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先放纵再后悔(全)--心海情感 先放纵再收拾典故

01

苏良又喝酒了,一喝酒就色性大发,圈里人都了解,唯独他妻子不了解。

脱离社会圈子的家庭主妇就是这样吧,得差点外界的联系与祝福,可悲又可叹。

他一手壹个女人,目光还在对面男人怀中的女人游走,似乎想大腿上再坐壹个。

陈丽娜画了勾人的猫眼妆,故意冲他眨眼,眼角似勾非勾,就算个女人见了也会起一身鸡皮疙瘩,更别提是男人。

“苏总,像你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就是讨女人喜爱。这不,我怀里的姐姐都要坐不住了。”

陈总很有眼力劲,将陈丽娜推给苏良怀里,他为了包里的合同想着法子讨好他。

瞧见陈丽娜半推半拒地跌进他怀里同时还调皮地磨蹭一下,他脸上的笑容更浪漫了。

苏良婚后生意突发猛进,不断企业扩大规模,渐渐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多,回家次数越来越少,莺莺燕燕见识多了对家里的妻子越来越没兴趣。

他也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无奈万花丛中过,哪能片叶不沾身?

反正家里的妻子不会跑,外面的女人跑掉就再没机会。

秉承这个信念,此刻他早就将同甘共苦的黄脸婆抛开脑外。

当晚他跟妻子随便找个借口就带新看上的小姐陈丽娜去了酒店。

黄燕坤在家里守到凌晨十二点终于等来苏良的电话,心心念念接通,又失落地挂断,她啥子也没说,她了解他壹个人带领企业不要易,电影里都说事业有成的男人就得在外面应酬。

没有外界干扰,苏良与陈丽娜销魂到极致,他从此留恋于她不能自拔。

两人背着黄燕坤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前不久他向她买了一座公寓、一部“小三车”,今年陈丽娜又不满足了,她最初嫌他总要回家,陪她的时间实在太少。

她贴在他身上,嘟起擦了粉嫩唇彩的小嘴,冲着苏良撒娇,一声声叫的苏良骨头都酥了,血气壹个上涌竟在她这连待了整个星期。

黄燕坤最初心神不宁,吃啥子都没胃口,做啥子都提不起精神,直到今晚她发现身上疼得最牛,拿温度计量过才意识到她发高烧了。

偌大个别墅里除她再无别人,心里空虚打电话向苏良,想告知他她病了,可不可以早些过来。

“婆婆今日回老家探亲了不在家,因为上次你让邻居赚了一笔小钱,所以她让我问你啥子时候过来,说是想请你吃个饭......”还没等她开口说出中心意思就被苏良打断,他告知她,他今晚过来。

她顿感满足,拖着病态的身子又将家里巡视一遍,确保家里没有一丝尘埃了,才挪到厨房简单做个三菜一汤等他过来。

02

苏良看到家里干净的像新房一样,有些冷清,觉得没有人气,所以他径直进家时没有换鞋,故意带进来外面的灰尘,留下一串明显的脏脚印。

听见外面动静出来的黄燕坤看见地上的脏物,脸上的笑容僵住,随即没事人一样上前向他脱外套。

女人的心思真细腻,苏良被陈丽娜魅惑的智商都下降几度,他没有换掉沾满陈丽娜香水味的衣服。

“这是你的衣服吗?”她的声音因病不舒服听起来有些虚弱。

苏良“嗯”了一声。

“我记得你是不喷香水的。”她的声音更无力了,更何况是这种温柔妩媚的香水。

苏良瞬间反应回来,他夺过衣服将它扔在沙发上后说:“别闻了,这是与几个老总吃饭时发生的事情。一女人没有眼力劲,竟然敢往我身上蹭。”

“不过我把她踢开了。”

黄燕坤和他对视,许久才说道:“饿了吗,饭菜已经做好了。”

一看到桌上的菜苏良在她身后忍不住翻个白眼,家里又不是没钱还做这种粗茶淡饭,穷酸样永远都改不了,他在心里止不住鄙夷。

草草吃了几口就没胃口,可看着黄燕坤眼巴巴的期待,他挑选硬着头皮继续埋头苦干。

“不想吃就别吃了,”黄燕坤将他的碗端开,“你以前最喜爱吃我向你做的饭了,丰富的还不容,非要吃简单的小菜。”

