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人世间》:周玥当小三嫁老男人 人世间周秉昆和郑娟生了几个

看《人世间》的电视剧,很多人都好奇:周玥会不会嫁向彭心声?

清华大学毕业后,周玥加入波来日化。得到彭心声的赏识,把她调往东北开疆拓土。周玥来到东北管理物流企业,俨然一位现代职场女强人。

在商言商,彭心声重用周玥,是看上了周秉义的官场背景;如果谈婚论嫁,也是为了她的资源。剧中留了悬念,虽然向了几个暧昧的镜头,却没有正式交代两人在一起。

周玥就是冯玥。周蓉与冯化成离婚后,“冯玥”改名为“周玥”。实际上,原著中不仅没有彭心声这单人物,而且周玥还小三上位,嫁向了壹个50多岁的老男人,大结局令人唏嘘。

周玥傍老男人,伤风败德,周家人不同的反应,更是揭露了真正的人性。大舅周秉义表面上云淡风轻,但是心中不悦;小舅周秉昆直接扇了她一耳光,官宣断绝关系。

周蓉作为妈妈,更是被气出病来。她对女儿失望到了极限,也倍感耻辱,让蔡晓光传话:“你替我给她声明,从此大家断绝母女关系。”此后将近10年时间,她都不肯原谅女儿的离经叛道。

郝冬梅愤愤不平,只因为周玥连累了丈夫的好名声;郑娟与周聪倒无所谓,一切都听秉昆的。蔡晓光的反应值得玩味,因为是养女,他反而有几分乐见其成;如果是亲生女儿,他恐怕比周蓉更伤心更失望。

01

2001年,周家发生了几件大事:周秉昆释放出狱;周楠在美国意外去世;周秉义仕途遇阻,受到组织的调查;周蓉与周玥母女俩在法国漂泊12年后,终于回到了光字片。

这一切,与1989年发生的几件大事也有所关联。其中最大的诱因,是周楠与玥玥的“姐弟恋”。原著中,玥玥是表姐,比周楠大了2岁。

周蓉从法国过来后,本以为还能进入高校当副教授,没想到导师与蔡晓光同时向她泼了盆冷水。认清现实的周蓉言败幻想,挑选在一所高中当了老师。

但是女儿周玥却一直没能找到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她学的是公司管理专业,虽然拿了里昂大学的硕士,但却没有用武之地。

瞎晃荡了2年时间,2003年的周玥动起了小心思。她想去北京投靠大舅周秉义,走上层路线。她对周蓉与蔡晓光说:“我的事我做主,不劳你们操心。我保证最迟半年,绝不再花你们的一分钱了。”

然而周秉义的一封信把她打回了现实。周秉义马上调离北京,回到老家主政。周蓉对冬梅说:“我哥过来了,也不许周玥向他添麻烦。”

说到伤心处,周蓉继续倾诉:“嫂子,我觉得我的人生好失败。就周玥这么壹个女儿,我把自己的事业搭上了,也没让女儿有啥子出息。”

周蓉对周玥的教学无疑是失败的,她没能正确引导女儿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最终让周玥走上歪路。

没有工作的周玥耐不住寂寞,便壹个接壹个联系当年重点中学的友。她有了“洋文凭”,还是老干部金月姬的“干外孙女”,头上的光环还不至于让她面对昔日的同学时自觉矮了三分。

老同学中,很多人已经混得风生水起。当他们得知周玥没谈对象,也没有工作,纷纷感到很惊讶。在他们看来,周玥的大舅是高官,舅妈是“红二代”,继父是大导演,工作应该不成啥子问题。

闺蜜们最初启发她——丈夫找对了人,工作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曾经备受争议的“真理”成了女人的共识。

一席话让周玥开了窍。她还沉浸在对周楠的初恋之殇,为了摆脱阴影,她在春节期间去周楠的墓地凭吊了一番,以消除内心的障碍。

到了国庆节,周家就出了一件丢尽脸面的烦心事,周玥和人同居了。

对方是有妇之夫,决定因素是个五十多岁的私企老板。妻子誓死不离婚,还把举报信投到了省妇联。

蔡晓光找到周玥,希望说服她回心转意。周玥告知他,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样,那个男人已经与老婆分居多年,认识她之前一直在进行离婚大战。

周玥说:“爸,我想你能体会,壹个男人身边如果长期没有女人,他干啥子都会觉得怪没意思的。”

在周蓉出国的那12年,蔡晓光也先后有过4段婚外情。周玥的话噎得他无话可说,无功而返。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索性随她去吧。

02

周玥当小三,不仅向周家抹黑丢脸,还让小舅周秉昆失业了。秉昆找到周玥,扇了她一耳光。周玥没躲闪,也没捂脸,反而苦笑说:

