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杂谈

发现和闺蜜“共享”男朋友后,四名女子联手撕渣男!--心海情感

当小茵发现自己与闺蜜“共享”男朋友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她通过男朋友的视频账号,抽丝剥茧,发现男朋友同时交往了多名女性并骗取钱财,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已婚男朋友从她们身上骗取的钱财所有用于供养他心中的“白月光”……

离异女的春季

小茵现在35岁,因感情不与和前夫离异,因为没有孩子,又开了一家服装店,衣食无忧,单身生活十分精彩。

但壹个人久了,总会心生寂寞。小茵常常在视频账号上发布自己生活片段的短视频,用于记录对生活的感受。

2020年4月中旬,小茵打开视频账号,看到有一陌生男子向自己发私信。

“看了你的视频,为你对生活的态度点赞,感觉是三观一致的人,希望能交个兄弟。”

随着私信回来的,还有一张男子穿税务工作制服的照片,小茵点开男子的视频账号,多为英俊帅气的自拍视频,有那么一瞬她有怀疑,自己外貌普通,又离异,这么帅气的男子会对自己感兴趣吗?但抱着留个联系方法又不会吃亏的想法,她和男子互加了微信好友。

聊天中,小茵得知,男子叫黎军,也是离异单身,目前是税务部门的一名公务员。想着自己做生意,有也许要涉及一些报税的问题,小茵便和黎军多聊了几句,两人聊得十分投机,第二天,黎军主动提出要见面,小茵欣然同意。

当黎军开着一辆价格昂贵的奔驰轿车来接小茵时,看到他帅气的外貌,小茵心动了。

见面时,黎军温柔体贴,为小茵倒茶添菜,不仅风趣幽默,聊到过往时,总是善解人意,二人相谈甚欢。

吃完饭后,黎军就经常向小茵发微信,约她出来吃饭。

黎军表示,自己离婚五六年了,前妻在国外,有一对龙凤胎,家里有两个保姆在带孩子。自己的家庭情况自然不用说,住在本地有名的别墅区,父母是开化工厂的,还经常向小茵发自家厂里的照片。

小茵以为离异之后不会再遇到对的人,而这次,她觉得自己终于要迎来幸福了。

又过了一阵,黎军主动告白,二人最初以男女友的名义交往。

为何男朋友总是缺钱

交往一段时间后,黎军告知小茵,自己的美女开了一家炸鸡店,姐夫要借钱帮人担保,要朝小茵借两万元钱,周转一周就还钱。

小茵心存顾虑,表示借钱要写欠条,还要身份证照片。

黎军说自己身份证在补办,记不得号码了,小茵没有借向他。

又过了几天,黎军又说到姐夫要借钱急用事情,小茵想到也就周转一星期,黎军还曾经开过一辆路虎帮自己接孩子,自称名下有多辆好车,看来经济实力不错,且二人又是以男女友相处,理应互相信任与帮助,便借了一万向他。

一万块钱还没还,两人感情升温了一阵,黎军又表示自己除了在国家机关工作外,还日常做一些倒卖二手车的生意来挣钱。为了资金周转,他提出给小茵借款20万元的标准。

小茵最初怀疑黎军,既然这么有钱,如何20万拿不出来?

黎军辩解,虽然家条件很好,但因为离异,父母对他很有意见,也不向予资金支持,自己只是不想靠家里,而挣了更多的钱也是为了与小茵有壹个更好的未来。

小茵想到,黎军总是出手大方,离家主动结账,并且经常穿着单位的制服,应该不会有假,又借了5万向黎军。

谁想到,过一阵,当小茵给黎军打探何时归还借款时,黎军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并指责小茵不信任自己,多次询问后,黎军干脆不回复,还把小茵的微信拉黑了。

闺蜜聊天发现端倪

联系不上黎军,小茵以为他还在因借钱的事生闷气。

某日,小茵与自己的闺蜜小月吃饭,小月与小茵的情况相似,三十多岁,离异,经济情况较好,自己开了个餐厅,也十分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发自拍。

小月告知小茵,视频账号上有个男的加了自己之后,两人最初交往,但没想到这人想以恋爱的名义给自己借钱,还好被自己识破了。

“这男的虽然长得帅吧,但一看就没安好心,交往才几天就想朝我借钱,我说你那么有钱,不然借个5万块钱向我花花?没想到他还把我拉黑了。”

听到小月的叙述,小茵心头一紧,赶忙让小月向自己看男子的视频账号,没想到,小月遇到的骗子就是小茵心心念念的男朋友黎军,两人仔细观察了黎军的视频账号,发现黎军视频账号里经常点赞各种各样的姐姐视频,而这些账号都有一些共同点,大龄、未婚或离异、经济状况较好,视频中经常透露着情感需求。

