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杂谈

失去初恋后 失去初恋是什么感觉

1

认识李千一,是在郊外的大堤上。那天,我手拿铁锨在一墓碑前飞舞,在我累得汗流浃背时,李千一就出现了,他问:你为啥子要在别人家的坟墓里埋死狗?

李千一这句话让我吃了一下,但看着他真挚的面孔,我就有了倾诉的冲动。我告知李千一,此坟墓的主人是水兰的父亲,而我那么恨水兰,壹个月前,她夺走了我的男友。

那你是嫉妒水兰,要侮辱她,才在她死去的父亲坟墓里埋死狗的吗?

李千一眼神里流露的悲悯,让我不由自主点头,而我的泪水,在那一刻,就如瀑布般地倾泻下来。

于是这晚,李千一把我领回了家,他还向我讲了壹个经历,壹个苍凉而与我有着相似情节的经历:李千一曾有如花骨朵般的女朋友,可女朋友茉莉最终抛弃了他,奔着壹个有房有车的老男人去了。

讲到这里,有泪从千一眼里滑过,我体悟到了他内心和我一样的深入骨髓的悲伤,我不由自主就吻了他。

事后,我却哭得不能自已,因为我仍无法忘掉我的初恋男朋友,无法忘掉水兰向我的伤害。

千一就扳过我的脸:宝贝,别哭了,以后我替你惩罚水兰,而你替我惩罚茉莉怎么样?

为啥子要惩罚茉莉,而不是惩罚那个夺走她的老男人呢?

那老男人有钱有势,离家在外有保镖护着,我哪能撼动他?再说,惩罚茉莉与惩罚老男人,结果都是一样的。

千一说完,在我耳边叮嘱一番,我犹豫着点头。

那晚,我牵了一条黄狗在茉莉家的门外逡巡,我是要拿这条黄狗吓唬茉莉的,因为千一说,由于茉莉的横刀夺爱,老男人的老婆自杀了,而她生前,养有一条黄狗,像宝贝似地宠着。

外出的茉莉看到这条黄狗,果然吓了一跳,在她惊慌失措间,我故意发出渗人的叫声,然后带着黄狗飞一般地逃了。

听我说完事情的经过,千一很解气地笑,他也给我讲诉了怎么戏弄水兰的,他说他把死狗扔进了水兰的车里,他亲眼看见水兰的脸吓得惨白惨白的。

互解心曲后,千一吻了我,他说我是个好女人,那个男人抛弃我,真是瞎了眼。千一用他的细致与爱就那样挤去了我的悲伤。

2

我与千一的报复仍在进行着,有段时间,千一甚至把它当成了乐此不疲的活动主题。

通过多日踩点,有天晚上,我穿了白色的衣服,牵一条黄狗,在茉莉后面鬼魅般地行走。

等茉莉发现我时,我故意发出一声惨叫,那狗也趁势“汪汪”起来。在茉莉凄厉喊“救命”的同时,我带着狗抄近路逃了。

当我给千一汇报完功劳后,为了奖赏我,千一特地下厨为我做我爱吃的“麻辣烫”。千一做饭的表情很认真,他低了头,手一刻也没闲着。这个时候,昏黄的灯光照耀着屋里的一切,是很美好很温馨的家的感觉。

做好“麻辣烫”后,千一亲自端来向我吃,那黄的豆芽,黑的海带,紫的猪血满满地堆了一大碗。看着那冒出来的热热的气息,我心中突地升起壹个念头:和这个男人过这样的烟火日子也不错。

这个莫名的念头让我吓了一跳,但看着千一,我的脸就烫得最牛。

但千一念念不忘地仍是报复,他甚至提出要带我亲眼看看水兰的恐慌,他还说:背叛爱情的人都是可耻的,他们都要受到惩罚,不是吗?

那天,看到水兰被千一吓得快要昏倒的场面,我内心却没有丁点喜悦的感觉。我问千一:除了利用与报复之外,大家真的不能有点别的啥子吗?

千一一定听懂了我的话的,他紧紧地抱我,他还说:宝贝,我爱你。

于是,在千一温暖的怀抱里,我融化了,我又有了爱上爱情的感觉。

可背地里,我却发现千一与别的女人有来往,这样的发现不到击垮了我,但我不是也有如此荒唐的过去吗?我要试着原谅千一,可能,他和我一样是被爱情伤得太深,才如此的吧。那我为啥子不去挽救他呢,为啥子不?