“小舅,十几年前,你一记耳光把我扇到了法国,让我与楠楠天各一方。当年,你们如果不是那样对待大家……”

看着小舅离去的背影,周玥自言自语:“要坚持下去,坚持就是胜利!”那一刻,她仿佛有一种对小舅复仇的痛快。

周玥在物流企业当了半个家,但是她“第三者插足”的风波没有平息,那男人的发妻不断写信举报。时代变了,人们对婚外情、小三上位已经见怪不怪。但是如果小三的大舅是高官,那就另当别论。

有好事的报纸把周玥与周秉义的关系“捅了出来”。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周玥惹下的丑事闹得无人不知。

但是这件事能怪谁呢?周家人都是受害者。对于周玥的堕落,周秉义向出了客观的解析:当年周玥住在郝家,他们没能对她进行严格的教学。

“她后来的任性,是被大家宠的,最宠她的是我岳母。她明明变了,大家却都没有看出来。如今她做了错事,我与你嫂子都有责任。”

周玥最终还是嫁向那个老男人,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她已经31岁,早已过了女人挑三拣四的年纪。能嫁壹个老板,图的自然是他的钱,而不是出于啥子爱情。至少,她不用再为物质生活担心。

原著中对于周玥的堕落,其实早有伏笔。

差点5岁,她被送到了姥姥家。父母半路上出事,姥姥被吓成植物人;小舅周秉昆也受到牵连,被关了半年时间。这期间是郑娟在照顾玥玥,那时郑娟还不是她的小舅妈。

童年的艰苦生活,让周玥吃了不少苦,极度缺乏安全感。

后来周蓉考上北大,读完本科又读研、读博,七八年时间仿佛没有玥玥这个女儿。周蓉与冯化成对女儿不闻不问,造成了周玥成长过程中父爱与母爱的双重缺失,也让她变得薄情寡义。

可以说,周玥是郑娟一手带大的。但是舅妈毕竟不是亲妈,何况郑娟还有两个儿子,她也不像周蓉、郝冬梅那样有文化、有见识,能很好地教学子女。周玥的童年完全处于放养状态,没人教学与引导她。

1986年,快15岁的玥玥在姥爷的生日宴上得知父母离婚,更是受到巨大的刺激。玥玥质问周蓉,与蔡晓光是啥子关系?周蓉恼羞成怒地说:

“我与你爸已经离了婚。你如果还愿意当我的女儿,那你有权保留他的姓,继续留在本市当我的女儿。如果你觉得他比我这个妈更好,那你可以到北京找他去。”

没想到周蓉一语成谶,导致后来母女俩在法国漂泊12年。

03

周蓉与蔡晓光领证结婚后,玥玥住进了大舅家。但是那不是周秉义的家,而是郝冬梅的家。周秉义名义上,成了半个上门女婿。

离开姥爷家,成了大舅妈家中的一份子,玥玥有了自己的房间,不再睡火炕而是睡个人床,有自己的书架、衣橱与箱子,每日早上还可以喝一杯牛奶吃壹个鸡蛋。如果她喜爱的话,每日晚上还可以泡一次热水澡。

那两年时间,她像个小公主一样。老干部金月姬对玥玥十分喜爱,一老一少迅速而自然而然地建立起了亲密关系。玥玥管冬梅她妈叫“金婆婆”。她问玥玥:“为啥子不直接叫我婆婆,非要叫我金婆婆呢?”玥玥说:

“对于我,你是金不换的一位婆婆呀。咱俩名字中的壹个字同音,我的玥字是美玉的意思。你的我的金婆婆,我好比你的一块美玉,咱俩是金镶玉一般的老少搭配,绝佳关系。”

“金婆婆”听了,满脸笑意。

玥玥对岳母的讨好,周秉义解释为“动物本能”。就连他周秉义都不能免俗,何况玥玥壹个小姑娘。然而玥玥的讨好,也为她日后的堕落埋下伏笔。

如果周玥不出事,没人会注意到她身上的变化。

冬梅发现了玥玥与楠楠早恋的事情,找到了秉昆。秉昆不久前刚从水自流那里得知,骆士宾要与他争儿子。两件事夹杂在一起,他火上心头。

秉昆把事情告知了郑娟,郑娟说:

“他俩没啥子血缘关系,只不过是名分上的表姐弟,将来要是真做了夫妻,那不是亲上加亲了吗?有啥子不好呢?”

