,预备西行到晋国,去找赵驶谋一份差事。刚刚走到黄河边,听到赵鞅杀死晋国大夫窦鸣犊与舜华的消息。孔丘立刻停步不前,对着奔流不息的河水说:“多么壮美的黄河啊,浩潜荡荡,无边无际!我这一辈子恐怕不能渡过去了,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吧!”学生听了,走回来问道:“您这话是啥子意思思难道走到了这里,您都不打算过河吗?孔丘说:“突鸣犊与舜华,都是晋国的贤大夫。赵鞅未得志的时候,这两单人向了他很多指南与帮助;等到他一且得势,就将他们杀掉。我传闻,哪里有人涸氵泽而渔,蛟龙就不去降水哪里有人为了鸟蛋而毁掉鸟果,风阻就不去那里飞期。这是为啥子?因为君子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同类受到伤害。鸟兽对于不仁不义的事,尚且了解躲避,何况是我孔丘呢?”于是退回去,写了一曲《陳操》来哀悼窦鸣犊、舜华二人。不久之后,又来到卫国,继续住在伯玉家里有一天,卫灵公又将孔丘召了去,询问行兵布阵的事。孔丘说:“祭祀方面的事情,我曾经学过,军旅方面的事情,我一无所知。”卫灵公不置可否,也不再说啥子,抬着眼睛看着天上飞过的鸿雁。孔丘看着他花白的胡子迎风抖,不觉悲从中来,没有再说啥子,悄然退下这年夏季,卫灵公去世了。孔丘也离开卫国,又来到了陈国。大约是从这个时候最初,他迷上了《周易》,为周易写了《系辞》《彖》《象》《文言》等诸多著作,成为后世研究《周易》的重要文献。据说,他因为不停地翻读《周周易》,以至于“韦编三绝”,也就是申竹简的皮条都断了三次。

同年五月,曲阜的官署发生火灾。火苗越过公宫,烧毁了鲁公鲁值公的庙。孔丘在陈国听到火灾的消息,通过《周易》推演,准确判断出了受灾的房星,“其桓,信乎?同年秋季,季孙斯病倒,。他让人拍着自己出来巡视曲鼻的城墙,感慨地说:“这个国国家曾经一度几乎兴旺起来,就是因为我得罪了孔丘,使得他离开,所以就没能振兴。”他回头看着自已的儿子季孙肥:“我死之后,你将执掌国政,一定要将孔丘叫过来帮你没过几天,季孙斯是死了。季孙肥安葬了季孙斯后,就预备派人去陈国宜召孔丘。大夫公之鱼劝导:“当初您父亲就是因为对待孔丘没能善始普终,遭到诸侯耻笑。今日您要用他,如果再不能善始善终,只怕又要惹得诸侯们耻笑了。”季孙肥说:“那如何办?”公之鱼说:“可以思考让他的学生冉求过来。于是季孙肥就派人去叫冉求。

冉求预备动身前,孔丘对他说:“鲁国派人召你,不是小用,而是大用,你可要卖力!”也就在同一天,孔丘感慨地说:“回去吧,回去吧,我家乡乡那些小子虽然志大才疏,文章却是然成章,我都不了解该如何引导他们了。”冉求听了,心头一热。端端木赐心里明白,孔丘也想落叶归根了,向冉求送行的时候,再三交代:“回国一且获取任用,别忘了想办法将先生也接回去。冉求回国的第二年,孔丘从陈国又来到蔡国。这时蔡昭候正预备去吴国访问。因为此前蔡昭侯未经和大臣商议便与夫差同谋将蔡都迁到州来,大臣们担心这次他又有啥子阴谋,所以在大夫公孙的带领下,将蔡昭侯杀死了。在这种情况下,蔡国也不宜久居,孔丘只好继续流浪,来到了楚国的叶邑(今河南省平顶顶山境内)。

