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杂谈

爱可以改变很多,但以下这些不行--心海情感 爱可以改变一切吗

「来源: |永不止步的学习家 ID:gh_19b50ad5df46」

人有一种倾给,会为一些事情赋予不一样的意义,从而让生活有盼头。

但比较的,其实被赋予之事也会束缚大家,尤其是大家并没有为其付出艰辛的卖力。

大家寄希望于爱、理想、XX主义、XX全新减肥方式…但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因为大家不能为之去学习、成长,并且有过高不切实际地期望。

与雅文外出旅行,虽然没能完全放下工作,但我带上了萨提亚《新家庭怎么塑造人》,学习怎么爱自己、爱雅文。

今日来谈谈爱的四个卖力。

一、自尊

爱可以改变很多,但不能带来自尊。

自尊低、缺乏安全感的伴侣,会不断追问“你爱我吗?”,或者强求“你是我的专属/你只能关心我壹个人”。

但其实外在的丰盛,是无法填补内心制造的空洞的。即使对方一再的向,但终究会有限度的一刻。

背后的限制信念是“别人、环境、决定了大家是谁”,但其实“无论怎么,你可以爱你自己,也应该这样做”

如果没有了对方,你会怎么爱自己呢?

如果对方没有向予你期望的回报,你会失望、怨恨,抱怨对方毁掉了你的生活吗?

萨提亚:

“遍及整个世界,再没有壹个人和我如此相似。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真正可靠地属于我,因为那是我依靠自己的力量做出的挑选。

我拥有关于我的一切,我的身体,我的感觉,我的嘴,我的声音;以及我全部的行动,不论它们是针对他人还是我自己。

我拥有我的幻想,我的梦,我的希望,我的恐惧。

我拥有我全部的胜利与成功,全部的失败与错误。

因为我拥有所有的我,我可以变得和自己如此亲密无间。

通过这样做,我用身体的每壹个部分来爱自己,并和自己友好相处。”

二、差别

爱可以改变很多,但不能改变差别。

热恋时情侣仿佛是天生一对,大家都尽力为对方展示壹个最佳的自己,而且尽力改变。然而毕竟这不是常态,大家要回归平凡。琐事会让大家吼出“你如何能这样、那样…你能否改掉你的XX缺点”

这些沮丧、愤怒背后是抱持着“壹个人爱我,就会为我改变”、”爱我,就和我一致”的想法,然而大家忘了人是很难改变的,更难于因为别人改变。因此导致的结果是忍受到内伤或日复一日的抱怨、唠叨。

成功之路是看到自己与对方是独一无二的,尊重彼此的不同和差别,这是更好玩的部分。有慈悲心面对不同。

萨提亚:“我喜爱凯岁·纪伯伦( Kahlil Gibran)所写的《先知》( The Prophet)“中对爱与婚烟的描述:

不过在你们合一之中,要有间隙。

让天风在你们中间舞荡。

彼此相愛,但不容做成爱的系链:

只让他在你们灵魂的沙岸中间,做壹个流动的海。

彼此斟满了杯,却不容在同一杯中啜饮

彼此递赠着面包,却不容在同一块上取食。

快乐地在一处舞唱,却仍让彼此静独,连琴上的那些弦子也是单独的,虽他们在同一的音调中颤动。

彼此赠献你们的心,却不容互相保留。

因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把持你们的心。

要站在一处,却不容太密迩

因为殿里的柱子,也是分立在两旁,

橡树与松柏。也不在彼此的荫中生长。”

三、沟通

爱可以改变很多,但不能改变沟通。

情侣沟通最大的壹个误区,也许是不说出需求。

这被萨提亚提及为“水晶球”,“如果你爱我,就应该了解我如何想,就应该精准地满足我的需求”。

但其实大家有时候都不了解自己想要啥子,何况是他人,哪怕对方那人是你的真命天子,他也在生理、心理、原生家庭、故事上和你有无数的不同。

然而准确说出自己的需求就可以了吗?

其实太难了,不仅在于怎么精准地表达,更在于抛弃“爱我就该懂我”的信念,更深层在于你要走出讨好型风格。

你可以不带杂质情绪地直面你的需求,然后坦白说出你的请求吗?超级难。

刚进入夏天,公交车没看空调,很热,你站在后半部,你敢于向前面的司机说“请开下空调吗?”

你坐着高铁,旁边人外放着抖音,你敢于跟他沟通,让他放小声点,乃至戴上耳机吗?

讨好型风格,心里想,但不好意思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出口。因此转而希望奇迹发生,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伴侣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如果对方不懂,他们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用暗示等方法,结果往往很尴尬。

以下来自《非暴力沟通》,内容有点长,但一定会让你感同身受、深感启发:

“...许多少妇在表达请求时感到别扭,好像做错了啥子。例如,她也许不会说:“我今日累坏了,晚上想休息。”相反,她的话听起来可能就像是辩护词:“你了解我一整天都没歇过,我熨了全部的衬衣,把这周的脏衣服都洗了,预备了午餐与晚餐,还出去买了东西……你是否可以……?”

