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杂谈

袁大娘打开心结 袁大娘打开心结视频

陆绎与今夏终于要办婚礼了,但是谁来做证婚人呢?我们觉得谁最合适呢?

01袁大娘的心结

第三百四十九章

梁远与袁大娘聊了很久,几乎把他所了解的与媛媛相关的全都告知她了。她生前那样活泼可人的性子,是全家人捧地手心里的小公主。她不仅快乐,而且擅长带向我们快乐。每壹个人都喜爱她,把她当成自己最喜爱的小女宝宝。

只是在提到她喜爱书法与绘画的时候,袁大娘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今夏小的时候不喜爱书法,也不喜爱画画,对围棋之类的更是没有兴趣。原来真实的女儿还是有遗传到她的爱好,虽然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但她还是很像她的。

梁远的出现,让袁大娘心里的心结多有舒缓。虽然女儿不在了,但她至少还可以拥有女儿的回忆,还拥有今夏这么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还有陆绎这个孝顺伶俐的女婿,还有那么多关心她的家人。未来,她还会有自己的小外孙。她这一生,不算孤苦。

一家人的生活里,出现了小插曲。但这个小插曲却让一家人更家亲密,对今夏的疼爱也越发入骨。除了房子略显得有点小之外,再没有啥子别的问题。今夏悄悄与陆绎商量着想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可两人刚刚买了新房,今年再换房子,势必备动用夏家的财产。陆绎觉得,以袁大娘的性子应该不会同意,便也就此不了了之了。

02证婚人

今夏早早地就把自己的结婚请帖发了出去,电子版的纸质版的发了近百人。陆绎这边也邀请了不少的同学与同事们,只是到了证婚人这里,陆绎有些为难了。

他想请徐董来做证婚人,当初两人悄悄谈恋爱的时候,徐董向了不少的帮助。即使是到如今他先违约,他也并没有真实去为难他们。今夏对此是没有啥子意见的,只是她推着不肯自己去。理由很简单,徐董与他更亲近一些。

陆绎被今夏这话说得有些无奈,挑了挑眉看着今夏,一把将她拉回来抱坐在自己腿上:“你是在吃醋么?我的陆太太。”

今夏抿着唇笑笑,将手里吃剩下的半个苹果塞进他嘴里:“你才吃醋了,我是真的觉得徐董挺喜爱你的。你看,从你进企业到你一步步的提高,包括他后来对大家处对象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都是因为对你的喜爱吗?所以,这次就应该让你去才对!”

陆绎咬了一口苹果,把今夏那半只苹果接在手里继续吃着:“嗯,妻子这话说的不错,但就是听上去怪怪的。”

今夏懒得理他,自顾自地坐在他腿上玩着。陆绎的身材偏高大,两条大长腿更是令人羡慕不已。此刻他坐在椅子上这么环抱着今夏,让今夏的腿刚好垂在半空里,随着她的心情轻晃着。

今夏一边玩,心里一边盘算着婚礼的嘉宾。一些重要的宾客,不能落下。尤其是一些以后会有重要往来的大客户,这个时候更是做人情的好机会。想了想,今夏犹豫着看了陆绎一眼:“你说方程要不容邀请?”

按理说,方程是他们的大客户。他随便一出手,就化解了他们壹个至关重要的项目。到现在她都没有机会请他单独吃个饭,这让今夏的心里或多或少有点过意不去。她一给不是壹个爱贪实惠的人,白白领了人家这么大壹个人情,好不好也应该要还一还的吧。只是,他那么忙的壹个人,不了解有没有时间来参与她的婚礼呢?

陆绎当然了解方程的态度,只是他也知道今夏的性格。不让她亲自与他说一句感谢的话,这件事她能记一辈子。可一想到方程的身体,陆绎又不由轻叹了一声。陆绎拿起桌上今夏的手机递了回来:“你自己向他打个电话问问。”

毕竟当初方程是卖了她的面子才答应帮他们,单凭着陆绎与姜山的面子,恐怕连见到方程的机会都没有。

电话很快就通了,果然如他当初所答应的那样,只要她的事,他必定随传随到。电话那端的男人声音低沉而温与:“今夏。”

陆绎听到电话通了,轻拍一拍今夏,轻声与她说:“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先聊。”陆绎这话声音不大,但他相信电话那端的方程一定可以听的到。他挑选大方退出这场争夺,那他也该向他壹个单独的空间去与她道别。这点气度,陆绎还是有的。

03君子的道别

陆绎并没有啥子电话要打,他只是拿了手机出了家门,躲在楼梯间里抽了支烟。有时候他会忍不住问自己,如果方程当初没有因为种种原因言败今夏,他还能拥有如此最佳的人生与幸福吗?

说实话,陆绎有点不太敢想。方程这样的男人是优秀的,他至少要奋斗很多年才能和他有得一拼。而他,从出生就拥有着他所无法拥有的名誉与地位。这样的对手,换做旁人也许会退缩。但他是陆绎啊,是勇敢而自负的陆绎啊!一旦拥有了属于他的幸福,他就一定会拼尽了全力去保护好的陆弟弟呀!

陆绎勾了勾嘴角,恢复昔日神采,散了散身上的烟味,踱步回到家里。

今夏正与方程说着话,听上去像是在聊项目。见到陆绎过来,今夏一双眸子弯弯地看着他,声音却是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的:“你稍等一下,他过来了。”

说完,今夏就把手机递了回来。电话那端方程压低了声音与陆绎道了声谢,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他始终保持着礼貌与分寸,仅仅是与今夏聊了一会儿项目,送了几句祝福。他果真如他当日所说的,绝不插足、绝不干涉!

今夏仰头看着陆绎:“方总说送大家壹个结婚礼物,你了解是啥子礼物?”

陆绎微微勾了勾嘴角,浅笑着点点头:“嗯,他送了夏氏壹个新项目。”

陆绎与方程之间,更像是惺惺相惜的感觉。这样的情敌,会让陆绎成长的最快~晚上那边婚礼啦~

锦衣之下,袁大娘得知今夏怀孕欣喜不已,新生命的到来冲淡了悲伤

续写周生如故,与尚一句话,让周生辰想起往昔,剔骨之痛再次袭来

周生辰忙于工作忽略了时宜,时宜和双胞胎女儿为爱守护,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