“那是以前穷,所以不能吃好点的。”

苏良回想起以前创业的心酸,半斤肉都要分成好几次炒就心酸。

也许是想起他们以前的心酸一时良心发现,再抬头时终于发现她面色潮红得不像个正常人,问过才了解她发烧,起身连忙去外面找药。

刚将她扶到床上为她吃完药,陈丽娜的电话就来了,他假装镇定地抽出手机想出去接却被黄燕坤抓住手腕。

一幅生怕他要走的样子,苏良看了一眼情人的号码心下不忍,无奈取消手机从头坐回她身边。

“睡吧,我就在这陪你。”苏良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轻声说。

黄燕坤乖乖闭上眼睛,时间一点点走掉,苏良预备随便洗漱一下也上床歇息时陈丽娜又打来电话过,他望一眼已经睡熟的黄燕坤,还在考虑之间人已经转身走到客厅。

在苏良转身瞬间装睡觉的黄燕坤两行眼泪划落。

陈丽娜在电话里说她很难受,苏良问她哪里难受她又说不上来,电话里难受的呻吟声叫得他心急,带上司机就往她那赶。

陈丽娜躺在床上,静静保持知识等候苏良过来。

苏良让司机加快速度赶到陈丽娜那里,一进卧室就见她的样子,像伊甸园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她嗔怪他让她一刻钟见差点他都会难受的死去活来。

他欣喜若狂。

苏良活生生是遇见初恋的模样,再一次将自家糟糠之妻遗忘。

陈丽娜故意等他舒服之后才最初问:“之前为啥子不接我电话?”

“妻子生病了,刚刚在照顾她。”

他舒服的呼气,嘴角化开满足的笑,不由得感慨这种家里有老婆操持不用担心,外面可以享受的日子太爽了。

“哼,”陈丽娜装成不乐意的样子,“一口壹个妻子,我吃醋啦。”

苏良抱住她:“吃啥子醋?”

“我问你,你妻子与我,你最爱哪壹个?”

“那当然是你。”苏良不假思索的就挑选了认识差点两个月的女人。

“那你跟她离婚啊,”陈丽娜凑在他耳边娇呻道,“娶我。”

咒语一样令苏良周身一震,他松开陈丽娜没有向她回应,家里妻子虽然不及陈丽娜美艳多情但是一起从风风雨雨走回来的。

结婚六年来她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他,这些他不能视而不见。

苏良回绝了陈丽娜的建议,他就喜爱今年这样的生活。

可地下情哪个小三会真的喜爱?

陈丽娜说他不爱她,他急了,每日都想着她如何会不爱她。

两人争论不休,最后以苏良离开公寓收尾,陈丽娜在门被关上的一刻露出狰狞的面貌,她将枕头扔给精致的木门,当即向通讯录中壹个联系人发出短信。

03

当天陈丽娜将公寓里不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了,她将有他们共同回忆的物件看似不经意却又很经意地放到很明显或或苏良一转眼就能发现的角落里。

拿出白纸在上面写下“肝肠寸断”的话,先是对他诉说她对他深深的爱意得差点理解与保护从而委屈到每晚偷偷哭泣,再写下去是希望她在这段感情的牺牲能换来苏良与他老婆婚姻幸福,接着劝他别找她,她会壹个人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继续爱他,最后还他们表达祝福。

陈丽娜不愧是高阶小三,落笔之后拿水弄湿纸张做成泪痕的样子才算收手。

苏良回到企业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他拿出手机翻出陈丽娜婀娜的睡姿,喉咙紧了紧,心生烦躁,一天下来度日如年。

员工下班后他第一时间就往陈丽娜的公寓赶,她早就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这个地方,公寓里有收拾行李的痕迹,桌上还放着一张纸。

他想也不想就拿回来细读,这一读竟然体会到伤心的滋味,他赶紧拳头,离别信被捏成一团废纸,房子里他送她的东西她一样没拿,这才感觉到她是铁了心要离开。

当晚苏良就邀请一群狐朋狗友奔给喝花酒的地方,想从头回到平时他不羁的生活。

富人私生活糜乱?穷人变富人后更甚。

可惜上天惩罚他一样,他脑中都是陈丽娜的身影,干脆扔下一坨钱让兄弟寻开心,自个早早回到家里。

苏良回家之前没有跟黄燕坤事先打过招呼,黄燕坤见他突然过来还有些手足无措,没有预备匆匆做的饭菜有些随便。

苏良觉得他过来之后她很平常,做的饭菜依旧随意,他有些郁闷,好像回与不回对于她来说都无所谓。

她说,她是因为以为他不过来所以才没备多少食材。

苏良却觉得她是在找借口,根本不在乎他,于是更加烦躁。

黄燕坤怕说多错多再惹他生气,就一边安静地待在他身边看电视一边等他消气后再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喜爱的女人。

