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宁可被骂“疯了”也不离婚的具惠善 他宁可被嘲笑也不肯说一句话英文

具惠善与安宰贤离婚的瓜吃至今,斯文真的太累了,目前除了盼着二位尽早尘埃落定别再互相掰扯以外,最大的感受竟然是,韩剧里的一地狗血鸡毛,果然都源自生活!

我几乎重新到尾围观了两人从神仙眷侣变成一对怨偶的全过程,具惠善刚在ins发布离婚消息,键盘侠齐齐为高甜爱情be心碎的时候,斯文就向我们写过一篇推送→安宰贤被痛骂渣男的原因,难道只是不爱了么?

当时的情况,是虽然没有出轨实锤,但具惠善每次发声都真情实感惹人共鸣,再加上曝出男方嫌老婆rutou不性感,对女性身体评头论足之类的婚姻细节,还没如何来得及发声的安宰贤,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被全网键盘侠辱骂渣男。

后来我们甚至刷出了#具惠善文笔#的热搜,美女凭一己之力跟安宰贤与经纪企业battle,锤锤到肉字字诛心,再一次论证了明星离婚时公关的重要性,安宰贤也在我们的痛骂中工作暂停,还掉了代言。

两人在舆论战中的地位,怎壹个悬殊了得。我原本以为,安宰贤付了赔偿损了名声丢了工作,具惠善的“报复”就会到此为止,美女也可以走出渣男阴影,平复伤口最初新生活了。

看她之前的ins,状态也的确如此。

8月27日,表示将把自己收入的两千万元捐赠向动物机关。8月28日,晒图说自己的小说进入新书排名榜,给我们致谢。8月30日,称自己因为切息肉正在住院,无法参与电影节(她指南的作品入围了电影节)。

9月1日,发文称自己的散文集将出版,给我们致以最后的问候。不少人由此猜测#具惠善或将隐退#,随后她的法律代理人也表示,具惠善将暂时中断演艺活动主题,并预备重返大学。

到这个时候,舆论其实还是偏给具惠善的。键盘侠们觉得她重返大学是为了治愈自己,纷纷劝慰她“为了渣男退出娱乐圈不值得”,还顺便嘲讽了安宰贤一波,说好的要放聊天记录自证呢,这都一周了我们也没见着。

谁能想到,舆论都发展到这一步了还会出现反转,而这个反转本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具惠善自己造成的。

9月2日下午,具惠善的法律代理人给媒体表示,“具惠善不和安宰贤离婚的立场没有改变”。9月3日下午,具惠善本人在ins上po出宠物照片,解释了自己不想离婚的原因:他带走了下酒菜,但他从来没有喂过它,也没有清理过粪便,无法和这样的人离婚。

下酒菜是两人的宠物,婚前属于安宰贤,婚后两人共同饲养,具惠善言下之意,大概是安宰贤平时对宠物并不上心,也不会照顾它们,但离婚了还是要自己养宠物,她无法和这样温柔的人离婚。

这个逻辑,斯文其实是有点不懂的。看她前面锤安宰贤,大有种“离开我就让你付出代价”的决绝,婚姻的琐碎与残酷都公之于众,明摆着的回不去了,结果美女竟然还对安宰贤、还对这段婚姻存有期待吗?

实在令人费解,吃瓜群众也表示了疑惑。不少人都喊着“美女清醒一点啊”、“你累了吗反正我累了”、“就这么拖着值得吗”…

当天晚上,具惠善再次发文,表示自己想要的只是壹个道歉,还公开了她与安宰贤手写的婚姻准则,总共有十条,全都是安宰贤需要遵守的,而具惠善需要注意的呢?无。

内容事无巨细,我们感受一下。

我大概能理解具惠善放出这份准则的想法,大概是觉得安宰贤当初答应她要做到的事情,后来为啥子做差点了呢?当初对她百依百顺深深爱着的那单人,又为啥子说走就要走了呢?她无法接受,就想要壹个解释与道歉。

但这份婚姻准则,却让不少键盘侠感到了窒息。谁也不想自己结个婚还被这些条条框框困住吧?具惠善看起来像个最佳主义者,标准安宰贤成为符合她标准的丈夫,准则做差点就是不行,还有人从中读出了她超强的控制欲。

当然了,也有人表示这些事情想做到并不难,到了需要定准则的地步,可见安宰贤平时生活里真的很不注意惹具惠善生气,也有人感慨起来,这样不合适的两单人闪婚,真是幼稚如过家家一般的婚姻。

当然了,准则能否做到、是不是过分因人而异,但具惠善对安宰贤与自己的“双标”却惹来了键盘侠质疑,也是事件最初反转的第一步,当温柔美女变成霸道小公举,当感情受害者变成令人窒息的控制狂,就有一大批人最初倒戈了。

