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杂谈

西安一男子已婚有娃还假装单身 西安已婚les

袁女士,31岁,现在2月通过“伊对”APP相亲,认识了一位自称是单身的32岁男子。可是,经过半年的交往,她越陷越深,而对方在两人同居2个月后,经常莫名“失联”。经过多方调查,袁女士发现自己的“男友”竟是个有孩子的已婚男子。

婚恋APP交朋友谈了半年恋爱

“我年龄也不小了,一直被催婚,尤其是过了30岁,自己也着急结婚生子,就把找男友的事提上了议程。”袁女士说,她是陕北人,所以也想找个陕北人结婚,两人也许会更有共同语言,所以她思来想去决定在“伊对”APP上找个同样是陕北人的“老公”。

袁女士说,自己在南方开了一家紫砂壶店铺,经营得也挺好。现在2月份,她通过“伊对”APP相亲,认识了一位陕北男子,相谈甚欢。当时,还有个“红娘”为他们牵线,三单人同时在线,在该APP里视频聊天。男子当时称自己单身,在西安的政府部门工作,有房有车。

后来,袁女士与这名男子越聊越投缘,又互加了微信。“他说他跟我是认真的,想跟我结婚,但是他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他的工作又不能随便辞职,所以离不开西安。”袁女士说,热恋的时候,这个男的每日跟她发消息互动。

“凌晨两三点,大家都在视频聊天,让我感觉大家就已经是情侣了,而且非常幸福。”袁女士说,后来她再三思考,现在4月就把自己的紫砂壶店关了,毅然决然地来到西安,并租住在汉城路附近,最初了“恋爱”生活。

同居2个月后男子露出马脚

“他除了上班,我俩可以说就像是夫妻,形影不离。”袁女士说,她去过男子工作的单位,后来得知该男子是单位里向领导发车的司机,那辆车根本就不属于他。可是袁女士说,她也不是奔着男子经济条件去的,只要人好,有没有车都无所谓。

交往中,男子还带她见了自己的“伙计”,对方也说他俩很般配。随后,袁女士在5月份建议双方父母见面,该男子也答应了,并和袁女士一起回到了陕北老家,见了袁女士的父母及友。可是,等俩人返回西安,袁女士标准见男方父母时,该男子最初推托了。

有一天,他突然说,第二天要穿工作服上班,要回家换衣服,袁女士便顺嘴说让男子带她一起回家,可男子说家里有老人,而且老人身体不好,半夜一起回去会打扰老人休息。男子离开了他们租住的“家”,再后来他就不太去找袁女士了,借口是工作忙。

袁女士说,最初她觉得男子突然对她有些冷漠,以为对方找了新的女友,她也没太在意,只是不停地跟对方联系。这期间,男子还开口问袁女士借了3万块钱,说有急用,肯定会还。袁女士为了表示诚意,丝毫没有犹豫,就向男子转了款。可是,后来男子出今年袁女士身边的几率变得更少了,就算是见了面,晚上也要回家。

找到男方家却发现对方已婚

“标准过多次,他都有各种借口不让见他父母。”袁女士说,6月初的一天,她试着向男子发了个微信“共享位置”,然后截图发现男子住在兴庆宫公园附近壹个小区,她就按照这个地址找了过去。

每日早上与晚上,袁女士都在小区门口等该男子。就在她等待的第二天,看见该男子独自进入小区。她说:“我与门卫师傅聊天得知,这个男的竟然结婚了,还有个孩子。”然后,袁女士向男子打电话让他下楼,俩人终于挑明了全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男子还说对她的感情是认真的。“他父母患有重病,他与老婆没啥感情,但是为了父母的身体,他不能离婚,让我向他些时间。”袁女士说,都到这地步了,他还在骗人。

8月12日,袁女士告知记者,她借向对方的3万块钱,已经还了2万,还有一万没还,不过男子说会尽快还向她。但是她觉得自己被骗了感情,难道只能吃哑巴亏?她想维权,不能被人白白骗钱骗色。目前,袁女士已经预备给辖区派出所报警。

婚恋平台被不法分子利用

昨日,记者拨打了“伊对”APP的客服热线,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袁女士所遇到的问题,需要袁女士本人来投诉,投诉后他们会对该男子进行封号处理。”同时,如果两人因此出现民事纠纷,他们可以协助报警。工作人员表示,这个婚恋网站只提供平台服务,且在注册时需要实名绑定认证。但是具体婚否,他们无法查实。

记者随后也下载了“伊对”APP,注册后发现,该婚恋网站会给用户收取VIP费,但对用户信息的真正性筛查存在严重疏漏,完全虚假的信息都能成功注册。私信多位用户发现,该平台疏于管理,虽然有所谓的“红娘”,但“红娘”对双方的知道程度极低,甚至是一无所知。

调查发现,一些婚恋平台甚至被不法分子利用进行诈骗活动主题,沦为“骗财骗色”工具,产生诸多法律纠纷。

本报记者 葛兰 实习生 贾雯斐

【来源:华商网】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全部,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和大家取得联系,大家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