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老夫少妻的私生活,24年了,是怎样做到不翻船的--心海情感 老夫少妻的私生活小说

我赢,你陪我君临天下;我输,你陪我东山再起。

季娟忽然被一句问话:你……还喜爱我吗?陷在哪里儿了,回头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初恋”宗威。

多年封存的感情,化成泪水,盈满双眼。

季娟说:喜爱呀!从小到大,我就喜爱你呀!

那是1998年,季娟22岁.宗威31岁,季娟喜爱宗威,可她已经有了谭医生,命运兜兜转转,谁也不了解陪你到最后的会是谁。

季娟75后,1977年出生在贵州毕节的壹个小村子,首次见宗威是在1992年,15岁读初中,有壹个星期天,邻居小红跑来问季娟,你看见刚来村里的三个大学生没?有壹个好帅,小红说的就是宗威。

季娟也慕名跟着跑去看帅哥,当然是不打招呼的,只是站在围墙外面远远地看一眼,宗威正挽着袖管在院子里洗衣服唱着歌《绿岛小夜曲》,阳光灿烂,歌声悠扬,把一帮花痴的山里丫头,全都听呆了,好像自己就是那歌里的姑娘。

宗威一转身,季娟看清了他的脸,小心脏一直蹦蹦跳,他睫毛很长,双眼皮,微笑时嘴角上扬,真是个斯文儒雅的人,就那一眼,宗威驻扎在了季娟心里。

缘分是躲不掉的情劫。

季娟与宗威真实的来往,是宗威切菜不小心切到手指,跑去季娟家找她的医生父亲包扎手指,季娟母亲随口一说:小宗啊,你有空向我姑娘补补课呗。

大家山里的女生上学不要易 ,宗威初来乍到,也不好推脱,随即点头应允了。

季娟在一旁写作业,高兴得不到没惊呼:妈呀,你真是我的亲妈呀,真是女儿的神助攻呀!

从第二个周末最初,宗威就向季娟补习了。

见面第一句话宗威说:以后你叫我:宗叔叔吧!

季娟在心里嘀咕着:想得美哟,你多大当人家叔叔。

情窦初开的小心思,如何也许让这“小叔叔”,你大我9岁,叫“小哥”还差不多,

宗威的脸一下子红了,腼腆,含蓄的表情,丘比特之箭直射姑娘的小心脏……

补课断断续续大半年时间,直到宗威被单位调回市里进修外语。

分别后季娟偷偷哭了好几回,自己是有春心懵懂的幻想,是宗威只表现出老师对学生般的关爱,让自己的幻想止了步。

短暂的补课时光,成了少女时代唯美好的片段。

初中毕业,季娟考进了毕节卫校,国庆节宗威特地买了水果与零食去学校看季娟,那是他俩成年之前的最后一次相见。

之后,宗威被单位派往全国各地的偏远山沟,勘探地矿。

当时说好,保持联系,最多的就是写信。

学生写向“老师”,半点情丝都不敢透,最多在琐事中,夹杂些想念。

而宗威只有回到城里才会寄一封信向“学生”。也只是鼓励好好学习,看不出有其它意思。但见字如人 ,引人遐想,每一封都被“学生”当情书般收藏。

今年应该很多人都难以理解吧!一份从未说出口的爱,一段情能消磨在没有半个爱字的“情书”里好久好久,独自壹个人的生活旅程里:存的是希望啊!

学医护的,身边几乎没有男孩,是没有俊俏男孩,若有,哪比得上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宗威呢!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PC,和世隔绝的校园就像只密封的易拉罐,封存一切美好。

季娟毕业后在老家医院实习,鼓足勇气向宗威写了第一封真实意义上的情书:讲自己首次在老家围墙外见到他时的心动;这些年默默想念的烦苦和幸福;没遇到之前,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远离之前,不相信人可以万里长相思;小时候喜爱,一直延续这么些年一直还喜爱没有变。

寄信时忐忑,不了解能不能有回音,天天期盼,暗暗祈祷着两情相悦。

回信:零零数语,我俩年龄差得太多了,不也许与壹个小孩子在一起。

季娟看完宗威的回信,大哭一场,好像自己的青春就在那一天落幕了。

再后来,季娟经人说明,认识了谭医生,谭医生是医学院的高才生,刚毕业分配到医院就做补缺壹个主治医生的位置,人白净斯文,家庭条件非常好,有车有房,有保姆。

人一旦对感情心死,面对命运往往会随波逐流,自己心里有了白月光,难免会以挑剔的眼光看待刚触手的半推半就,眼里的光芒已经辐射掩盖了微亮。

季娟心里犹豫,焦虑,要怎样应付谭医生的幽会与邀请,身体本能地抗拒着 。

一路思虑着,走在熙熙攘攘的下班人群里,天下着雪,灰蒙蒙的,看不清前方的路,隐约从旁边听见壹个久违却异常熟悉的声音在叫着:娟儿,是你吗?

