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先度老母又度妻,他的空姐说:我不能劝你还俗但我希望你回心转意--心海情感

转自:二休师父走世界。文:二休师父。原标题:先度老母又度妻,他的“空姐夏雨荷”说:我不能劝你还俗,但我希望你回心转意……

(本经历根据某法师经历改写,图片文字无关)

文/二休师父

01

“开门。” “谁呀?” “你大爷。” “来啦。” “干哈呀,大晚上的。”寮房门打开,一虚法师有点懵。 “你为啥子出家?”我一边问着,不由分说进了屋,催促着:“抓紧抓紧,泡茶,焚香,老衲和你畅聊。” “喝茶就喝茶么,土匪似的。” 片刻,沉香袅袅,两盏清茶,二僧对饮,畅叙八卦。

少倾,我开门见山:“没啥事儿,就唠唠,我采访采访你,从佛学院那会儿算起,咱们认识有五六年了吧?你好像从来没说过你为啥出家?” “谁闲着没事说那干啥,你也没问过呀?” “ok,今儿就八卦这个。”

02

一虚酝酿了一会儿,深叹了一口气:“这个说来话长……” “我有的是时间,你慢慢回忆。”

一虚嘬了一口茶,意味深长地说:“这事儿,跟我爸有关…” “如何说?” “那会儿,也就十年前吧,我20多岁,那时我在深圳上班好几年了。接到家里电话,我父亲病危,我抓紧回去了。”

“然后呢?” “然后我父亲就去世了。” “啥子情况?你爸多大年纪?” “60,刚退休。” “刚退休???”我有点儿惊讶:“刚退休就过世……你爸做啥子的?”

“派出所所长,场面多,天天喝酒……” “我懂了,喝酒落下的病,看来佛制不饮酒戒真的是太有情商了——这跟你出家有关系?”

“当然有,我父亲过世,是促成我出家的直接因缘——你见过火葬人的没有?” “小时候见过,我奶奶去世……” “你那见的不算,我说的是零距离。”

“如何个零距离法儿?”

“你是没见着啊,大家家跟火葬场这边有熟人,整个过程我看的是清清楚楚——你知不了解用小推车把尸体推到那个火化炉里之后,接下来发生啥子事你了解不?”

“那不就直接是开烧了?”我一脸疑问加崇拜。

“直接开烧那是红烧地雷,会爆炸的——把人推进去之后,从上面下来个大锯,先竖着把人锯开,一分两半,然后再斜着锯,然后再横着锯,大卸八块之后,往上面喷洒汽油,然后才烧。” 我有点瞠目结舌:“……你啥子感受?”

“没啥子感受,脑袋一片空白。后来捡骨灰的时候,我那一刻真的算看开了——也不能说看开,就是触动特别大——反正我是一滴眼泪都没掉,就觉得人这辈子到头来就是一场空。我父亲英雄一世啊,最后呢,就落得个这么个小匣儿……”

沉默半晌,我感慨道:“人生在世屈指算,总共三万六千天,家有房屋千万所,睡觉就需三尺宽。总结起来四句话,说人好比盆中鲜花,生活就是一团乱麻,房子修得再好,那不过是个临时住所,这个小盒才是你永久的家呀。”

“对对对,就是这个,哎呀妈呀,赵本山小品台词你记这么清?”

“那必须的,我背过不少台词,单人爱好。”我有点儿嘚瑟,继续问道:“然后呢?你就出家了?这是怎样的壹个过程呢?”

“然后就为我爸超度,我自己诵了一百天地藏经,四大名山也都去做了法会,把父亲上级发放的抚恤金,所有用来超度了。但是还是老做梦,梦到我爸一直在哭,很可怜的……”

“你爸是不是造过很多杀业?”

“太多了,我爸爱打猎——有枪嘛,经常进山打一些野猪啊,狍子啊之类,这些野味我小时候可没少吃。”

“超度成功了吗?”

