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夫妻关系

我给了老公的小三一千块钱 我给老公送爱心txt

本文是昨天文章的下集,没看过上文的,可以关注我看昨天的文章。

01

看完照片,我强作镇定,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向她,说小姑娘以后还是长点儿心眼,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这男人啊,都是有预谋的付出,他们才不会做赔本买卖呢。

我没有告知她,那个男人就是我的老公,眼前的她看起来那么可怜,而其实我却比她更可怜。

我对苗苗说,吃一堑长一智,你以后不容再轻易相信男人的话就好。

苗苗拽着我的胳膊大哭,说表姐,谢谢你,在这里我也没有别的亲人,我就拿你当亲表姐了,跟你说出来我好受些。这可是我这辈子首次谈恋爱,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好了,别哭了,以后你再找男友擦亮眼就好了。她抹了一把泪点了点头说我会的。

她说要不是你,我真要流落街头了,我向小美打完电话身上就剩下一块钱了。

她从衣兜里拿出壹个硬币放在桌子上,双眼怔怔地看着。

我起身跟苗苗告别,我不忍心骂这个傻姑娘,我何尝不是跟她一样,被壹个男人耍得团团转。

只是我没想到,这个男人比我想象中的还令人不齿,欺骗人家的感情,还毁了人家的清白,到最后又把别人置于壹个绝地。

他何曾想过,他这一次渣的行为,毁了壹个女宝宝对美好爱情的给往,也让我认识到,与这种人生活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只是我还不能轻易跟他离婚,我不想就这么着实惠他们。

02

刚到家就接到了莉莉的电话,她问我最近好不好了,有没有找到张扬会小情人的证据,我定了定神说,那个女宝宝我见过了。

莉莉在电话里吃惊地说,你行动倒挺快啊,已经见上了,你俩没打起来吧!

我说没有,我才不屑于跟抢别人老公的婊子动手,我故意把婊子两个字说得很重,莉莉肯定能感受到我当时的咬牙切齿。

防火防盗防莉莉真是一点儿不假,我万万没想到,莉莉才是张扬外面正儿八经的情人,而苗苗不过是个噱头。

那天苗苗向我看她手机里的照片,说张扬告知过她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女朋友,俩人爱得死去活来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分开了。

他还不容脸地说第一眼看到苗苗,就很喜爱,因为她跟莉莉长得像,他就喜爱她们那种类型的女宝宝。

苗苗出于妒忌从张扬手机里转了这张照片,那天她问我,表姐,你看我跟这个女的长得究竟像不像,是不是张扬从来没有忘记她,所以才不联系我的。

我没办法回答她,我自己都还没完全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张扬还是照常回家,对我的态度完全看不出有啥子异样,我想他这样的不当演员拿影帝真是亏了。

但我也装作啥子都不了解,看谁拖得起。

03

三个月后,莉莉来大家家,一进门就一脸笑容,但我能看出,她脸上的倦意,我猜她与张扬最近闹了不少次,也没少熬夜哭泣。

她装作不经意与我聊起张扬与苗苗的事儿,我偏不往上面靠拢,我就是要急死她,想上位,还不想让我了解是她捣的鬼,她算哪颗葱啊?

莉莉终于没有忍住,问我张扬都在外面找女人了,我还能坐得住,也没见我跟他闹,难道打算就这么着了。

我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如何着?难道真要离婚啊,再说了张扬也许也是因为一时糊涂,迷了心窍,这不他今年已经不跟那女宝宝联系了,我也不计较。

莉莉瞪大了眼睛看我,说你如何跟以前不一样了,说张扬心里洁癖不会有外心,今年发现他有外心了你也不觉得奇怪,还这么能忍。难道你打算就这么将就着过吗。

我沉思了一下说,也不是将就着过,这不还没到非离婚不可的地步吗?我再等等。莉莉有些急躁地问,你等啥子呢?

我笑了笑说,我也不了解等啥子,就是觉得还有事情发生,到时候再离婚也不迟。

04

我与莉莉初中最初就是同学,那时候一起吃饭一起上课,甚至在学校睡觉都是一张床。

大家家条件莉莉家好,所以平时我甚至我父母都很照顾她,每次向我带好吃的都会向莉莉一份,她也很感激,还说有我这个友是她最大的幸运。

我比她漂亮,但没她机灵伶俐,她学习成绩一直比我好,所以高中毕业后她考上了一所好大学,而我却读了一所普通的大学。

因为大家俩的学校在壹个城市,所以大家俩还是能经常在一起,她没课时来大家学校,我没课时也去找她。

熟悉大家的都说大家俩好得穿一条裤子,比亲姐妹都亲,每每听到这话,我俩就相视一笑。

大二下学期,莉莉恋爱了,是她学校的壹个师兄,俩人都属于学霸角色,非常有共同语言,慢慢地莉莉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也在大三的时候跟班上追了我一年的壹个男生在一起了。大家四个首次在一起吃饭是莉莉生日那天,她传闻我也谈恋爱了,就让我带上男友去找她,我们见面互相认识一下。

