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我的母亲遭遇了她结婚以来的第八次家暴|麦田信箱--心海情感 我的母亲遭遇了什么灾难

安也的信箱01

来信01

你们好呀!

我是个默默的小读者。不曾留言,似乎点赞的次数也很少。本来是没有勇气给外界吐露内心的,可最近实在困惑,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这个地方……

我目前在读研二,面临着考博还是就业的挑选。

说不上对科研有热情,只是喜爱不断学习的状态,站在书架前,坐在书桌旁就感到莫名的心安。研一课业繁重,却每日精神抖擞,眼里都是星星。所以在想,我是不是可以读博呢?恰好我也很想进高校,成为一名老师。

可另一方面,又怕读博的辛苦,更怕读博出来之后更辛苦……大概还是因为自己不坚定吧,做差点对别人的评头论足充耳不闻,做差点面对诱惑时,心境平与得坐“冷板凳”。

如果毕业出来工作,很也许与自己的专业毫无关系,做着并不喜爱的,甚至看差点意义的工作,这样一想,便觉得难受……

说了一通没有条理的话,真是抱歉。不敢奢求回复,单是说出来,好像头脑就没那么混乱了。

摇摆不定的贪心鬼

回复

只要是喜爱的,往往是辛苦也甘愿的。但凡是不喜爱的,便是只坐在旁边看看也觉得心累的。人生最为难的不是辛苦,而是辛辛苦苦地做着自己毫不感兴趣的事情(即便别人觉得你啥也没干,你自己也觉得自己累得半死)。

来信 02

我决定跟您说说我的一些事,我也不了解我做的对不对。希望得到您的提议与指南。

我现在23岁,我要说的是我父母的事。就在前天,我的妈妈遭遇了她结婚以来的第八次家暴。从我的角度来看,我妈妈这一生是不幸的,如果她嫁的人不是我爸的话,或者哪怕她壹个人生活,也比今年要幸福。

我印象里,父母是经常吵架的,但是他们吵架的理由,这一辈子都围绕着壹个原因:父亲相对懒,干事拖沓,慢性子,而妈妈是壹个相对利索的人,闲不住,所以妈妈看不惯父亲,所以爱唠叨父亲,唠叨的多了,就会吵架。一旦吵架吵到妈妈把父亲怼到没话说,父亲无法反驳妈妈的观点的时候,父亲就会耍无赖,张口闭口对妈妈说:“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打死掉。”

当然,父亲不仅仅是这么说的,他也是这么做的。所以,我今年一想起妈妈被父亲殴打的场景,都有无数个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我记得在我只有三四岁的时候,父亲扯着妈妈的头发,去撞墙,而我在旁边试着用棍子去打父亲,去阻止父亲(您也许不能想象此时此刻,我是哭着写下这段经历的)。

这还是最严重的。听妈妈说,妈妈在刚生下我哥哥,他只有两个月大的时候,就遭遇了首次家暴。在我十个月大的时候,又是一次家暴(哥哥比我大三岁)!我真的没办法想象,妈妈刚生下哥哥两个月,我父亲对妈妈如何下得去手。

当我与哥哥大一点的时候,妈妈遭遇家暴,大家还能在边上试试拉着父亲,在中间挡着父亲,但是父亲始终还是打到了妈妈。每次妈妈被父亲打过之后,妈妈都会离开家几天,多数是去舅舅家,但每次都是舅舅把妈妈送过来的,父亲从来没有因为对妈妈所犯下的错,道过歉啥子的。

妈妈也想过一走了之,但是妈妈说,有一次,她已经决定要走了,但是她在远处看到我与哥哥两单人痴呆呆的样子,始终没办法狠下这个心来。所以,她一次次为了我与哥哥,挑选了无条件的妥协。