在一次研讨班中,一位女士谈道:“我请我先生少花一些时间在工作上。三个星期后,他与我说,他已经报名参与高尔夫球比赛。”这位女士说出了她不想要啥子——她不希望先生花太多的时间在工作上,但没有说清楚她想要啥子。于是,大家鼓励她直接说出愿望,她想了想,说道:“我希望他每周至少有壹个晚上在家陪我与孩子。”

一对夫妇在参与非暴力沟通研讨班时发生了争吵。太太对先生说:“我认为你应该让我成为我自己。”先生反驳:“我没有吗?”太太气冲冲地说:“你当然没有!”于是,先生就问太太她究竟想要啥子,太太回答说:“我希望你向我自由!”然而,这样的请求还是过于抽象,不具有可操作性。当她试图澄清她的请求时,她突然意识到了她想要啥子。她说:“不好意思。准确地说,我希望,不论我做啥子,你都能点头称是。”

在另一次研讨班中,一些女士谈到对表达单人需要的畏惧。我妈妈参与了那次研讨班。她突然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很久都没有过来。过来时,她脸色很苍白。我问道:“母亲,你还好吗?”

“还好,”她回答说,“刚才想起了一件事情,心里极为难受。”

“啥子事情?”

“36年来,我一直在生你父亲的气,我认为他不在乎我的感受。我终于意识到,我从没有与他说我想要啥子。”

是的。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委婉地表达自己,而不直接说她需要啥子。

为啥子会这样呢?她回忆说,小时候家里极为贫困,只要她想拥有一点东西,哥哥与美女就会教训她:“你了解家里很穷,如何还这么贪心!你以为家里就你壹个人?”于是,她也就不敢说她需要啥子。

有一次,她妹妹在阑尾手术后得到了壹个漂亮的小钱包。母亲那时14岁。她是多么想要那样壹个装饰有小珠子的钱包啊!但她不敢说。接下来发生啥子呢?她假装病痛,并一直隐瞒家人。家里人带她去看了几个医生。医生无法作出诊断,于是就决定做手术检查。对母亲来说,这太冒险了。不过,她最后如愿以偿,得到了壹个一模一样的小钱包。收到礼物的喜悦让她暂时忘记了手术后身体的痛苦。接着,有两个护士走进了病房,其中壹个把温度计放在她的嘴里。母亲这时把钱包递向另壹个护士看。护士很惊讶,说道:“哦。向我的?为啥子?谢谢!”她收下了钱包!母亲不知所措,她不了解该如何告知那位护士:“我不是这个意思,请把钱包还向我。”这个不幸的经历告知大家,壹个人如果无法说出自己的需要,会是多么的痛苦!”

四、合作

爱可以改变很多,但不能改变合作。

如果说沟通已经进入艺术领域,很难介绍了了。那合作就更难了。

合作不是双方争执、也不是一方委曲求全、言败,“男主外、女主内“

而是第三种挑选。

这不仅需要大家有足够的“自尊”,以避免误会,还需要大家正视“差别”,不期望一下子就达成共识,但需要“沟通”,知道彼此的需求,以便最后得出1+1>2的方案。

以下熊浩沟通课的案例,就充分介绍了困难性:

”我就看到过一对夫妻,他们在我面前从正常谈话到激烈争论。他们争论的内容就是,丈夫的父母,即孩子的爷爷奶奶,究竟能否介入孙辈的教学。比如孙子应该学啥子,应该如何学。

受过良好教学的妈妈认为,不能这么做,因为老一辈的观念与这个时代脱节了,爷爷奶奶的教学观会把孩子弄得无所适从,甚至让孩子变傻。而父亲则认为祖辈的介入完全OK,他认为父母对自己的教学是成功的,难道自己的老婆居然认为自己的教学是失败的,自己傻?

当双方的言辞越来越激烈,我在现场分明看到了双方的“眩晕”——他们忘记了自己究竟要处理啥子问题,他们忘记了聆听对方也许的正确的想法,他们忘记了时间,他们甚至差不多忘记了现场还有我的存在。“

萨提亚举的例子,

”结婚前,曼纽尔自己处理他的钱,阿丽希亚也是。如今他们结婚了,他们希望一起处理。这需要做壹个重要的决定,或许是他们婚后的第壹个重要决定。

曼纽尔自负地说:“好吧,我是这个家里的男人,所以我来管钱。另外,我的父亲总是这样做的。”

阿丽希亚的反应有些讽刺:“曼纽尔,你行吗?你花钱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的!我本来以为会由我来管账的。另外,在我家就是由我妈妈管账的。

曼纽尔的反应特别平静。“好吧,如果你想这样,我希望它是对的。我自然地认为我是你的丈夫,你爱我,所以你会想要我来管账。毕竟,这是男人的事”

阿丽希亚有一些害怕了。“噢,曼纽尔!我当然爱你!我并不想伤害你的感觉。让大家不容再讨论这件事了。来,向我壹个吻。“

结果是“五年之后,阿丽希亚生气地对曼纽尔说:“这家企业成胁说将会控告大家因为你没有偿付他们的账单!我已经对躲避别人的上门讨债感到很疲惫了。我将会付款这笔钱。我再也不会理会你的感受了!”

说到这里,如果大家正视现实,大家就了解爱要跨越“自尊、差别、沟通、合作”,大家才能与对面那个王子/公主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尾声:

然而要故事那么多修炼,爱情还是爱情吗?

或许不是你在爱情剧里看到的“爱情”,但一定是真正、热烈、温馨、充满能量的你们的爱情。

我爱你,雅文。我也正在去爱你。

“如果你我相爱,

我能

爱我自己而不是责怪你不爱我,

知道你是谁而不是批评你不和我一样,

说出自己的需求,而且洞察你需求,

听你说说想法,也同享我观察到的事实,

那么,

大家就会在甘肃省博物馆相会,

一起对着马踏飞燕正面的马嘴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