苏良见黄燕坤没事人一样,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仿佛他就是个空气一样突然很后悔娶了她,想到这里又怀念起那个一心爱他的美人来。

有姐姐为他魂牵梦萦,令他男人的自尊心得到巨大满足,可一想到她今年已经离开,灵魂就像被抽空一样难受。

好在他还算有点良知,了解有的感情没了就没了,但有的感情是要走一辈子的,他背着黄燕坤将陈丽娜的联系方法删除,想忘掉这段不合时宜的感情。

04

见他面色平静些,黄燕坤小心翼翼的问他:“老公,你是不是在外面遇到喜爱的女人了?”

她一直觉得人一辈子不也许只喜爱壹个人,她希望如果苏良遇到了这单人能告知她,只要他还没有出轨,她就可以试着挽回他。

苏良一阵心虚语气有些激动地否认这件事。

黄燕坤这个时候又说:“如果你真的喜爱上壹个人也没事的,不容觉得有啥子心理负担。谁一辈子只会喜爱上壹个人,你可以跟我说,别憋着。憋着容易出事。”

苏良一听,很成功的曲解她的好意,他觉得看错了黄燕坤,她连他喜爱上别的女人都可以不在乎根本有他没他都无所谓。

如果是陈丽娜遇到这种事估计会把醋吃翻。

黄燕坤不解他如何突然又发火了,皱着眉头跟他解释。

他见她皱头一幅不耐烦地样子好像他欠她啥子一样。

他在外面辛辛苦苦,她在家坐享其成,她还好意思对他不耐烦了,于是苏良一气之下出门出走,接连三天没再回去。

企业最近事情多的数不回来,他好不要易忙完,刚歇停会又念起陈丽娜的好,这种时候她一定会坐在她的怀里对他撒娇,黄燕坤壹个电话也没有真是燥的慌,于是跑到陈丽娜的公寓里。

公寓里的摆件让他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的面前回放那些陈丽娜与他在一起时快乐的影像,又悔又恨他当时没答应她的标准,当即下定决心要找回陈丽娜,跟家里的女人离婚。

听到门有声响,他可笑的回忆被打断,一段时间不见她似乎更好看了。

陈丽娜正要开口,苏良打断她:“我要与她离婚,跟你在一起。”

她娇呻笑笑,颇为得意的口吻道:“你今年想不离都不行了。”

她指指肚子,从包里掏出孕检证明放在苏良眼前。

05

苏良明明年纪不大,这回却像老来得子一样激动到手舞足蹈。

他与黄燕坤结婚六年一直没有孩子,每次看到街上蹦蹦跳跳的小孩他都如鲠在喉,郁闷的不行。

前段时间才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想看看他是不是有这方面的问题,今年看到这张显示怀孕六周的孕检报告单他能不激动吗。

她告知他要不是因为她怀了他的骨肉恐怕真的一走了之,随后又故作为难的样子说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这下苏良终于铁了心要跟黄燕坤离婚。

陈丽娜看着苏良失态的样子,一双水润眸子晕上不耐烦。

她说:“你再这样,大家的孩子会瞧不起爱哭鼻子的爸爸哦。”

听了她的话苏良连忙从她的怀里起来,当机立断就要回去跟那个没向他生下一男半女的女人离婚,然后堂堂正正将陈丽娜与他的孩子迎回家门。

正担心陈丽娜会需要照顾,他见到陈丽娜对司机友好一笑,苏良觉得跟了他几年的司机可以担此重任,便将司机留下,独自发车回家。

家里的女人正拿着一张检查单样的纸张似哭似笑,苏良见她神经兮兮的样子有些发怵,招呼也没打,上前就告知她他要离婚。

黄燕坤面色发白,她坐在沙发上,证明就放在桌上,沉默了一会,眼中噙满泪水不可思议道:“你是认真的吗?”

