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决定迎娶第三者,才发现她是害死我母亲的凶手,这婚还结不结?--心海情感 找第三者的老婆

本文作者:白鹭

陈吉去北京出了趟差,两天时间,人还在过来的路上,便接到他妈去世的消息。

陈吉的爸过世早,他妈常年独居,心梗发作没有及时送医。下午钟点工回来搞卫生才被发现。

陈吉强忍着悲痛,把妈妈的后事料理完。林珊与他配合得很好,尽职尽责地站好儿媳妇的最后一班岗。

看着林珊在亲朋好友之间左右逢源,陈吉心里的怒火被车轱辘碾压一遍又一遍,才勉强压下来。

等我们一散伙,陈吉终于像个火药桶一样爆炸了。

“林珊,你装够了没有?你说吧,你究竟与我妈说了啥子话,才让她突发心梗的?”他双眼通红,像是在喷火。

“你啥子意思,我与妈能说啥子?”林珊淡定地干着手里的活儿,眼皮没抬一下。

“你别以为我不了解,妈发病那天你去找过她,那些老邻居都看见了!”陈吉吼道。

林珊冷哼一声:“我去向她送点吃的,还送错了?”

陈吉恶狠狠地说:“是你害死了我妈!”

“你别血口喷人,我还奇怪,你究竟怕我与妈说啥子?”林珊也怒了。

两单人在冰冷的气氛里对峙着,最后还是陈吉心虚地败下阵来。

出差前林珊与陈吉吵了一架,原因是林珊发现了他在外面的女人李婕。

林珊当时就扬言要把这件事在家族群里吵出来,让两边的亲戚们都评评理。她这招儿挺毒。

陈吉特别知道林珊在亲戚当中的口碑,他是我们族,几十口人林珊能面面俱到,想让人挑出个理来都难。林珊事业也发展得很快。正因为这样,陈吉才觉得在家里没地位没有话术权,才会在外面找个崇拜自己的女人寻求心理平衡。

陈吉也想过离婚的问题,如果闹到最后一定要走这步,必须悄无声息地先斩后奏。不然他就是自己往枪口上撞,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谁能饶得过他。

只是没想到林珊这么沉不住气,先把这事捅到老太太那里,然后人就被气死了。

可说出来谁信呢?我们伙了解原因,还会反回来骂他背信弃义,抛弃糟糠之妻哦。

陈吉又回想起一件事,出差的时候他妈曾向他打过电话,因为开会他没接,后来又忘了回。说不定那时候他妈是想与他说这个事儿的。

今年他懊悔得想死。

带着满肚子的委屈与怒气,陈吉把他妈被林珊气死的事与李婕说了。

李婕大惊失措:“不会吧,你又没有证据,凭啥子说是她把你妈……那个啥的。”

“很多老邻居都见她那天回去过。如果不是她添油加醋地对我妈说了啥子,我妈如何也许走。”陈吉的眼圈儿红了,连声音都哽咽起来。

李婕抓紧说:“好了好了,就算是她去挑唆的,她能说啥子?”

是啊,能说啥子呢?肯定是他们这对狗男女的破事,归根究底,他妈也是被他气死的呀。

陈吉与李婕好了有快一年了,李婕是他们企业的仓库管理员,陈吉是财务部的小头目,本来俩人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有次李婕把几张出库单搞丢了,陈吉刚好加班,他帮她对了一晚上账才找到。李婕感激不尽,她满脸崇拜的表情,把陈吉可着劲儿骄傲了一把。

李婕请他吃饭,他又回请。一来二去地两单人搞到一起去了。

李婕离婚单身,比陈吉自由得多。所以只要陈吉需要,她随时都能出现。

本来陈吉以为他们这种关系能更长久地保持下去,在李婕不容求他离婚的情况下,偷个三五年没啥问题。如何就漏了底,被林珊发现了。

刚进家门,林珊便把一张离婚协议书摔到陈吉面前。

陈吉瞄了一眼,发出一声怪笑,啥子破玩意儿,算计得还真好,想要房子,想要孩子,还想要钱。

还有脸要这要那,还有脸提离婚。真是离婚也得他来提才对,她林珊只有净身出户的份儿。

林珊说:“你都看过了,如果没有啥子意见就签字吧。”

“简直扯淡!”陈吉撕碎了手里的那页纸,“你把我妈气死了,还敢这么嚣张地提离婚。”

“你再胡扯八道咱们就找地方评评理。你说去法院起诉,还是开家庭会议?”林珊不卑不吭地挺着腰杆。

“我想去派出所说理,把你这个杀人犯抓起来。”陈吉振振有词的样子很可笑。

林珊笑了:“抓我也得有证据,你当警察都陪你玩过家家呢。你们家族大,丢的不是你自己的脸,你要是不想你那点破事闹得满城风雨,咱们法院见。”