那天过来后,我收到了壹个陌生信息,说他第一眼看到我就喜爱上我了,还说就算我有男友也没关系,他不介意。

苍天作证,我真的不了解发信息的那单人是莉莉的男友,那天是大家俩首次见面,我不了解那单人如何会对我一见钟情。

05

后来莉莉了解了这事儿,跟她男友闹了几次,还找到我让我想办法让他对我死心,我说我已经很明确地回绝他了。

我今年有男友了,再说就算他不是你的男友,也不是我喜爱的类型,我如何也许向他机会。

莉莉说我故意气她,啥子叫他不是我喜爱的类型,如果是的,是不是我会跟她抢男友,无论我如何跟莉莉解释,她都不听。

没过多长时间他们俩人分了手,分手后没到两个月,那个男的就找了比莉莉还低一级的壹个女宝宝做女友。

我心底里骂那单人是渣男,但是莉莉还处在失恋的痛苦中,我也不能像从前那般安慰她,只能一边心疼她,一边替她不值。

大四上学期,莉莉又来找我,说之前是她不对,不应该误会我,是她自己眼光不行,看错了人。她希望还能与我回到从前,做一对胜似姐妹的好友。

我点了点头,与她相拥而泣。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与相恋了快两年的男朋友也分手了,莉莉安慰我说毕业季分手季,大部分人都这样,你还有我呢,不用太难过,男的都靠不住,咱们姐妹以后要相扶相携。

其实我了解,这中间莉莉使了不少劲,她用了不少方式勾引我男友,等他对她动心的时候,她却又把他甩开了。

我虽然也很难过,但并不是非常在意,莉莉的事情在先,我已经意识到,能被撬走的人注定不是你的,再说了如果莉莉觉得这样就跟我扯平了,也算了了她心里对我还有的些许记恨。

06

再后来大家毕业留在了同一座城市,莉莉一直跟我说男的靠不住,她这辈子不预备结婚,而我觉得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也一直通过各种渠道相亲,希望能够找到壹个不错的男人,结婚生子过日子,我还是相对传统的。

张扬就是我相亲对象中的壹个,今年想来恐怕那时候他俩已经认识了,我记得张扬是莉莉说明回来的,说是她壹个同事的的客户的表哥啥子的。

总之拐了几道弯,总算把我与张扬扯在了一起。

那时候张扬虽然上进心很强,但工作没有啥子进展,大家俩结婚后,我就让姑父帮忙安排他进了他的企业。

我姑父有一家大型公司,毕业后也极力邀请我过去,但我觉得不自在,就自己找了个企业,他跟我说我爹娘对他们一家都很好,啥子时候我想开了,他们企业我随时可以去。

所以当我提出让张扬进他们企业的时候,我姑父当即就答应了。

张扬能力不错,工作也努力,我姑父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不断地向他升职加薪。没几年张扬攒够了人脉资源跳出来单干了。

我姑父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说支持年轻人闯,甚至还在张扬新企业刚成立时帮了他不少忙。

张扬的变化也是从那时候最初的吧,他觉得不用靠着我的关系在姑父企业干活,终于可以靠自己扬眉吐气了。

但我一直觉得再好不好,张扬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再说了大家不还有壹个儿子呢吗,虽说这些年我不上班,没挣钱,他也不至于跟我离婚。

07

找了几个相关的人,我才了解,原来毕业后莉莉与张扬在壹个企业,他俩那时候就好上了,因为莉莉当时还是不婚主义,而张扬又着急他的事业,俩人就把目标盯准了我。

莉莉太知道我了,她了解壹个男的怎样讨我的欢心,所以跟张扬没见几次面,我就喜爱上了他,又很快与他结了婚。

只是随着张扬事业越做越大我的日子越过越好,莉莉的嫉妒心上来了,她又言败了从前的不婚主义,逼着张扬与我离婚娶她。为了把自己撇清,还故意让张扬在外面找了个女宝宝做幌子。

这俩人这么多年隐藏得可真够深的。

怪不得莉莉那么积极地教我向张扬手机上装定位。他俩原来是故意让我发现张扬在外面有女人,然后让我主动提出离婚,心思倒是细腻,可惜没用在正途上。

08

我去查过张扬企业的情况,他这些年虽说做得还不错,但是因为市场不景气,一直没有上壹个新台阶,为了抢大客户,他想尽了办法。

有一次我在大家家停车库看到他与壹个男的鬼鬼祟祟的,不了解干啥子,就偷偷拍了照片。

我总觉得张扬一直在搞啥子ACT,不管跟大家的婚姻有没有关系,我还是多长个心眼相对好。

那天莉莉又来大家家,我当着她的面把离婚协议书递向了张扬。

我能看出她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而张扬装作难过悔恨的样子也实在让我作恶。

只是他们俩人的好梦还没最初就破灭了。

不一会儿警察上门带走了张扬,我装作啥子都不了解,问张扬如何了,为啥子要带走他。莉莉看起来比我好着急,都快哭了。

张扬因为勾结姑父企业的销售经理,窃取他们企业的商业机密,那天我在地下车库看到的人就是那个销售经理,幸亏当时我把照片传向姑父看了。

前一天姑父跟我通电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张扬必须得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他安慰我说天下好男人多得是,不必为他伤心。

我说我了解,赶在张扬被带走前,我要与他撇清关系,这样的男人还有啥子值得留恋的。

至于莉莉,我对她再好,她也不知足,如果壹个友见不得你的好,还总是想方设法破坏你的幸福,甚至把你往火坑里推,这样的友,不容也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