“对。”

她面色今年已经惨白成一片,抖着嘴唇叹息一般告知他她怀了他的孩子,已经快三个月。

如何也不会想到黄燕坤也怀孕了,且月份还比陈丽娜的大,他被不可思议的现实一下击懵,愣在原地不知是该欢喜还是该难过,复杂的不行。

就在这时来电铃声打破死一般寂静,他木讷地掏出手机发现是医生兄弟的电话。

“体检结果出来了,上面显示你其他很健康就是关于生育方面情况不太好,你啥子时候有时间,具体大家当面谈。”

黄燕坤不了解电话里的人对他说了些啥子,苏良再看她时眉眼皱动,露出一丝疑虑,她看着陌生的很。

“今年回来。”

苏良扔下她直直往门口大步走,紧接着就听到汽车开动的声音,偌大的房子里又只剩下她一人。

她低头苦笑一下,眼里的悲伤最初冷却凝固,他要跟她离婚的事让她对他的感情快速跌进谷底。

苏良找到他兄弟接过全身体检报告,直接找到那行生育方面的字迹。

医生还不了解他妻子与情人双双怀孕,自顾自地安慰:“别担心,弱精症可以治疗,治疗好了你们很快就能有孩子......”

上帝向他开了壹个玩笑似的,他爆一句粗口没等兄弟把话说完就往向陈丽娜买的房子奔过去。

原来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没有让老婆怀孕是因为他有弱精症,可今年这个情况揭示了恶心的真相。

壹个说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情人与同甘共苦六年的妻子竟都TM出轨了。

06

门被反锁上,他制止要去敲门的手,他掏出钥匙开门而入。

“你别这样,小心苏良过来。”

陈丽娜似乎被挑起了兴致,声音软绵无力。

声音从他们睡的卧室传出来,苏良听的火大,他贴着墙壁悄悄靠近卧室。

他忍住今年就要捉奸的冲动,继续观望,还想看看他们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等那个色鬼跟我结婚,我就有千百种方式卷走他的钱。”

“到时候还不是任大家想如何潇洒就如何潇洒。”

“嗯。多亏了咱们俩这孩子,不然还得想别的办法在他面前出现。”

眼见计谋成功,司机忍不住想要与她庆祝一番,想到她肚里还有孩子,他还是松开了她。

苏良气的青筋暴起,竟然与壹个小司机搞在一起,这一幕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

他拿过客厅桌上的酒瓶,用力砸给卧室司机的脚边,巨大的声响与突然出现的苏良将两单人险些没吓个半死。

苏良气急败坏的站在他们面前,怒骂:“你们这对狗男女。”

事已至此,陈丽娜情急之下将司机推开,抓住苏良的袖子,连忙将矛头所有指给司机,想将她脱得一干二净。

苏良冷哼一声,他怕是将他当成个傻子了,他将她踢开,摆明了不信。

司机没想到陈丽娜会在决定因素时刻出卖他,于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将两单人的阴谋都说了出来。

原来他们早就好上了,是他疏通了关系才将陈丽娜举荐到他面前,阴谋从陈丽娜见到苏良那刻就已经最初。

苏良将这对男女扔下,去化解家里出轨的妻子。

黄燕坤壹个人在家闷得慌,出去散了会步才过来,刚过来就看见家里被翻箱倒柜像进贼了似的,她当即吓得预备报警。

拿起桌上的手机还没按完110,苏良就站在她的身后。

“肚里的孩子是谁的?”

开口就质问,一丝婉转都没有,害的黄燕坤还没反应回来,她不解:“你的呀。”

苏良没有在家里找到黄燕坤出轨的证据,他最后警告黄燕坤不容让他找到她出轨的证据。

黄燕坤莫名其妙的见他又离开家,心里堵得慌,最近他的行为太过变态,她的直觉直指他出轨了。

可风风雨雨六年来他们不要易,她屡次对她暗示得相信他,不能让怀疑破坏两单人的感情。

苏良当天找到私家侦探,付一大笔款目的是去抓他妻子的出轨证据。

连续壹个月过去私家侦探啥子也没有查到。

这些天他顶着被出轨的压力天天睡企业,陈丽娜刚最初总是打电话来装无辜,在他严重警告之下她再也没有找过他。

07

这天他打电话问侦探调查的情况,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出轨的证据,他嫌她掩藏太深没了耐心。