顺着他点赞的账号,壹个壹个解析,发私信联络,小茵找到了另外三名黎军的“女朋友”。

小茵与其他三名女性约了见面,才发现我们共同被黎军骗情骗钱,甚至黎军开去接小茵的车是其中一名被害人的车,四人几乎都被黎军拉黑了,我们一合计,决不能让黎军这个渣男逍遥法外,联合起来去报了案。

黎军是谁

原来,黎军全部的身份都是虚构,他的真名叫黎元坤。

36岁的黎元坤,相貌英俊,个子也高,但他并非离异,和老婆育有二女一子,老婆在超市从事理货员的工作,工资微薄,主要用来养家,有三个亲美女,父母皆是农民。

黎元坤本人无固定工作,和老婆无房无车无存款,曾经做过夜班出租车司机,也当过国家税务机关食堂的临时工,就是在这个时期,他借用了当时同事淘汰下来的制服,留到之后穿着出去对幽会的女性假称自己是国家工作人员。

黎元坤虽然和老婆生了三个孩子,但他并不爱他的老婆,也几乎不为自己的家庭贡献经济收入,他全部的钱都用来吃喝玩乐以及向自己的“白月光”王玲。

没有正经工作的黎元坤十分缺钱,还欠了很多网贷。

有一阵他在刷短视频,偶然发现了一些离异女性的视频,他发现,这些女性离异后不仅没有消沉,反而将生活与事业经营得红红火火,这些人成了黎元坤的目标,他决定从她们下手,搞点钱来花花。

就这样,黎元坤闲着没事就在视频账号上搜索,通过视频内容,解析这些发布者的情感状态,经济情况与生活需求,一旦确认发布者也许是大龄离异女性,就主动私信聊天,只要这些女性展露出一丝进一步交往的意愿,黎军就主动添加微信,展开猛烈的感情攻势。

虽然大部分女性有较高的警觉意识,但一百单人中总有一两个“漏网之鱼”,黎元坤就这样先后添加了4名女性的微信。

黎元坤本身外貌条件较好,为了将自己包装成壹个和这些女性身份相匹配的形象,他又从租车企业租赁奔驰、宝马、奥迪、路虎、特斯拉等各类豪车,将自己伪装成资产雄厚且家境优越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水落石出

2020年4月到10月,差点半年的时间,黎元坤通过视频账号先后与四名女性确认了男女友关系,因线上线下交往四名女性,怕出现混乱,居然用傻子1、傻子2、傻子3、傻子4对被害人进行编号。

而小茵就是4号被害人,甚至黎元坤开来接她的车,还是1号被害人的车。

黎元坤在获得信任后,理所当然地以“男友”的身份享用这这些女性的资产。例如用2号被害人的房子给3号被害人展示自己资产雄厚,开着不同被害人的车互相接送,以证明自己有多辆豪车。

黎元坤和这些女性交往的目的并非感情,而是钱财。因此一旦两人关系趋于稳定,他就用工作之余倒卖二手车、姐夫急用钱等多个理由给不同女性借款,20万借差点,5万也行,5万也没有,那就1万。

几名被害人最终都多少出于照顾到黎元坤的面子与自己的面子借向黎元坤1到3万不等的资金,一旦被害人最初缺钱,黎元坤就最初玩消失,差点半年期间,黎元坤从这四名女性身上骗走了7.7万元。

但她们不了解,黎元坤转手就将钱用于还网贷的窟窿与自己享受上,一旦黎军的“女友”最初催着要钱,他先是推脱,之后就彻底消失。

小茵等人报案后,黎元坤被公安机关抓获。

归案后,黎元坤仍然拒不供述,对退赔一事仍不积极主动,始终坚持自己和这几名女性是兄弟关系,且自己只是借钱不还,并非诈骗。

2021年3月5日,公安机关将黎元坤提请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检察院逮捕,在提捕环节,黎元坤对自己的行为仍抱有侥幸心理,检察官通过对证据的梳理,给黎元坤阐明了法律适用与退赔对其从轻处罚的也许,让其认识到狡辩的严重后果,黎元坤最终表示认罪认罚,且给四名被害女性退还所有诈骗款项。

虽然黎元坤的行为涉嫌诈骗罪,但思考到其无社会危险性,且退还所有诈骗款项,2021年3月4日,连云港市海州区检察院对黎元坤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如今,被黎元坤骗过的四名女子不仅联手“撕渣男”,且要回了被骗钱款,她们四单人也已成为了闺蜜,定期聚会。

检察机关在此提醒广大女性,一要要注意自我保护,防人之心不可无;二是要内心强大,很多女性外在精明强干,但内心却脆弱孤独,这种心理向了一些不法份子可乘之机,内在的坚强比外在的精明更可靠;三是要相信法律,遇到事情不容慌乱,第一时间报警,寻求法律的帮助。(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 作者:宗申 侯亚茹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