叶邑的长官沈诸梁,人称叶公,是楚国名将沈尹成的儿子,他对孔丘的到访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情,主动给孔丘问起治理国家的方式,孔丘还是一如既往地矜持,只说了六个字政在来远附途也就是E理国的,在于远方的人投奔。让近处的人拥护。仔细推敲起来,这话相当没说,因为“来远附连”显然是一种结果,而不是一种手段。但是叶公很满意,因为他到叶邑上任以来,发展经济,兴修水利,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在楚国已经颇有名望,当时南方战乱延绵,叶邑地处河南,远离战乱中心,无形中成为了一片净土,很多江南一带的人拖家带口来投弃他。所谓“来来远附连”,他都做到了,因此对孔丘那句话很受用。有一天,叶公与仲由谈话,间了仲由壹个问题:“您的先生是个啥子样的人?”仲由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孔丘传闻这件事,对伸由说:“你你呀,为啥子不对他说“大家的先生是壹个学习起来不知疲倦,教学别人从来不感到厌恶,发愤工作忘记了吃饭,常常怡然自乐而忘记了忧愁,浑然不觉得自己已经是个老人家。

孔丘没有在叶邑久留,又回到了蔡国,路上遇到长沮、桀溺两单人在地里一块耕作。孔丘派仲由去给他们打听渡口在哪里。长沮没有答,反问仲由:“坐在车子上的那单人是谁?仲由说:“是孔丘。长沮说:“是鲁国的那个孔丘吗?”仲由说;“正是长沮说:“那你还来问啥子路,孔丘无所不知,他自己应该了解渡口在哪里。”桀溺问仲由:“他是孔丘,你又是谁?仲由说:“我是孔丘的弟子仲由。”桀一边劳动一边说:“动荡不安的局面走到哪都是一样的,谁能改变得了?你和其跟着孔丘到处躲避坏人,还不如跟着大家来躲避整个社会呢!仲由过来把他听到的话告知孔丘,孔丘凄然道:“人如何也许与鸟兽同群?如果天下平安有道,我又何必四处奔波去改变它呢?”言下之意是,人是社会的动物,消极避世不是办法,主动去改变才是正道。这也是孔丘最可人的一面,始终保持着热情去积极地面对这个世界,甚至是带着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天真去实践自己的理想还有一次,仲由在路上与孔压他们走散了、遇到一位背着草使的老人。仲由问他:“请间您见到我的老师孔丘了吗?”老人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谁是你的老师啊?”说完,便柱着拐除草。钟由着手恭敬地站着。老人留仲由到他家住宿,杀鸡,做黄米饭恰仲由吃,又叫他两个儿子出来相见。第二天,仲由赶上孔子,报告了这件事。孔子说:“这这是位隐士。”叫仲由返回去拜拜他。仲由到了那里,老人却已经走了。仲由接下来说的一段话,很能反应孔丘的主主张“不做官,是不合义理的。长幼之序不可废弃,君臣之义又如何能不既呢?他想不站污自身,却忽视祝了君臣间的大伦理。君子出来做官,是为了实行道义,当然,这个年头,道义不能实行,我是早就了解了的,孔丘到察国的第三年,吴国出兵伐陈,楚昭王派兵救陈,驻军于城父,楚昭王传闻孔丘在陈、蔡两国边境上,就派人去请孔丘,陈,两国的大夫们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凑到一起商议:“孔丘是个能干的人,批评各国政治总是能击中要害。这些年来他一直住在大家两国之间,大家这些人都不在他眼里。今年楚国这样的大国都来请他了,如果他受到楚王重用,那大家这些在陈国、蔡国本来能够说上话的人可就危酸了。”