季娟以为自己思念太久,出现了幻觉,直到叫她的人走到面前,从确定那是宗威,很久没见面了,眉目间有了岁月,可骨子里依然温存挺拔。

那天,他俩去了壹个小饭馆,坐在里面聊了很久。

宗威在壹个月前,工作时受伤了 ,回老家养伤。

人过而立之年了,父母着急,向他说明好几个姑娘相亲,无论条件好,坏他都不中意,以各种理由推脱。

季娟好奇一问:为啥子不谈呢?宗威回说:因为……你。

季娟心念起,曾经以为学校,年龄封印着自己的年华,青春,而宗威的工作性质与环境也是他的桎梏,一年365天,绝大部分都是在偏远的深山里度过,艰苦的环境,偏远大山,哪里会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能在工作之余读一读“小女宝宝,娟儿的信”或者是等待信,也成了他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时间真是壹个魔法老者。

在1998年宗威31岁,季娟22岁,壹个在长大,壹个没变老。他们在最好的年华,最恰当的时刻,重聚了。

在这一年,季娟顶着全部人的压力,嫁向了一无全部的宗威。

宗威后来进入国企上班,国企上班只是工作稳定,其实工资不高。

结婚后宗威没房子,住在单位的单身宿舍,里季娟医院20多公里,为了省钱,季娟上班骑单车上下班,只有天气不好才搭公车。

有一次下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季娟没带雨具,只能坐公车回去,快到站时,远远看到壹个人影,站在站牌下,小县城的公车站是没有雨棚的, 那单人站在漫天的风雨里,全身都被打湿透了,季娟当时闪过壹个念头,莫不是宗威,如果真是他,那这一辈子再苦再累都要与他在一起,永不分离。

果然没猜错,宗威怕有失,提前到站牌下,在大风大雨里站了壹个多小时。

季娟当时壹个心疼,你傻啊,来那么早干啥子?

宗威却说:万一你早下班,这么大雨,浇到你病了如何办?

不经意间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会让心爱的人暖上一辈子。

其实夫妻间的幸福感,真的不是由钱来决定的,而是藏在那些零零散散的细节里。

宗威包揽了家里的洗衣做饭,在没有洗衣机的时候,衣服,被套啥子的都是宗威用手搓出来的。

公婆来看他俩,却为儿子抱不平,为啥媳妇不洗衣做饭让儿子干呢?

宗威都会劝父母说:她那么小,应该宠着她。

从此,小娟儿被老公宠得更加心安理得了。

好像就是从那时起,娟儿最初叫宗威“先生”的。还开玩笑说:有敬老爱幼,尊他一声“先生”。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有了儿子后,是幸福,也是压力,二人世界,穷也可以穷得放荡,但孩子的成长,需要实打实的钱,想想儿子的未来,在儿子两岁时,季娟辞职去深圳,壹个人去身上只剩下200多块钱,做过诊所的护士,满大街发过小广告单子,最难的时候睡在路边的灌木丛里。

夜深人静时疯狂的想家,想儿子,想丈夫。有时深夜缩在阁楼里向丈夫打电话,电话那头会传来当年唱过的那首《绿岛小夜曲》,歌尽曲终,二人抱着电话痛哭流涕,聊以慰藉内心的孤独。

宗威35岁那年,实在不放心妻子壹个人在深圳,也辞掉了国企安稳的工作去了深圳,由于他外语好,又熟悉外贸,进了外资公司上班,渐渐在深圳扎下了根。

季娟是壹个闲不住的人,不愿意永远替别人打工,自己利用这些年的人脉,2008年开了自己的企业,做进口设备的配件,企业越早越好,生意越来越好,缺人手,需要托底又稳妥的人打理后勤,想来想去,只有老公宗威合适,商量后,宗威毫不犹豫的为了爱牺牲自己辞了职,帮助妻子。

丈夫是家的后盾,亦是企业的后盾,无论季娟在外工作多忙多累,回到家迎接她的都是笑脸与可口的饭菜。

2009年,企业一批货被骗,陷入困境,资金链断了,宗威卖了房子筹钱,打到妻子企业账上,度过了难关。

他没有因为租房子住而有半点怨言。应证了那句话: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

儿子也被宗威教学成了小暖男,父子俩比着看谁对季娟更好。

慢慢的宗威有了白头发,眼角的邹纹,不退也不散。

季娟经常开玩笑叫他“宗叔叔”了。

2019年,宗威肚子疼,非常急,伴着呕吐。“癌肢抗原”看到这四个字,眼眶里全是眼泪,拿手机的手都颤抖了,医生告诉这不是癌症,虚惊一场,心里的大石才如释重负,宗威在医院躺了一周出院,从此再也不敢叫他“叔叔”“先生”了,生怕一下子叫没了。

宗威也是为了自己的小丫头——娟儿,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

……

这一年,季娟46岁,宗威55岁,认识30年.结婚20多年。

是季娟闺蜜没想明白,才问:你俩老夫少妻这么多年了,是怎样做到不翻船的。

爱,因为爱吧!彼此相爱,双给奔赴。这样的爱,在时间长河里,越来越香甜。

季娟在外人的眼里,一直是个女强人,可在老公宗威眼里,永远是他的小丫头,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姑娘,永远被呵护,永远被宠爱。

很高兴做你的老婆宗“先生”。

往前余生,闲时陪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晃悠悠的,就是一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