干脆亲自跟黄燕坤当堂质问。

回家后发现家里空无一人,他便觉得黄燕坤是出去私会情人了,他最初怀疑私家侦探是不是被收买,因为跟踪也能抓拍到她不正常的照片,可今年啥子都没有。

他烦躁的往外面走,正巧见到一辆黑色运动款揽胜在他家门口停下,主驾驶坐壹个保养得当的中年男人,旁边的正是他的老婆。

苏良皱起眉头,找男人都找到家里了是吧。

黄燕坤在白天见到苏良有些意外,他很久没有这么早回家了。

他不回她也懒得问,反正问来问去都是忙这种话。

“你今日如何回这么早?”她还是问了。

“打扰你与你的情人相会了?”从男人身上扫视一眼,嗤笑一声不答反问。

黄燕坤看一眼多年不见的同学,连忙解释:“他是我同学。”

苏良听了这蹩脚的说辞怒气冲冠,脱口而出:“黄燕坤,你还真行。比陈丽娜那个贱人还会找借口。”

黄燕坤与同学都沉默了。

她见他正在气头上,压住内心的复杂问:“她找的是啥子借口?”

“你是终于承认你出轨了?”

苏良气的丧失理性,全然不知老婆正在套话,“她说她让我戴绿帽子是因为老王逼迫。可是明明怀了他的孩子还要说是老子的。”

“你说无不无情,你们女人真搞笑。”受到背叛的他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从苏良口中听到他出轨的事实,黄燕坤震惊到站不住脚,捂住小腹连连给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同学走到她的身边静静地观察动静,随时预备在决定因素时候出手帮她一把。

“你为啥子要出轨?”黄燕坤只觉胸口钝痛,那些直觉都是真的,她心爱的男人确实背叛了他。

爱情到底是个啥子,竟然连七年都保持不了。

苏良也意识到他说漏嘴,想将话收回可惜覆水难收,瞥一眼她旁边杵着的情人,那点愧疚之情瞬间被愤怒淹没。

“你有啥子资格说我,别忘了你的老情人就在你身边。”

“他真是我的同学,今日去医院检查遇到他,他顺路就送我过来。”

“哼,你真当我是白痴。”

苏良一点也不信黄燕坤的真话,他质疑她的孩子根本不是她的,黄燕坤一听急了,这关系到她的清白。

苏良不管她怎么解释都无动于衷,直到黄燕坤提出做羊水穿刺亲子鉴定。

苏良不置可否,好像就算做了羊水穿刺他也不会信。

因为他已经出轨,所以见谁都觉得会是出轨的料。

好在还是与她一起去了。

等结果这段时间她从他们家搬出来,回到婚前父母向她买的一座小公寓里面,等待结果的时候她拿起书本从头学以前的专业,为离婚后的生活做预备。

而苏良这段时间依旧没停止让私家侦探查她出轨的证据。

08

三周后结果总算出来,他们在苏良的医生兄弟面前汇合。

苏良拿着报告单迟迟说不出话来,99%几率是他的孩子,这还能介绍啥子呢。

他的兄弟医生把上次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说完:“虽然弱精症的受孕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但还是有也许怀上的,并不是说没法怀孕。”

是他的亲生孩子,黄燕坤也算松了一口气,她的清白洗清,将事先预备好的离婚报告书递到医生办公桌上,上面已经签好她的名字。

苏良这个时候却不愿意了,他终于相信他妻子没有出轨,于是拒签离婚协议书,百般恳求她的原谅,悔不当初的样子有那么一点可怜。

但黄燕坤对他的爱已经被他多年来的行为一点点消磨怠净。

趁着这个可以离婚的机会她跟他说:“如果你不签字,那么大家法庭上见。”

放下话,黄燕坤独自走出医院的大门,她抬起头,阳光照在她身上,深呼吸一口气,身体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这种怕他在外面乱搞,怕他不爱她,怕独守空房的日子她其实早受够了。

多少女人一边很清楚这单人不能向她幸福,一边又在为他的所作所为寻找理由制造他很好的假象。

这就像被男人往自己身上划一刀的同时自己还要继续将伤口撕更大,最后还得为自己疗伤。

周而复始,直到没有地方可以伤后才潘然醒悟,哦,我身边这个男的原来就是个渣男。

我早该离开他了。

(经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