于是串通起来,发兵将孔丘一行人围困在两国边境的一片荒郊野地里,使得他们进退不得,粮食也供应不上,学生们都饿得两眼昏花,躺在地上起不来,唯有孔丘仍然坐在那里读诗唱歌抚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仲由心里很窝火,这都啥子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唱歌?故意同孔丘:“君子也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吗?孔丘平静地说:“君子当然也有穷困的时候,但仍然能坚守节操而小人到了穷困的时候就啥子事都做得出来了。”这句话的原文是“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大家上中学的时候,都听孔乙已说过丽半句,当时只觉得迁腐,今年看起来却觉得这句话的本义原也不错仲由遭到这样的批评,立马老实了,乖垂地坐在一边。孔环把了一周,见到学生个个无精打采,端木更是灣的不高兴,孔丘于是问道:“端木賜,我问你,你认为我是学了很多东西而且能够记不忘的人吗?端木呢说:“是的,难道不是吗孔丘说:“不是,我只是能用壹个基本的原理将所学的东西贯穿起来異了,端木赐听了,若有所思孔丘了解学生们个个都有無气,便将仲由叫到身边,问道:“有首诗说“匪兕匪虎,率被旷野(既不是犀牛,又不是老虎,可是整天在矿野里地来跑去)”。是我追求的理想不对吗?为啥子我会落到这个地步呢?”仲由说:“可能大家还没达到仁的要求,人们对大家不够信任;可能是大家不够有智情商,所以人们才处处和大家为难。”仲由说的是实话,这些些年来,他们眼着孔丘四处流浪,处处碰壁,没过一天安稳日子,主要的原因,可不就是孔丘的那一套理论不能被人们接受,甚至让人产生了抗拒的心理吗?孔丘听了勃然大怒,骂道:“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仲由,我告知你,如果达到仁的要求就能让别人信任,那伯夷、叔齐还会饿死在首阳山上吗?如果圣人的情商必能畅行无阻,那比干还会被商封王挖心号?

仲由走开后,孔丘又将端木赐叫回来,问了同样的给题。端木赐说:“这是因为您的目标太远大了,所以天下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容纳。老师您能否将要求降低一点?”端木赐的意思是,如果理想不能实现,那就必须和现实结合,适当地进行妥协。孔丘说:“端木赐,最好的农民能够把地种好,但是不一定能够获取好收成;最好的工匠能够把物品做得巧夺天工,但是不一定能够让买家满意;君子能够朝着自己的理想卖力,让学问有条有理,一以贯之,但是不能保证一定能让世人接受。今年你不是想办法去实现理想,而是只想着让世人接受,这样的志给可不够远大!后来孔丘又问了颜回同样的问题。顔回回答:“老师的理想太远大了,因此天下都容不下。尽管如此,您还是坚持不懈地推行它。不被接受有啥子关系呢?不被接受才更像个君子!壹个人修养不够,是自己的耻辱;修养够了却不被接受,那就是当权者的耻辱了。不被接受有啥子关系,不被接受才更像个君子!孔丘听得乐开了花,说:“颜家的小子真是不得了,如果你钱足够多的话,我情愿去向你当管家。”但是好听的话不能当饭吃。到了第七天,孔丘也杠不住了,骑在地上奄奄一息。颜回冒着生命危险,偷偷地跑出包围圈,给当地的村民讨了些米过来煮。孔丘闻到饭香,睁开一只眼睛,只见回这家伙正里慌张地用手在锅里抓饭吃。他不动声色,闭上眼睛又睡了一伙儿,颜回回来叫他吃饭。孔丘伸了个懒腰,说:“刚刚刚大家先人,我自己先吃干净的饭然后才向他们吃。做了壹个梦,梦见我的颜回面不改色心不跳,很平静地说:“是这样的,刚刚碳灰飘进了锅里,弄脏了一些米饭,丢掉又不好,我就抓来吃了。

