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杂谈

亲爱的 亲爱的自己

不了解啥子时候最初,身边的友都会感叹:与爱的人正常地说拜拜太难了。

一般都收场得等于难看,这个我深有体会。

大学时期与在一起半年的男友分手,受足了折磨。最初是冷暴力好几个星期,傻子都能看出他十分冷淡跟嫌弃,要多明显有多明显。想想还蛮荒唐,追我的时候说“没事呀,你就算重了我也喜爱你”,想要分手的时候却说“跟我在一起半年你看看你胖了多少”。

之后连句分手的话都没有,直接拉黑删除了我。

仓促的结束,对他来说是轻飘飘的悬浮物,而我像是活吞了个千斤顶。

从友的口中了解那阵的他依旧每日开心地玩游戏,跟友聚会。

可那段时间的我你?自我审查,自我剖析,回顾着半年以来我发过的每一次火,有矛盾时我的辩解,如此种种——我每日都在想,是不是我犯错了,才让他最初厌恶。

直到有一天我在微博上发现,他已经出轨将近壹个月了,我恍然大悟,他其实并不是真的嫌弃我胖,也不是我的过错推远了他,而是他用这些把戏,把毁掉一段关系的负罪感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到我这里。

整个分手过程都是壹个巨大的谎,做的一切也只是假象,而我所承受的痛苦,却是全部假象里最真正的东西。

当人最初为自己的“不爱”找借口时,体面的分开这件事就变得异常艰难。

很多人都不愿意放过曾经相爱的伴侣,那些不想负责不想当坏人又想分手的人,就琢磨好不好让自己舒坦点。在提分手之前,总会酝酿很久,吞吞吐吐支支吾吾,接着最初找两人之间的各种问题,找对方的问题,找之前全部暴露与没被暴露的不满。

有人会用冷暴力拉长战线,两单人磨来磨去消耗殆尽,直到你筋疲力尽熬不下去才能结束。有人带来无端的发火和争吵,是把全部的情绪都推给金字塔尖再然后抛下,只剩下满地的稀碎。

他们不会想到,直面那个真相,就告知对方“我好像不爱了,爱本来就会消失”,带来的伤害反而更小。

他们觉得全部的结果都需要壹个理由,所以他们拼命向对方壹个使之歉疚的理由,“你太粘人了”,“大家想差点一起去”,“你总是逼我”。

他们根本不在乎你如何想,他们只觉得,用这样的方法,能够减轻自己“先不爱带来的负罪感”。用那么多伎俩,都是为了掩盖“不爱”,仅此而已。

又想分手又想做老好人,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学会向予爱是重要的一课,学会收回爱也是——很多人的问题在于不够坦然,无法承受主动抛下爱的压力,所以率先把“不爱”的烂摊子推向对方,是想逃跑又不负责。

前段时间友恋爱,问我有没有啥子在恋爱初期需要叮嘱男朋友的。

我说:“我当时告知男友的是,如果你不爱我了,直接告知我就好了”。

这不是对爱情太过悲观,而是因为见过太多掩盖“不爱”的把戏,而后觉得不仅爱需要坦诚,“不爱”的时候也需要。

电影《失恋三十三天》向大家看了好多难堪的分手现场,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影片的一最初。一对恋人坐在咖啡厅,男孩先开口:“我觉得大家之间出了点问题,要不大家先分开一段时间?”女孩子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还是你勇敢。”两人文质彬彬统一意见,离开时互道保重。

我之前写,恋爱可以少一些套路,今年觉得分手时刻,更需要坦诚。

接受“不被爱”也是心碎的,但令人把极致的自卑、自我怀疑统统体验一遍的分手过程,需要太长时间去愈合了。

分手是尖酸的言语,刻薄的做法,对于被分手的人而言就像被新纸划烂了手,后来再看着那个地方,还是能想起,手指疼过那么一下。

大家无法控制爱的走给,但可以决定离开的方法。

我直至今都没有上一任任何的联系方法,只因大家分手时,真的闹得不可开交。长大后的我很确定,哪怕当初他只是直白地说一句“我对你好像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了”,也比变着法去抢占道德制高点要好得多。

造成伤害最大的,从来都不是不顺意的真正与坦诚,而是花里胡哨的虚伪与欺骗。

坦然说出“我不爱你了”,再去收拾残局,也不见得有那么难。