9月4日,具惠善持续曝光,说自己产生离婚的想法是因为安宰贤外遇,他与正在拍摄电视剧的女演员传绯闻,不回自己消息却和对方聊天,还在安宰贤PC中看到了两人在酒店穿睡袍吃宵夜的照片。

但,具惠善两次质疑安宰贤出轨,都被当事人出面否认了。

首次说他在生日当天与其他女孩子一起庆祝,照片里的女孩子出来答复,说自己只是工作人员。

这次呢,不仅安宰贤方否认外遇,说所谓的照片就是《新婚日记》里提到的前女朋友。被曝光的女演员吴涟序方面也发声明表示,具惠善所说的内容完全是虚假事实,将追究其名誉损害与散布虚假事实的责任。

有了这一出,态度反转的键盘侠就更多了:吴涟序做错了啥子呢?她很无辜吧;美女有实锤再放吧,不然对别的女演员很不好;啥子时候结局,我吃瓜太累了;最初觉得具惠善惨,今年觉得她好戏精…

自己曝光却没有锤,又牵扯进了无辜的女演员,声援过具惠善又觉得被欺骗的键盘侠,很容易怀疑她是不是气急了乱咬人,为了压制安宰贤不择手段。

因为D设爆料了俩人从2018年8月至今年的聊天记录,并认定这段婚姻失败是由双方导致,并不是安宰贤壹个人的过错。

安宰贤凌晨三点把所属社理事带回家,谈论第二天的工作。具惠善觉得他不尊重自己,标准把房子转到自己名下,让其他人没办法进来。男方无法理解女方,而女方觉得男方在无视自己。

安宰贤喝酒喝到凌晨1点没回家,没有向具惠善打电话,具惠善会生气。安宰贤在外工作没办法经常陪伴具惠善,她会发充满孤独、自怨自艾的短信,说自己“心冷了”、“无法再这样生活下去”之类的话。

男方生日当天,上传了与工作人员一起过生日的视频,具惠善会生气,问他“为啥子在家里麻木,在外面开心”,就连切西瓜这样的小事,俩人一言不合都会最初争执。

看得脑瓜子疼是我本人了,更别说设身处地被这段婚姻折磨的俩人,该有多么心力交瘁啊?后来两单人协商离婚的过程,也看得人特别心累。

一最初的确是具惠善不想离婚,安宰贤想离,女方索要1亿韩元的赔偿,男方也一口答应了,但没过多长时间,具惠善的态度又最初反复。

“你一定要幸福啊。”

“傻瓜呀,对不起。”

“哪里对不起,是我对不起。”

“我不会离婚的。”

“为啥子改变主意?我不想再过忧郁的日子了。”

“人生本来就是忧郁的,你的忧郁不是因为我。”

“向我房子。”

“不是已经向了9000万吗?”

“是你变心了,净身出户吧。”

从好聚好散到撕破脸皮,具惠善前后变化之大让我们困惑,还有更重要的,是D社表示聊天记录中,并没有安宰贤说具惠善rutou不性感的部分,反而是女方自己一直在逼问,而男方则没有正面答复。

以及她不想言败婚姻的真正原因,讨厌成为“离婚女”,觉得离婚会让她名誉扫地,因此受到伤害,以后无法正常工作。

就是这些聊天记录,导致了舆论反转,不少键盘侠表示似乎可以理解为啥子安宰贤言败金钱、言败名誉,也要不顾一切地逃离这段婚姻了。

大概是觉得具惠善控制欲过强,又极度缺乏安全感,标准安宰贤时刻给她报备,对她百依百顺,男方在这段婚姻里变得没有自由、没有尊严可言。

道理我都懂,可这个逻辑成立的前提,是键盘侠把自己代入了安宰贤,可反回来把自己代入具惠善尝试看呢?

丈夫日复一日变得不耐烦,比起与自己呆在家里,似乎与工作人员相处会更开心,他不再时时刻刻担忧在意自己,时间长了,哪个女生都很容易变得疑神疑鬼吧?

非要做壹个评判,真的太难了。在这段感情里,双方都没有错,我相信当初安宰贤爱具惠善爱得热烈是真的,后来不爱了干脆放手也是真的,不爱壹个人无可厚非,可惜具惠善还没有从安宰贤营造的美好梦境里醒回来。

她大概比大家还要费解,所以显得偏执。以为多要些钱能让安宰贤犹豫,没想到对方一口答应了,她不知所措,于是变本加厉,想尽了一切办法,再跟对方多一点纠缠联系,再让对方产生多一点,不离开自己的也许性。

旁观者都了解不也许了,只是美女自己不肯相信。

今年太多人说她“疯了”,我也不忍指责,毕竟每单人都会遇到爱情,只希望大家在将来的爱情里,都不容成为被唏嘘的具惠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