孔丘叹息道:“人们都说眼见为实,我今年才了解,眼见不一定为实,应该相信自己的心,但是自己的心也不可以相信。你们要记下,知道壹个人本来就不要易啊。”后世很多人认为孔丘这是在自责误会了颜回,我倒是觉得,他其实也无法肯定颜回是在偷吃还是在干啥,所以才得出壹个“知人难”的结论“孔子困于陈蔡之间”,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事件,他与三位学生之间的问答,颜有耶穌登山训众的意味,是后世家提高自我修养的必修课。后来孔丘派端木赐跑到郢都求救,楚昭王派兵来迎接孔丘,一行人才得以摆脱困境。楚昭王见到孔丘,十分高兴。两人会谈之后,楚昭王认定孔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才,大笔一挥,打算封向孔丘七百里地,好让他安心呆在楚国七百里地,差不多是壹个中等诸侯国的规模了,眼看孔丘就要圖起来,有人从中横插了一杠。令尹宜申问楚昭王:“大王派到各国的使者,有像端木赐那样能说会道、善于辞今的吗?”楚昭王说:“没有。那您的辅臣有像颤回那样德才兼备的吗?”“没有您的武将有像仲由那样勇猛的吗?这个…也没有“您的官史有像宰子那样能干的吗?”“您想想看,”宜中说,“楚国的先祖受封于周天子,爵位是子“没有。爵,封地只有五十里。今年孔丘嘴里说的是三皇五帝的法令,干的是周公、召公的事情,您要是这样重用他,那楚楚国还能世代享有这数千里的广周土地吗?您就不怕他拿着周礼来约束您,让楚国回到开始的状态去?当初周文王经营丰邑,周武王建都镝京,都是凭借着百里的地盘最后获取了天下。今日您一下子赏赐向孔丘七百里地,还有那么多能干的学生跟着他,恐怕不是楚国的福气。

楚昭王如梦初醒,将封赏孔丘的事情暂时搁置下来。但他对孔丘还是很尊重,让他养尊处优,过着很富足的生活。有一天孔丘坐车外出,路边突然蹿出壹个疯子,拦在他前面唱歌:“风属啊风凰,你为啥子这样倒霉?过去的事情再说也没用,未来的事情或许还能改变。算了算了,今年的当权者有谁了解这个道理呢?”这首歌的原文是风兮风今,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今,来者犹可追也!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唱歌的疯子无名无姓,因为他拦住了孔丘的车,司马迁就称其为接與”,后人亦常用接奥来形容狂士。唐朝诗人王维曾经写过一首《辋川闲居赠表秀才迪》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倚杖柴门外,临风听幕蝉。

渡头余落日,堆里上孤烟。复值接醉,狂歌五柳前。

诗中以接與比喻表迪,而王维自比五柳先生陶渊明。有意思的是,陶渊明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归去来辞》,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无疑又是借了接與讽孔丘的典故。孔丘听了接與的歌唱,抓紧下车,想跟他好好聊聊。接奥却一烟地跑开了,没向他说话的机会这件事后不久,孔丘便离开了楚国。据《左传》记载,这一年秋季,天空有云,形状有如火红的大鸟,追随着太阳飞期了三日。楚昭王派人到雒邑给周朝的太史请教,太史说:“这预兆对大王不利,如果举行镶祭,可将灾难转移到贵国的令尹与司马身上。”楚昭王说:“不谷(诸侯谦称)除却心腹之病,却转移到手足之上,有啥子意义?不谷如果没有犯啥子大错错,天难道会让不谷天折?如果有罪,想逃也逃不了。”于是没有举行禳祭。不久之后,楚昭王去世,孔丘当时正在前往卫国的路上,听到这个消息,感叹道:“楚王是个明白大道的人啊!当年吴军人楚,他却没错过去国家,是有道理的。