秉昆火冒三丈,周楠是骆士宾的种,郑娟的话如同在他心窝里插了一把刀子。

玥玥得知周楠的身世后,反而高兴不已。她说:“以前我想吻你却不敢,从今往后我再也没有负担了。”说完,两人忘情拥吻。

周楠回到家,秉昆气急败坏,扇了他一耳光。因为这一耳光,惹出了后来的许多麻烦事。玥玥得知楠楠被打,来找小舅理论,被秉昆一耳光扇了回去。

过了几天,周蓉找到秉昆,质问他为啥子打自己女儿。秉昆把玥玥与楠楠之间不正常的关系说了一番,又对周蓉说:

“我觉得玥玥变了,不像小时候那么可人了,越来越想你。自从住到哥哥嫂子那边,还添了臭毛病,以为她真的成了上等人家的小公主,一种凡人不理的劲儿,讨厌!”

小舅周秉昆对周玥的评测,一针见血。

04

周蓉教学自己的女儿,完全不得其法。

1989年,周玥因为楠楠的事情与妈妈闹了矛盾,她留下一封信就登上列车去了北京。与当年周蓉为了爱情不告而别去贵州下乡,如出一辙。

冯化成带着女儿以“避难”的名义去了法国。周蓉为了找女儿也跟到了法国,这一去就是12年的时间。

冯化成带着女儿在法国东奔西走,只为了能化解一日三餐,找个住处。他刷过盘子、做过清洁工。即使再落魄,他也没有动过让女儿打零工挣钱的想法。

在金外婆家过了几年小公主般生活的玥玥,从没想过自己也有一十根手指头,不该在举目无亲、父女俩经常身无分文的日子里,心安理得地吃闲饭。

父女俩在法国漂泊无定的流浪生活,让周玥刻骨铭心。

后来的事实证明,周蓉高估了自己对女儿的影响力,低估了冯化成对女儿的控制力。等她找到前夫与女儿,已经过了半年时间。

因为办理回国签证出了麻烦,母女俩滞留法国。周玥考上里昂大学的管理专业,周蓉反倒不着急回国了,陪着女儿在法国又读完了研究生,获取商业管理的硕士学位。

在此期间,周楠考上美国哈佛大学的保送名额,读到了法学博士。周楠还利用假期到法国来看望姑姑与玥玥,周蓉原谅了楠楠。在周蓉的默许之下,周楠与周玥旧情复燃,拥吻在一起。

周楠出国前发下重誓:在父亲出狱之前,他绝不会国。他以这样的方法惩罚自己。然而等到父亲周秉昆终于出狱,他在美国却出了意外。

楠楠为了救人意外去世。消息传来,周秉昆与郑娟悲痛欲绝。在冬梅的陪同下,郑娟与周聪前往美国接楠楠的回家。周蓉与周玥母女,则直接从法国飞往美国与他们汇合。

周楠是见义勇为,从道义上来件,美方会向10万美元的赔偿金。对于这笔赔偿金,周蓉与冬梅都劝郑娟不容言败。郑娟说:

“楠楠这孩子的死,不能与钱沾一丁点儿关系。我干肯定,秉昆也是这个态度。大家的当父母的,如果花儿子用命换来的钱,那是种啥子心情呢?”

周玥得知后,直接对周聪说:“你妈脑子进水了。”周聪反驳:“我也不能话我哥用命换来的钱。”周玥说:“你与你妈都脑子进水了。”

周楠死了,周玥自然伤心,但是她觉得深爱周楠与拿赔偿金之间,并不冲突。回到周家的那个小院,周玥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她对周聪说:

“十万美元是个啥子概念?你妈不清楚你也不清楚?看你家住的这是啥子破房子,你也要住在这种破房子里娶媳妇?哪个女的肯?你忍心周家第四代在这种破房子里出生吗?你后不后悔啊!”

从这段话也可以看出,周玥十分迫切地想离开光字片,离开这个破败的家。这里是她童年生活的地方,但是如今已经不能向她温暖。她给往的,是郝家的那种金碧巅峰、舒适安逸。

童年的艰苦生活,以及内心的极度不安全感,让她渴求过上一种稳定而富裕的生活;父母离婚的刺激,与周楠的恋情之殇,都让她处于一种不被家人理解的状态;这种家人的不支持、不认可,让周玥始终耿耿于怀。

周玥虽然随了妈妈姓周,但是她没有家族归属感,反而处于一种处处都被孤立的状态。父爱与母爱的双重缺失,让她缺乏对家人的共情,也无法体会爱的意义。蔡晓光虽被周蓉誉为“模范继父”,但是对养女的关心也只是流于表面。

周玥在成年后,走到当小三、嫁老男人这一步,既有家庭的原因,也有时代的原因。改革放开之后,那种浮华的社会风气,很快让她走给了堕落,也就不足为怪;但是对物质生活的给往与追求,也无可厚非。

END.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的账号@博书。看完文章,记得点赞+主推+点评三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