陈吉一看林珊来真格的,顿时蔫了,哑了,屁也不敢放了。

人心里是不能有鬼的,陈吉不希望为了李婕,把自己在亲朋好友中的形象毁掉。而且,从各方面来看林珊比李婕强。

可男人不都贪那么点新鲜与被人崇拜的感觉。离就离吧,谁离了谁都能活。更何况林珊还是害死他妈的罪魁祸首。

房子与孩子向了林珊,两单人的存款他拿走了一半。说起来他还挺仗义。

他们的离婚在亲戚圈儿里炸了壹个响雷,林珊向陈吉留面子,没把他的事儿捅出来。陈吉也得向自己留脸,所以他很长时间还是与李婕保持着地下关系。

李婕的意见挺大,陈吉都离婚了,该让她见光才对。

恰好那年秋季,陈吉做了个手术,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李婕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刚最初人下不了床,都是她端屎倒尿。

陈吉爱吃饺子,又不吃外面买的。李婕凌晨起来在家剁馅儿,剥鲜虾仁儿,包好送回来喂到他嘴里。同屋的病友羡慕得不行,陈吉有福气,今年这年头这么贤惠的妻子哪儿去找。

李婕故作娇羞地瞥瞥陈吉:“我还不是他妻子呢。”

病友大呼小叫,陈吉真不长心,还不抓紧把李婕娶回去,不怕人跑了。

陈吉也觉得心里过意不起,白让人伺候着又不向人名分,太流氓了。

出院后,陈吉让李婕搬来与他一起住。因为房子向了林珊,他暂时住在她妈生前的那套老房子。

日子如常地过下去,陈吉不也许把李婕雪藏一辈子。他打算在他舅舅七十岁大寿的生日宴上,正式把李婕说明向家族的人。

那天,陈吉与李婕壹个西装革履,壹个衣袂飘飘,打扮得像对新手似的挽着胳膊到了饭店,然后尴尬了。

陈吉没想到林珊带着孩子也会来。林珊是被舅舅亲自请来的,她不好驳回老人家的面子。谁曾想,居然变成这种情形。

陈吉进退两难,他快速地把胳膊从李婕的腕中抽出来,讪讪地笑着与每单人打招呼。介不说明李婕让他为难了,说明吧,林珊在。不说明吧,李婕丢人。

他抬眼瞅见林珊正抿着嘴角笑,那笑里的嘲讽掩藏不住地往外蹦。陈吉更别扭了,甚至有点生气。也不了解是生林珊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

没有任何人主动让陈吉说明李婕是谁,我们心照不宣地替林珊主持公道。陈吉像做错了事,行事说话都小心翼翼。

坐在她旁边的李婕,更是别扭得致命。

林珊非常安静,换做过去她一定是那个活跃气氛的人,此刻她像个局外人,客气的分寸拿捏得很好,她就是在看陈吉的笑话。

陈吉怀疑林珊是故意的,明了解他会带李婕回来,才让他这么难堪。他心里对林珊的气又添了几分,却不能发作出来,憋得他快要爆炸。

饭没吃完,陈吉便拉着李婕回家。俩人在路上便吵开了。李婕责怪陈吉把她当空气,还有他那些亲戚对她的态度,简直了。陈吉本来心里就有火,这下可炸了。两单人都像青蛙似的气鼓鼓的。

陈吉很快发现,与李婕的问题不止不得到认可那一点。李婕与前夫有个儿子,每周末要接回来玩两天,陈吉也要把自己的儿子接回来。

谁心里没有杆称,亲疏分得真真的。俩小孩年纪又相仿,为争玩争吃闹别扭,陈吉与李婕也会潜意识地参加进来。矛盾的裂口就是这样产生的。

有次,俩男生又为争啥子打了一架,陈吉儿子的头被打破了,李婕儿子的鼻子出了血。陈吉与李婕各自偏袒自己的孩子,两单人大吵了一架。

陈吉气坏了,孩子回去林珊肯定不依不饶。

果不其然,林珊看孩子被伤那样,把陈吉狠狠地骂了一顿。陈吉站在门口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他再辩解显得很无耻。

陈吉觉得烦躁透顶,真是自找。如果与林珊没离婚,好好过着日子,会有这些屁事?

林珊看他站那里发呆,没有走的意思,便问他:“你还有啥事?”