孔丘再度回到卫国的第二年,吴王夫差与鲁哀公在部城会盟,吴国标准鲁国置办百牢大礼招待夫差,伯藍还命令季孙肥前去面谈。季孙肥将端木赐请去应付伯,事情才得以了结。后来端木赐又多次来往于鲁吴之间,为鲁国的外交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孔丘在卫国生活久了,便难免说些场面上的话,如:“鲁、卫之政,朋友也。”别人都听得不明不白,后世的橘子儒孙则为了这句话弹精竭虑,写了很多论文来解释。其实那就是一句大白话,鲁国与卫国乃朋友之国,没有啥子深刻内涵。孔丘的很多论述都是如此,就是壹个白胡子老头在说大实话,没有任何深奥的理论。但是在任何时代,要人们回归到基本的常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当时卫国的国君是卫出公。前面说过,卫出公的父亲蒯聩因为得南子,一直流亡在外。因为这件事,国际與论对卫出公颇有微词。而孔丘的学生中有很多人在卫国当了官,卫出公也很想想请孔丘出来为他服务。有一天,仲由问孔丘:“传闻卫侯预备请您治理国家,如果是那样,您打算最先做啥子?”孔丘毫不犹豫地说:“先要正名。”仲由笑道:“哎哟哟,您可真是迁腐,还抱着那套理论不放。这年头,有啥子名好正的?孔丘说:“小子你也太不懂礼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法治不当,法治不当则老百姓都不了解该如何办。因此君子不论办啥子事,必须先正名;他讲的话,都要能够付诸实施。因此君子对自己的言行,是不能有丝毫马虎的!”

公元前484年齐国入侵鲁国,孔丘的学生冉求率领鲁国军队在曲卓郊外大败齐军。季孙肥问冉求:“你的军事才能是天生的呢,还是学来的?”这问题问得没水平,哪有天生会打仗的?所以,冉求回答:“是跟我的老师孔丘学的。”季孙肥问:“孔丘是个f啥子样的人?”冉求说:“他办啥子事情,都标准名正言顺。他的所作所为,都可以让老百姓了解,可以告知鬼神,不会有任何遗憾。”季孙肥说:“我想把他请回鲁国来来,可以吗?”冉求说:“如果让他我这样的工作,您即使向他两万五千户的俸禄,他也不会来。您要用他,就不能把他当作一般人对待。这一年冬季,卫国大夫孔圍预备攻打自己的女婿大叔疾。事情的起因很狗血:当初,大叔疾娶了宋国公子朝的女儿为妻,按照买一送一的规矩,小姨子作为陪嫁,也嫁向大叔疾为要。大叔疾对这个妻子不如何感冒,但是对小姨子十分宽爱。后来公子朝失势,孔趁机挖墙脚,劝大叔疾休掉了妻子,把自己的女儿嫁向了大叔疾。没想到大叔疾对前小姨子念念不忘,又将她召过来,安置在帝丘附近,还向她盖了一所大房子,待遇等同于今年的妻子。孔圍了解后,气得火冒三丈,想想用武力来洗刷家族的耻辱孔國就是《论语》里提到的孔文子。孔丘称他“敏而好学,不耻下间”,家族里的事,他也免不了先问一下孔丘的意见。孔丘传闻他要打内战,连忙说:”“条把的事,我学过一些;打仗的事,我可一窍不通。”过来之后对学生说:“良禽择木而栖,木岂能择禽?”命今学生收拾行李,预备离开。孔传闻之后,抓紧回来挽留。正在此时,鲁国的使者带着礼物到了,孔丘借坡下驴,于是回到了問别十四年的鲁国。

过来后,鲁哀公接见了孔丘,给他请教治国之道。在孔丘的一生中,已经记不起这是多少次被间及这个间题了,每次的答案都不一样。这次他的回答是;“决定因素在于选好大臣。季孙肥也给孔丘间治国之道,孔丘说:“选拔正派的人,远离心术不正的的人,这样的话,人心便会慢慢变好。”季孙肥又问:“鲁国今年盗贼为患,您原来当过大司寇,请问有啥子办法治理?孔丘冷冷地说:“如果你自已不贪财,就算你鼓励人家去偷,人家也不去。可想而知,季孙肥最终没有任用孔丘,而孔丘也没有主动提出标准。多年以来,他一直坚持自己的理想,保持旺盛的斗志,希望改变这个世界,即使遇到诸多挫折也从未轻言言败。但是,他毕竟是壹个七十岁的老头子,他累了。