“没有…直到我出家后,受戒时登坛的前一天,才算超度走。佛法真是不可思议呀,那天我,我姐,我妈,做了同壹个梦,梦到我爸在一朵祥云里,挥手跟大家打招呼,说‘我走了啊!’,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梦到过他。”

“这么神秘???”我惊讶过后,良久问道:“你爸有没有这样子……”我挥手比划了一下:“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我走了,Bye

“没有。”

03

我仔细品味了许久,继续采访:“那你如何就出家了呢?还有你妈那一关,你是如何过的呢?”

“不是向我爸超度么,当时在老家庙里有个老与尚,瞅着我看了半晌,突然问我‘你想出家呀’。我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因为那确实是我心里当时的念头,只是我自己还不敢点破……”

“结果被那老与尚一句话点破,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答应了,你那个‘嗯’字根本就是下意识的,你答应时根本都来不及考虑,如果向你时间考虑,你也还是会出家的。”我把剩下的话替他说了

“对!我到现在都不后悔当初做的挑选,其实我从小都可虔诚了,经常跟着我奶奶一起到庙里烧香,我奶奶是老居士。我算是受了影响吧,非常羡慕出家人那种仙风道骨慈悲为怀的气度,不管在哪里儿,只要一见到出家人,我就抓紧上去顶礼,把身上带的钱啊吃的呀,所有供养咯。”

“莫道出家容易做,皆因屡世种菩提。看来这还真是个至理,你那时候培的福报,果然生了根,发了芽……”

“那必须的,我可虔诚了。一直至今,我都坚持福慧双修,诵经阅藏重要,修福也重要啊!”

“嗯,你这个观点非常赞,那个——过两天我就要继续云游了,你是不是要抓紧抓住机会,修点福啊

“啊?哦,成,明天我去大殿里向你装十斤水果,路上吃。”

“得得得,不开玩笑,咱继续——你就这么答应了老与尚,你妈了解吗?”

“当然了解,我妈就在场。也是巧了,我妈听岔了,老与尚问我妈‘你舍得吗?’,我妈说‘舍得’,我妈以为老与尚问的是舍不舍得花钱向我爸超度,所以我妈回答‘舍得’,结果阴差阳错算是答应了老与尚……”

“这老与尚真是……估计是看你有佛缘,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瞒天过海,就把你向度了——从跟那老与尚聊天,到你剃度用了多久?”

“三天。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因为三天后就是阿弥陀佛圣诞了,正巧赶上,老与尚说那天日子吉祥,直接就向我剃了。”

“这么短?!你妈在场吗?”“我妈哭的稀里哗啦的,还有一些居士,都劝。”

“你呢?有何感想?”“没啥子感想啊,就是非常欢喜,心想终于出家了!我至今都不明白,我妈为啥子会哭……”

“好吧“你赢了——后来呢?”“后来我妈被我度了,一直至今吃斋念佛几年了,身体硬着呢!”

“你最牛,太最牛了——我八卦一下,当时你是二十多岁,在深圳工作好几年了,应该是有对象了吧?”“肯定有,都处好几年了。”

“那你剃度的事儿没告知她?她了解后啥子反应?”“剃度几天后,我才跟她打电话。”

“她啥子反应?”“她有点懵,我能感觉到。后来,哭了。”

“再后来呢?总得说点啥吧?”“她就一直哭,后来她说‘你出家了,我也不能劝你还俗,但我希望你回心转意,我会一直等你。’”

“等会儿——她能说出这话?这么深明大义的话——她是佛化家庭的吧?”“对,她也是从小信佛,比我皈依的都早。”

“难怪。今年还联系吗?”“联系,一直联系。咱们读佛学院那会儿,她还去找过我几次,我躲着不见。”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经历,看来你是辜负了壹个夏雨荷呀…”我意味深长的说:“今年呢?还等着你吗?”

“今年孩子都两三岁了。等了我几年,我也不想耽误人家,就劝她抓紧嫁了吧,后来她嫁了个酒店老板,对她也不错。”

“这大结局挺好,算是皆大欢喜了。”

“对,世间那些事我早都看破了。她今年对我是以“师父”相称,只要我在寺院有个啥子法会,她都会鼎力护持。”

“随喜赞叹,随喜赞叹!你这叫‘先度老母又度妻,万法方便总归一’——她是做啥子的?”

“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