“我想了解……究竟谁告知你我与李婕的事。”陈吉把憋了很久的壹个问题问了,虽然很没脸。

林珊也许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个问题,先愣了下然后讥笑道:“谁说的呢?我哪里了解向我寄信的人是谁。”

这就是陈吉所知道的林珊,不管过程怎么,她只看结果。所以,当有人把他与李婕的开房记录,还有他们在一起的照片寄向她,她都没有再找陈吉求证。求证的过程只是撕开事实的过程,只会让她更痛苦。

我干嘛要说,我干嘛要问,我了解有这码事就行了。这是林珊的做派。她挑选了壹个让自己受伤最少的方法,以更快的速度离婚。

回去的路上,陈吉的心里沉得像灌满了水。他怀疑那个出卖他的人是李婕,除了她再想不出第二单人。她为啥子要那样做呢,只有壹个俗不可耐的原因,想从情人更新为正室。

李婕与前夫离婚后,一直住在娘家,没房没钱没依靠。陈吉有房有车,手里还有点小权,人也靠得住。像李婕这种条件,既不年轻也不漂亮,想找个再好的也难。

而且,陈吉自以为李婕对他有感情,才会想着与他天长地久。可再如何,李婕不该擅作主张去找林珊坦白。

陈吉进了家,李婕把洗脚水向他倒好端回来。这一路酝酿出来的火,被这一盆洗脚水浇灭得差不多了。

趁着陈吉洗脚,李婕又提起来两个孩子的话题。李婕这个女人分得很清楚,他们两个好是他们两个,但孩子的问题绝不含糊。她建议,以后为了避免两个孩子起冲突,错开接过来,一换一周。

陈吉的心思完全没有在这上面,他也根本学不会林珊的淡定。他憋不住问李婕,你是不是向林珊寄过大家的开房记录?

“你说的啥意思?”李婕没反应回来。

陈吉后悔,他这么直接傻子也不也许承认。可话已经出口,他只能硬着头皮又问了一遍。

李婕觉得太无辜,气得脸颊上的肉直打哆嗦:“你是不是觉得我脑袋进水,干嘛要向她发那些东西?我是疯了吗?”

“那大家想想,究竟谁与咱们有仇,肯定是单位的人想报复。”陈吉说。

李婕哼了一声:“今年猜这个还有啥意义,大家不是已经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还能从头倒回去不成。”

是啊,连后悔都是晚的。

陈吉与李婕商量着去把证办了。陈吉还是有点不甘心,可总拖着谁都不好看,更何况他俩还在壹个单位。

因为想要把这套老房子从头装修一下作新房,陈吉在家收拾东西时发现了个监控器。他真的把这玩意儿忘了。那还是前年有段时间他妈摔骨折,找了个保姆来伺候。林珊怕保姆欺负他妈,买来监视保姆用的。后来也没拆下来,也许早就坏了。

鬼使神差地他插上电源试了试,存储器上还有一部分影像记录,最后一段是他妈出事那天。

他在里面看到了林珊,林珊是向老太太送吃的,走的时候两单人还挺高兴。林珊也不像是跑来告陈吉的状。

然后,他又看到了谁?居然是李婕。

李婕是在林珊走之后来的,她与老太太谈了好久,虽然听差点声音,但从表情上来看,老太太等于震惊与气愤。

李婕走后,老太太向谁打了个电话。应该就是那个打向陈吉的,而他没有接到的电话。

老太太是想打电话找他求证啥子呢?证实他与李婕是不是干了龌龊事?还是求证他要与林珊离婚?

但他能明白一点,老太太是听了李婕的话,情绪太激动才倒下的。

陈吉很久都缓不回来,他像个失去魂魄的鬼,茫然地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

他耿耿于怀林珊告他黑状气死了他妈,以至于还与她离了婚。谁能想到,天天睡在他身边的李婕,才是那个揭开潘多拉魔盒的坏人。

你看她演得多好啊,居然没有让他察觉出一丝半毫。如果不是他碰巧发现了这个监控视频,恐怕一辈子都被蒙在鼓里。

他后悔死了,为啥子不挑选相信林珊呢?只因为她平时太过强势,太过最佳,才让他拼命要揪住她的错不放,好像只有如此才能挽尊。

有多少男人像陈吉一样,犯过这么愚蠢又低级的错误。只为那点颜面,生生丢掉了原本属于他的幸福。

李婕过来了。即将要结婚,她多么开心快乐,像只鸟一样叽叽喳喳地飞了进来。

如何办才好?拿着视频去质问她,还是报警让警察来调查。陈吉还没想好。他只感到有啥子东西从身体里破裂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壹个小品,有人去药店问卖后悔药吗?店员说有。

如果真有后悔药就好了。陈吉卖力地想看看后悔药长啥子样,却啥子也看不见。

-来自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