公元前481年,当人们把那头在巨野泽中捕获的怪兽送到孔丘眼前的时候,孔丘的眼晴一下子就湿润了,用一种干涩的语调说:“看来我的理想真是不能实现了。”据后人解释,麒麟是仁兽,是圣人出现的喜兆。然而当时天下大乱,战乱频仍,麒麟一出现便被俘获,孔丘伤感于周礼不兴,喜兆不应,因而有此一叹。另外还有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孔丘回到鲁国之后,发奋修订《春秋》,希望《春秋》里的政治思想能够成为治国的理念,让后世君主开卷有益,让乱臣子感到害怕。“西狩获麟”后却心灰意懒,就此罢笔。其实,早在获麟之前,孔丘就曾经对学生说过:“黄河里没有出现八卦图,洛水里没有出现文书,看来我的时间也不多了。相传上古伏羲氏时,黄河中浮出龙马,背负“河图”,献向伏羲伏羲依此而演成八卦,后为《周周易》来源。大禹时,洛水中浮出神龟,背驮“洛书”,献向大禹。大禹依此治水成功,遂划天下为九州,又依此定九章大法,治理社会。河图洛书被认为是隐藏着无穷的奥秘,非常决定天下兴亡气数的姿势。孔丘一生中,很少谈及天命,也不谈论怪力乱神,然而而到了晚年,却寄希望于河图洛书之类的超自然力量,真是让人唏嘘。据说回死后,孔丘曾经说:“老天爷这是要了我的命啊!”获之后,他更是伤心欲绝道:“没有人能够知道我了。”端木赐当时在“能为啥子这样说呢?”他说:“我不怨天尤人,从最基础的姿势学起,越学越高深,越学越孤绝,真实知道我的,看来只有有老天了!

有一天齐国传来消息,齐简公被陈恒于舒州(这这件事即将讲到,在此不不述),孔丘斋戒三日,三次给鲁哀公请求讨伐齐国。鲁哀公说:鲁国被齐国欺负很久了,您今年想讨伐它,可行吗?”孔丘说:“陈恒弒其君,齐国至少有一半人不支持他,以鲁国的力量加上齐国的半,当然可行,”鲁哀公说:“您跟季孙肥去商量一下吧。”孔丘出来后,直接回了自己家。别人问起来,他就说:“我好歹也是个大夫,该说的话,不敢不说。“言下之意,我尽到责任就算了,没有必备强求。公元前480年,卫国发生一件大事。在外流亡多年的的先大子聩晓潜回国产,偷偷跑到孔悝(孔国的儿子)家里,以武力挟持孔悝,发动政变。卫出公被迫逃奔鲁国。

孔丘的学生仲由一直在孔裡家里担任家臣。政变发生的时候,仲由正好在外出差。听到政变的消息,仲由连忙往回赶,在帝丘城外遇到大夫高柴。高柴也是孔丘的学生,他对伸由说:“国君已经出逃,而且城门也关上了,你抓紧掉头,或许可以幸免于祸。”仲由说:“我食其倖禄,如何能够避其祸患?”趁着守卫不备,偷偷地进了城,直奔宫中去找副聩。聩挟持孔悝登台观望,仲由想放火烧台营救孔悝。蒯聩大惊,命家臣石乞、孟厌出来和仲由相斗。战斗中,仲由的帽带被斩断,帽子掉到地上。仲由说:“君子就算战死,也不能不戴帽子。”从容不迫地戴好帽子,结好帽带。石乞与孟厌趁机发动进攻,将伸由杀死。孔丘听到卫国动乱的消息,就说:“高柴这家伙会跑过来,仲由必定死在那里仲由的死讯传来时,孔丘正挂着拐杖在柴门外散步,端木赐陪着他。孔丘一时泪如雨下,说:“泰山崩了,梁柱断了,哲人枯菱了!”他又对端木赐说:“天下无道已经很多年了,没有人能够听从我的主张,难道不是很悲哀吗?夏朝人死了,灵柩停在东面的台阶上;周朝人死了,灵柩停在西面的台阶上:;商朝人死了,灵柩停在两根柱子之间。昨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坐在两根柱子之间享受祭祀。今日早上,我才想起,我是商朝人的后裔啊!”七天之后,孔丘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