于是,我把自己化为爱情仙女,用爱与温暖去感动与感化千一。

我用手细细地搓千一脏了的衣服,我把掉了的扣子钉在他的衬衫上,我还笨手笨脚地学着为他做饭。

面对我的付出,千一果然感动了,他说:你让我又相信了爱情,为你,我要结束自己荒唐的生活,和你一心一意相爱。

生活似乎给我展开了一条光明大道,这让我的心有了些许的轻松,我趁机对千一说:那就让大家忘掉报复,从头最初生活吧。

我的话却让千一生了很大的气,他近乎咆哮般地喊:背叛爱情的人并没得到严重的惩罚,大家为啥子要言败呢,为啥子?

我只得继续去恐吓茉莉。

3

这段时间的茉莉,明显的消瘦了,她苍白得可怕,但我必须硬着心肠去干龌龊的勾当,为了千一。

这次,我买通茉莉家的保姆,趁着老男人不在家,我让保姆把死的黄狗扔进水兰家的院落并点燃了冥纸。在我发出鬼魅般地哭声后,见茉莉出来,我趁势“飘”走了。

而千一仍继续恐吓着水兰,在千一的吓唬下,水兰也日益显得消瘦与苍白。

千一把他的战绩讲向我听,我内心却涌起难言的酸楚,我问千一:这样的报复对大家又有何益?为啥子不结束呢?难道致茉莉以死地,你才罢休吗?

千一抚摸我的长发,眼里涌满深情:宝贝,我听你的,等过一段时间,大家离开这所城市,去过大家的二人生活,怎么样?

正当我憧憬着我与千一的幸福生活时,却传来了茉莉疯的消息,原来那晚的茉莉被我与保姆吓疯了。

我以为听到这件事,千一会得意地笑起来,他是最恨茉莉的,不是嘛?但千一没有,他从沙发上跳下来就往外跑。千一跑得真快,我在后面追得直喘气。

在精神病院里,我看到了茉莉,她头发散乱着,两眼呆滞,还不时“嘿嘿”笑着。那一刻,我看到千一流泪了,他冲过去,扑给茉莉:你为啥子成了这样子,为啥子?

这难道不是千一想要的吗?可他为啥子那样悲伤呢?千一的悲伤让我震惊与害怕,我的泪水瞬间汹涌而出。

而那晚,千一喝了酒,回家,他抓着我的肩膀壹个劲地喊:你怎能如此狠心,你怎能吓疯茉莉呢?

他又兀自说:我一直期待茉莉得到惩罚,可她成了这样子,我如何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呢,为啥子?

听得出,千一还是很爱茉莉的,可能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吧,但恨的反面岂不是爱?

这样一想,我就害怕了,我很害怕千一会离开我,但我似乎看到一双冥冥的手,就那样在空中摆着,要抓去他。

4

不久,千一果然给我提出分手,他说,茉莉疯后,老男人就抛弃了她,茉莉很可怜,需要人照顾,他决定带茉莉远走高飞,去他乡为茉莉治病并要与茉莉生活下去。

我摇晃着千一,歇斯底里地喊:那么我呢?你有没有思考过我?

千一嘴角翘起一抹讽刺般地笑:你,连往别人坟墓里埋死狗的损招就能想出来,你还有啥子活不下去的理由?如果你觉得不平,你也可以去找你的初恋男朋友啊。

千一的话像一枚枚毒箭射给了我,我疼得不到晕倒,我就那样哀哀地蹲了下去。

在我过着生不如死般的日子里,那天,我的

初恋男朋友找到了我,他见了我就说:我当初离开你,是迫不得已的挑选,因为我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为了不连累你,我才与表妹水兰演了一出戏,但你怎能让别人吓唬水兰呢?你可了解,这向水兰带来了怎样的心理创伤?她简直连工作都干不下去了。

你真卑鄙。

初恋男朋友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了解我的初恋男朋友是怎么得知我让千一吓唬水兰的事的,但答案对我又有何意?

我再也没有了可以回去的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