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丈夫车祸后昏迷 丈夫车祸后昏迷怎么办

湖南的一名男子,出车祸后住进医院,手术后仍昏迷不醒,只有进行二次手术才有希望清醒回来。

家中没有积蓄,想凑齐高昂的手术费只有卖房子,而老婆却在男子出车祸后,发现了他出轨的证据,这种情况下,老婆会卖房救他吗?

32岁的卢森是湖南株洲一家服装厂的老板,生日当天发生车祸,经医院手术后仍昏迷不醒。

卢森手术后昏迷两个多月,需要进行二次手术才也许清醒回来,却因为高昂的手术费用一直拖着。

他有亲爸亲妈,有妻子孩子,但在医院里却看差点这些人的身影,只有姑姑在医院照顾他。

姑姑卢静兰:他们心肠太歹毒了

据医生说明,卢森做过一次手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目前属于康复期,由于头部由于受到重创后形成脑积水,导致昏迷不醒,只有尽快进行二次手术,才有希望恢复意识。

年过6旬的姑姑,护理身高一米八的侄子,明显有些吃力,有时候向侄子翻身,还要喊两单人帮忙,半个多月的护理,让她明显感到有些吃不消。

据姑姑说明,侄子有亲爸亲妈,有妻子,他们不管他。卢森倒下只有两个月,他们就言败不治了,心肠太歹毒了。

而卢森的老婆江燕,只在出事当天来过医院,之后再没出现。

而且江燕在卢森出事后,去服装加工厂把总价20多万的生产设备拉走卖掉,车子也处理了,但却没有向厂里的员工发工资,也没有把钱送到医院。

卢家的亲戚还说,在卢森首次手术后,江燕就提出让丈夫出院,然后在株洲租一间房子安顿他。

卢家亲戚认为,把卢森放在出租房里,半年时间就差不多了,放在医院里,一年都不会死的,江燕不愿出力也不愿出钱,明显就是想言败救治丈夫。

而卢森的住院费用,却每日都在增加,医院通知姑姑,卢森已经欠费了。

姑姑叫来了卢森的父亲卢有成,把4万元的欠费单交向了他。

父亲卢有成:儿子看病的钱,都是我出的

卢有成看着4万元的欠费单,有些为难,但他表示,他会想办法救儿子。

年近6旬的卢有成,曾在东莞经营一家诊所,但自从他中风之后,不仅没了经营收入,自己还要看病吃药。

他在株洲有一处门面房,卢森首次手术,他已经给租户预支了两年门面房的租金20万。

除了门面房的租金,卢有成已经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卢有成表示,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卖房子了,把他送向儿子的那套房子卖掉,就有钱向儿子治疗。

原来,在卢森结婚之前,卢有成送向了儿子一套在东莞的住房。结婚之后,卢森就卖掉了在东莞的房子,在湖南邵阳买了一套房子。

卢有成觉得,儿子的房子是自己赠送的,既然儿媳不愿出钱,就让儿媳卖掉房子救丈夫。

老婆江燕:房子不能卖

江燕和卢森结婚7年,生有一儿一女,大的四岁,小的三岁。之前她曾在广州做过7年的护士工作,对卢森的病情,有着综合的知道。

对于卢家人的指责,江燕也承认,刚最初的时候,确实想过言败丈夫的治疗,因为医生曾对江燕说过,卢森患有脑疝。有着7年护士经验的江燕觉得,丈夫也许治不好了,在经济的压力之下,想过言败继续治疗。

但随着丈夫病情的好转,江燕改变了想法,觉得丈夫有希望清醒回来,所以她今年还是愿意对丈夫进行二次手术,但因为孩子太小,她只能在家照顾孩子。

江燕还说,如果她去照顾卢森,每月2000多元的房贷与母子三人的生活费如何办。

原来,东莞的那套房子卖了75万,其中30万交了邵阳这套房子的首付,其他的所有被卢森拿去还债与创业了。

卢有成劝江燕把房子卖掉,这样就能化解卢森的手术费了。但江燕觉得孩子还小,他们总得有壹个家,而且认为公公有私心:你家有一套住房,三处门面房,你壹个都不愿意动,要来卖我这套房子, 你儿子醒来之后会如何想?

卢有成觉得,门面房是可以用来收租金的,可以用来保证生活来源,住房只是用来住,随便住哪都可以。

随着公公的步步紧逼,江燕情急之下,说出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卢森出轨了。

车祸发生时,车上有4单人,其中壹个是他女友。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江燕拿出了卢森那个女友的讲话录音。

录音中女子表示:卢森当时说自己单身,她也是后来才了解卢森有妻子的,不过她坦言与卢森在一起,也只是为了钱,并没有爱情。女子还说,卢森不只她壹个女友。

这名女子的联系方法,是在卢森出车祸后,江燕在卢森的手机里找到的。

江燕觉得,他已经对我这样了,还要我好不好去对他?

卢森出车祸时属于酒驾,导致医疗费用所有自费。江燕查过他的消费记录,在酒吧一年消费20万,所有是贷款,他的信用卡与花呗还有10万借款。

江燕表示,为啥子说这个房子不能卖,因为房子已经被卢森抵押贷款了25万,到时候还不上钱房子就会拍卖,这些都是卢森出事之后她才了解的。

江燕说,之前的卢森,一直是壹个有责任感的好丈夫,但自从去株洲开服装厂之后,整单人都变了。

姑姑觉得,她特别理解江燕,这套住房是她们母子专属的栖身之所,而卢有成有一套住房三处门面,他救儿子更容易,可却变得吝啬又无情,全都是老婆刘梅在背后唆使,只因为她是卢森的继母。

江燕表示,不管丈夫之前做过啥子,他已经生命垂危,长远思考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父亲,她愿意既往不咎。

但想救卢森,决定因素在于两个婆婆。

江燕建议,亲妈今年是单身,劝她去照顾卢森,自己负责保障两个小孩的生活,而有经济条件的卢有成与继母,可以出钱凑齐手术费。

一家人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攻克难关。

在我们的卖力下,卢森的亲妈表示愿意到医院照顾儿子,而继母刘梅回绝抵押门面房向卢森出医疗费,无奈之下,卢家人每家拿出一些钱,我们共同凑齐了卢森二次手术的费用。

小娜有话说:

很多新手在结婚典礼上都会说婚礼誓词:无论贫富,无论健康和否或任何其他理由,都对对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但如果对方患上重病,花费巨额治疗费也许也无法恢复健康,有多少人会陷入犹豫?

如果这时候又发现了对方出轨的证据,那面对病床上的伴侣,又会怎么挑选?

江燕曾说,从怀孕时的产检,到房子的装修,都是她自己壹个人,但她当时没有抱怨,她觉得这是壹个做老婆应该承担的责任。

丈夫车祸后昏迷不醒,她也曾想过从道义的角度去救他,但一想到丈夫对自己的背叛,她无法说服自己。

可能是因为两个幼小的孩子,她最后才表示可以既往不咎,但对于婚姻的看法,她已经觉得:刚最初是壹个人,到后面还是壹个人。

就算她愿意维持表面上的婚姻,但在她心里,已经无法接受这个丈夫了。

一段婚姻,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去维护,而不是某一方的无私奉献与无底线的包容。

出轨一时爽,后悔伴终生。

我们对这件事有啥子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点击下方链接,知道更多精彩内容

女子月薪涨到5000,开心地请男朋友吃夜宵,键盘侠:月薪3万都不开心

上海:女子憋尿太久,黄体破裂被送进医院,上热点让她有点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