在妈妈这二十多年的婚姻里,她是真的不幸,她也老说,她是看着大家哥俩,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和动力。父亲身上的缺点和坏毛病,实在太多了,我没办法一一列举。他大男子主义等于严重,我23岁了,记忆中他就做过一次饭菜,那次还是母亲生病发高烧,实在没力气了,他才勉为其难的弄过一顿饭。他从来没有洗过一次自己的衣服,全是母亲帮他洗的,有时候母亲要赶早出去干活,也要把父亲的饭先做好了。有时候母亲在地里干活,天黑了才到家,父亲就算闲着也不会做饭,还要妈妈拖着疲惫的身体向他做饭,端茶倒水。就算在吵架的时候,父亲没脸一起跟母亲在壹个桌子上吃饭,他也会挑选半夜起来,或者母亲不在的时候,吃剩下来的冷菜冷饭。我了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父亲这些毛病,也是母亲惯出来的,但是用母亲的话来说,她不这么做的话,又要吵多少架呢。

妈妈为了大家哥俩真的牺牲了太多太多,父亲家暴,我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然而,事实证明,我把他想的太好了。在我大概20岁的时候,那次家暴,我没在现场,是听母亲说的,然后我与哥哥赶回家,在父亲面前表现了强烈的不满和抗议。最后,还是母亲妥协了,父亲也没低头认错啥子的。

我以为父亲多多少少了解了我与哥哥的态度,他会收敛点,管住自己的手脚,但是还是没有。昨晚一听到母亲又被父亲打了,我是忍无可忍了,晚上十一点多,找了壹个偏僻的角落,向父亲打去电话,刚最初还打算讲道理,用道理来说服他向母亲道个歉,但是他还是那么顽固不化,死一般的咬定,“媳妇不听话,就应该打,了解我会打人,干嘛还一天天在我面前唠叨,说些不入耳的话”,这就是我的父亲,他从来不认为他打了我妈是不应该的,甚至是理直气壮的。

沟通未果,我把这么多年积攒的全部怨气,对他的恨,发泄了出来,甚至还动了粗口,骂了他,叫喊了他的名字,说了他种种不是,对他说,“你就应该滚出这个家庭。”该离开这个家的是他,没有他,妈妈、哥哥与我要快乐的多……总之就是我对父亲说了很多烂话(我了解不管如何说,他是我的父亲,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我当时真的没控制住自己)。

昨天,哥哥一了解这个事,就回家去调解了,把母亲从舅舅家接了过来。妈妈这次还是像以前一样,挑选妥协,她不打算离婚,当然离婚也不是我与哥哥希望看到的,妈妈妥协的原因是:哥哥与我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他们离婚了,向村子里的人看笑话。而且,今年离婚了,妈妈出去城市里面打工啥子的,我与哥哥就不会回那个家了(要是没有母亲在家,我与哥哥基本上不会回老家了,哥哥在老家的隔壁县城工作,我在老家千里之外工作)。家就这么散了的话,我与哥哥不好找对象,母亲永远都是为我与哥哥去思考问题,唉。

今年的我越来越觉得,父亲之所以这样屡教不改,还理直气壮,就是因为潜意识里面,认为我母亲不会走,也不也许走。打了母亲,他不用付出任何代价、承担任何后果,就能换来母亲的妥协和原谅,母亲的妥协在他那里显得太过于廉价,所以他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所以,我打算再也不原谅父亲,如果他这辈子不向母亲低个头,道个歉,我也不会为我骂了他而道歉,从今以后再也不叫他一声“爸”,我母亲这件事能过去,我过不去,我真的替母亲感到不值,我也不了解我这样做对不对?但我确实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哥哥与我都不在家,他们要是再吵架,妈妈再遭遇家暴,妈妈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想想妈妈这辈子,为了我与哥哥,所遭的罪,真的很不是滋味。

北風

回复

关于家暴,最为干脆地回答也许是离婚,持这一观点的人倾给于非黑即白,认为家暴只有一次与无数次之分。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因为遭受了家暴而挑选离婚,也许并不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这既因为,在已知的苦难之外,大家同样会恐惧未知的未来;也因为,在家暴的层面之外,生活的组成还有许多其他的层面。

和很多近乎极端的家暴案例相比,你父亲、妈妈的情况,也许并非只能挑选离婚这个专属的答案(妈妈也许也不愿意挑选这个答案)。作为共同生活的夫妻,妈妈能干,但是唠叨,也许还积累了一肚子委屈,父亲呢,懒散,大男子主义,而且看上去很好面子。这样两个不同性格的人生活在一起,发生矛盾几乎是必然的。在言语上,妈妈是“强势”的一方,经常可以说得父亲哑口无言,甚至令他恼羞成怒(对父亲来说,这也许也算得上是一种言语暴力)。在身体上,妈妈是“弱势”的一方,也因此屡次被父亲殴打(这是大家通常理解的家暴)。

作为子女,很难说服言语上“强势”一方的妈妈,减少对父亲早已积压多年的委屈与抱怨。也很难说服身体上“强势”一方的父亲,不容用拳打脚踢来化解矛盾。显然,每单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生活“实战家”,大家习惯于用自己的优势去碾压对方的弱势(形成了经年累月的习惯后,会更加强化这种做法),同时,任何问题,一旦上升到情绪层面,就很难用道理去化解。

对于与父亲的生活,妈妈是有很多委屈的,被施加在身体上的伤痛,甚至也许带来更大、更多的危害(在一些案例中,是无法挽回的),也让在外奋斗的儿女无法不去忧心。而习惯于大男子主义的父亲,很也许正生活在壹个“打妻子不算事儿”的地域环境之中,说不过就动手,甚至认同“婆娘不打上房揭瓦”这样简单粗暴而又有着一定历史传统的观点(这显然是过去遗留下来的糟粕)。

在这里,我试图向出一些方式(不想进行单一归因,不确定是否可以化解问题)。

想要打破父亲与妈妈这种令人揪心的相处玩法,比起让父亲道歉,更难的是让父亲认识到自己错了。想要化解眼前的问题,你可以试试与妈妈、父亲分别进行一些心平气与的沟通(人在情绪上来的时候,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都很有也许来自于冲动,这并不能化解任何问题)。

妈妈的遭遇令人同情,更让人心痛,与父亲这些年来的各种委屈,经常也难以诉说向别人。因此,对于妈妈的陪伴与安慰是必须的,你或者哥哥(也可以是其他善于沟通的亲近人)可以从自己对类似事件,或者未来生活的想法入手,引入妈妈的互动探讨,多倾听妈妈的倾诉,多向予她安慰与理解,找到妈妈真实渴望改善的地方。她与父亲的关系,她的意见是第一位的(这是妈妈的生活,当然,也是她的责任)。

对于父亲,同样需要找到合适的机会,与他进行正常气氛下的探讨(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探讨的起航点一定不是指责与抱怨,更不容全盘批判(对于父亲的探讨,同样需要试试理解他,当然,也要引导他明白,打妻子不但算事儿,而且很严重)。这样与父亲、妈妈的探讨,靠的是水滴石穿。

当然也有相对直接的做法。你与哥哥都在外地,可以试试把妈妈、父亲分别接出去(可能情感上你们只愿意把妈妈接出去,这也是一种改变)生活一段时间,用外面的,与以往不同的生活,来冲刷与改变他们原有的固定玩法。用身边他人的事儿,新闻里的事儿,一步步引导出正确的相处玩法,引导出他们的改变(壹个合格的家,每单人都可以,也应该看见他人)。

我想,世界上最令人难过的事情,也许是有一天发现自己变成了与那个“被讨厌的父母”一样的人。为了这一天永远不容到来,总应该去尝试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吧。在家庭生活中,暴力(不管是言语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化解不了任何问题。

来信03

即将要毕业了,不了解未来在哪里里,不了解该朝着哪个方给卖力。感觉自己一团糟,找差点生活的光。

回复

人生最大的苦恼就是,它总是一条螺旋曲线。事后想想,生活的光就藏在自己一团糟的时候,但身处其中的自己总是看不见(如果时间可以快进就好了啊)。我的做法是,晒太阳、洗澡,以及看书(书里总能发现与自己差不多的情况,就当是借鉴吧)。

本期麦田信箱就回复到这里,如果你有任何疑惑,生活上的,思想上的,欢迎来信~

来信地址:maitianxinxiang@163.com(就是“麦田信箱”四个字的全拼)

来信主题:阅读、工作、生活、情感…… 只要是你想说的,任何主题都ok

回信制度:大家会在每周末,刊发我们的来信(可匿名)和大家的回信。每周由编辑部的值班编辑回信,如果你有非常“钟意”的编辑,也可以指定特定的编辑回信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